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我来接你了 - 纨绔弃少

第九十七章 我来接你了

徐家的人不可能放孙行活着回来。那么他出现在这里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他是逃出来的,第二种可能是他解决了潘芍等人。 胡静月觉得第一种可能不太大。徐家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让孙行安然无恙的逃出来,而且如果孙行是逃出来的话,除非他脑袋进水了,否则怎么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 东方杨跟胡静月想的差不多,若是孙行解决了潘芍,再回来找他们东方家算账,那可就是件极为恐怖的事情了,连徐家的人都奈河不了他,他们东方家又能怎么样。 实际上孙行还真算是逃出来,不过东方杨有一点至少想的没错,孙行现在确实要找他们算账。 之前在医院,为了东方月孙行以自己的性命作为交换,让潘芍不再为难东方家。他所做的一切东方权若是稍有感激之心就会想办法护着东方月。可是这个老家伙不仅没有半点的感激之情,反倒还想着要把东方月送给徐家,真是恬不知耻。 “孙行,你来我东方家做什么?”东方权知道孙行应该是来帮东方月出气的,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装做不知。 “哼,我来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这个老混蛋,我看在月月的面子上,拿着命来换你们东方家的安全。可你不想着如何感激就算了,竟然还是要把月月送给徐家。贱人我见多了,可就是没见过你这么贱的!是不是欺负月月只有一个娘啊,告诉你她还有一个男人,今天咱就好好来算算这笔帐!”孙行的声音很是阴冷,在场的几个人听了浑身一个冷战,东方权更是一个冷激灵。 “你和东方月的婚约早在两年前就解除了,既然婚约解除,我们做的就是东方家的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东方权一听孙行说他是东方月的男人,立刻大声反驳道。 “婚约?呵呵。”孙行冷笑了一声:“少他妈给我提什么狗屁的婚约,老子就是要护着东方月,有本事你咬我啊!其实你应该庆幸,东方月还没被你们送走,不然我保证让你们东方家在华夏将永远的消失!” “我是打算把东方月送给徐家,那是因为徐家势大,我们也无可奈何,你怎么不去找徐家,如果徐家的人不对付我们,我们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家人送给他们!”东方权看见孙行眼里的冷厉,虽然说话语气还是很强硬,但是明显的露出了怯色。 “家人?你有把月月当过你的孙女吗?徐家我自然会去找,不用你操心。”孙行哼了一声后再不说话,直接走上前将东方权抓了起来,抬手就是一个耳光,东方权嘴角立刻就流出了鲜血,带着几颗牙齿落到地上。 这还不算完,孙行当着这些东方家的人硬生生的把东方权的一条腿了掰断了,东方权惨叫了一声,差点没昏死了过去。 四周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简直是太暴力了,而且身手又是如此的厉害,他们东方家怎么惹到了一个这么狠的角色。 孙行根本就毫不留行,将东方权扔到了一边,屋子内有一个算一个,除了东方杨和胡静月外,所有的人都被他打断了一条腿。特别是东方飞和东方瞬间更是被孙行掰断了手脚。 东方杨看着一屋子全部断了手或者断了脚的东方家人,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已经呆在当场了。 知道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吗?”孙行转过身冷冷的看着东方杨。 “我……”东方杨居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看在你是月月的父亲的份上,我不会对你动手。不过你这种人是没有资格做月月父亲的,也不知道你上辈子积了什么福德可以生出月月这么好的女儿,你不好好珍惜,却拿自己女儿的一生去换富贵。难道财富和权利还有这些根本就没把当作亲人家伙们比你自己的女儿更重要?你好好想一想吧,如果以后你再对月月做出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孙行说完就不在理会东方杨,他直接走到瘫倒在地的东方权身边,“老混蛋,这件事情不算完,我劝你最好把东方家在南方的基业统统卖掉,不然我保证他们很快就不会姓东方了。” 眼看着孙行将东方家的人全部都教训了一顿,胡静月这时才反应过来,她双眼含泪的走到孙行的面前:“孙行,阿姨谢谢你!” 说着,胡静月双腿一弯,就要给孙行跪下,孙行哪好意思让胡静月跪他,赶忙上前将胡静月扶住:“阿姨,你这是做什么。” 胡静月哭着道:“孙行,你让阿姨给你磕头,阿姨以后给你当牛做马。要是没有你,我们家月儿早就沦落到徐家人的手里了,你就是我们母女俩的恩人。” 孙行摇摇头道:“阿姨,你在胡说什么,月月是我的女人,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再说你是月月的母亲,就相当是我的母亲,自古都是儿女跪父母,哪有父母跪儿女的。阿姨你要跪我,岂不是在折煞我呢。” “好孩子,阿姨不跪,阿姨不跪,我们去看看月儿。”胡静月热泪盈眶,拉着孙行就往外走。 此时,东方月正在厢房中,她坐在床上,哭的跟个泪人似得,旁边的东方瑜正在不断的安慰她。 “东方月,你别难过了,我想孙行他那么厉害,应该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姑姑。”东方月泪眼婆娑的看向东方瑜。 “嗯,真的。你想啊,孙行原来是什么样你最清楚了,他不过是个大家族的纨绔少爷,没什么真正本事。可是自从他被逐出家门后,你不是有很长时间不知道他的消息么,后来听说他死了,你还哭的挺伤心,你父亲不让你去拜祭,就你不停的吵闹,最后是我开车带你去的那个小院,后来你却又在学校看见了他。” “我一直都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也许是我们会错意了。很有可能是孙行遇到了什么世外高人,学了一身的本领,改头换面,脱离的过去的阴影,所以给他自己举办了一场丧礼,想要忘记过去。你想啊,现在他连你的腿都能治好,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对于孙行死而复生的这件事东方瑜一直都觉得很奇怪,现在这么想,倒也能说的通了。 “可是,徐家……”东方月觉得东方瑜说的有点道理,可她一想到带走孙行的是徐家的人,顿时就失去了信心。不是她不相信孙行,而是徐家的太厉害了,如果要是好对付,怎么可能被称作华夏六大家族之一。 “放心吧,我相信他一定会安然无恙的。还记得上次我说过继承诸葛金德财产那个人很像是孙行么,虽然大家都认为那只不过是同名同姓的两个人,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判断应该是真的。那个诸葛金德是个非常厉害的风水大师,阴阳先生,如果孙行真的是他的唯一亲传弟子,应该也非常厉害的。”东方瑜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非常肯定,可那只是在安慰东方月。说实话她心里也没有底,孙行这一去必定的九死一生的,而且当时他看样子好像还很虚弱,能够从徐家活着回来的希望真的不大。 然而东方瑜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孙行洪亮的声音:“月月,瑜姑姑说的没错,我来接你了。” 他来到门前,抬手就捏断了房门上面的铁锁,这种锁头在孙行面前就是一种摆设。 胡静月眼神一凝,她刚刚见识过孙行的身手,知道她的力气很大,可依旧很难想象孙行像是捏豆腐一般轻易的就捏断了房门的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