第九十八章 又是孙行惹的祸 - 纨绔弃少

第九十八章 又是孙行惹的祸

“孙行?”东方月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当她看到自己母亲也随后进来的时候,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呜~呜~孙行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姑姑没有骗我……“东方月从床上跳下来,一下子就扑进了孙行的怀里。 “嗯,我来接你了。”孙行紧紧的抱着东方月,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接受这份感情。 “静月阿姨,还有瑜姑姑,我要带着月月走了,你们愿意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吗?”孙行原本只是想带着东方月离开,可见胡静月和东方瑜对东方月这么关心,而且她们之间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如果她们三个人愿意在一起的话,自己就带着她们一起走。 胡静月和东方瑜彼此看了一眼,她们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心动,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孙行带着东方月一个人还好说,可要是把她们两人也带上说不定会成为累赘。 似乎看出两个人的担忧,孙行莞尔一笑道:“你们不用担心会拖累我,我现在可的诸葛风水的董事长,养活月月,照顾两位长辈完全不是问题。” “继承诸葛风水的那个人真的是你?”虽然东方瑜几乎敢肯定这件事,但现在听到孙行亲口说出来还是非常的震惊。 “报纸上的那个人真的是你……”不仅的东方瑜,胡静月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她跟东方瑜一样确实也有想过这种可能,不过很快就被自己否定,万万想不到那个被孙家逐出家门的弃少竟然能在短短的两年内有这等成就,不知道孙家的人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妈,瑜姑姑,我们一起走吧。”东方月此时已经平静了不少,她擦了擦眼泪,一脸期盼的看向两人。 “好。”胡静月看到女儿期盼的目光,下定了决心,对她来说,东方家已经没有什么好留念的了。 “我也跟你们走。”东方瑜知道自己不会成为累赘后,也点了点头,当初要不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她根本就不会回到东方家,可没想到东方家的人只把她当成野种,根本就不待见她,只有东方月把她当成了真正的亲人,若非如此她早就离开的了东方家。现在东方月要离开,她也不想再留在这里。 孙行带着东方月她们离开,东方家的人根本不敢阻拦,也没有办法阻拦。 “东方杨,如果因为你的女儿影响到了我东方家,就算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也绝对不会饶了你!你还在这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报警,我就不信这个孙行再厉害,他还敢无视法律!”屋子里,东方权扶着断腿,欲哭无泪,一肚子的怒火没地方发,只能找东方杨出气。 很快,这里就来了数辆警车。来的并不是片警,而是公安局的人。 开玩笑,东方家虽然比不了华夏六大家族,但再怎么说也算是名门望族,在南方的名气很大。这样的家族在燕京被人家打上门,甚至连家主的腿都被打断了。 难不成是黑社会干的?可就算是黑社会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啊。东方家在燕京虽然没有什么根基,可人家的社会关系和家族势力还在,况且一人几乎打了一个大家族的所有成员,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案件了。 “赵警官,打人的名叫孙行。他先是强行闯入民宅,然后把我们打伤还不算,甚至绑架了我们东方家的三名女性。如此嚣张恶劣的手段,真是无法无天了,难不成燕京没有王法了吗?”东方权怒气冲冲的说道。 孙行?不会吧!赵爽倒吸了一口冷气,今天又是他带队,临出警的时候,黄涛还交代过他一定要好好处理东方家的案子,毕竟这种家族他们警察可得罪不起。 可现在赵爽听到东方权讲完案发经过后,头都跟着大了。叫孙行的很多,但如此大胆,如此暴力的他就见过那么一个。除了那个孙行,别人就算有这等本事都未必有这个胆。 “东方先生,请您放心,我们警方一定会尽快查找线索,一旦有了新的消息,我立即通知您。大家现在收队,随我回去分析分析案情,然后安排抓捕任务”赵爽不痛不痒安慰了东方权几句,而后直接带人离开了东方家。 东方权一看赵爽的样子,就是知道这事悬了。这个赵爽分明就是在打官腔,拖时间。这件案子多简单明了,只要把打人者的身份信息调查出来直接抓人提审就行了,还分析个毛案情。而且从头至尾,赵爽都没有提到过孙行两个字,甚至连嫌疑犯,凶手,这类的词都没有用过。 差钱?不应该啊!如果对方需要意思意思就不会走这么快了。至于关系和地位那更不用说了,以他东方家的名义报案,警局怎么可能会不重视。 这就怪了,难道这个孙行比他们东方家的势力还大? 一想到这,东方权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孙行能够从徐家回来,难不成背后真有让徐家都忌惮的势力?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们东方家岂不是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去,快去!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把那个孙行的身份给我彻底的查清楚!”东方权终于慌了神,一直以来,他都是以家族的利益为重,为了家族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儿子和孙女,如果是因为他的判断失误而导致东方家覆灭,东方权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 孙行带着东方月她们三人直接去了诸葛风水,在路上他给黄诗诗打过电话,等他们回到诸葛风水的时候,黄诗诗也带着几名员工赶了回来。 在孙行的董事长办公室,当三女看到黄诗诗的时候都愣了愣神,同样身为女人,黄诗诗的魅力实在是太诱人,连这三个女人都被吸引住了。 论样貌和身材,胡静月和东方瑜都是极棒的,更重要的是两人还有着少女所不具备的那种成熟的少妇韵味。可就是这样的两个极品少妇,站在黄诗诗的面前甚至会让她们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至于东方月,虽然她身上没有那种成熟的韵味,也没有黄诗诗那种举手投足的抚媚,但天生的灵韵却能拟补这种不足,两个人站在一起很难分出伯仲。 黄诗诗看到孙行竟然带回来三个女人,也是一愣。这三个女人各个都是美女,不过有两个岁数应该比较大了,到是紧挨着孙行的那个美女,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宛如一株雪白的芙蓉,给人的感觉有一种天生的高贵与纯洁。 “诗诗,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孙行刚要想向黄诗诗介绍东方月,东方月却拉起孙行手,对着黄诗诗晃了晃:“我是孙行的老婆,东方月。” “老,老婆?”黄诗诗微微一怔,她知道东方月就是两年前跟少主解除婚约的那个女人,也知道少主曾经很喜欢她。 黄诗诗一直都很想见见东方月,看看少主喜欢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想不到这个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 这个女人看上去如此的纯洁高贵,给人一种仙子临尘的脱俗美艳,与自己的肮脏卑微相比,这样人的才配得上少主。 看到东方月紧张的样子,黄诗诗立即的明白了过来,原来她是在担心,怕自己把少主抢走。 可是她有什么资格去抢少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