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你们这群垃圾加混蛋 - 纨绔弃少

第九十六章 你们这群垃圾加混蛋

此时,天已大亮。东方家一片死气沉沉,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紧张和憔悴。 东方权坐在厅内的上座,此时的脸色非常难看。 几年前,他们东方家因为听到了孙家的人有想要与他们联姻的想法,东方杨就主动前去示好,东方权更是直接亲口答应要把东方月嫁给孙行,为的就是能攀上孙家的这棵大树。 可谁曾想到两年前孙行竟然会被逐出家门,而且理由竟然是要霸占自己的小姨。 东方权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个反映不是震怒,而是震惊。孙行身为孙家的嫡系少爷,干出这种事情,别说是未遂,就算他真把自己小姨怎么样了,孙家首先要做的也应该是尽可能的先将这件事压下去,而不应该就这么轻易的将他逐出家门,更不可能让他们东方家知道这件事。 这可是赤裸裸的家丑啊,孙家难道就不怕这件事被其他的家族拿来当笑柄吗?! 东方权再怎么说也是个家主,这件事他一看就明白,这是孙家的内部矛盾。有人不想让孙行继续待在孙家,也不想让他有任何的栖身之所,所以陷害了孙行,把他逐出家门后,又将这件事传给东方家,目的就是在警告他东方权,不准收留孙行。 本来就想靠联姻而攀上孙家大树的东方权想到了这一点当即就与孙家解除了婚约,他可能不想没攀上这棵大树,反而从上面摔下来。 自从这件事过后,东方权对东方杨的态度就越发的冷淡了起来。他认为当初孙家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若不是东方杨主动去示好,这件事还不一定能成,他们东方家也不会如此的丢脸。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东方杨见自己的父亲越来越不待见自己,便把气头撒在了女儿东方月的身上。 现在,又是因为东方月缘故得罪了徐家,东方权更是怒不可遏。特别是刚才在医院看到东方月几乎是光着下身与孙行抱在了一起,他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呵斥道:“东方权,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女儿的,怎么养出了这么一个淫贱的逆女。这种贱女人死不足惜,但你知道因为她对我们东方家的影响有多大吗?之前孙家的事情也就算了,这一次她竟然得罪了徐家的人,还跟那个打伤徐家少爷的孙行干出那种苟且之事,现在那个孙行已经被徐家的人抓走了,你认为之后他们可能放过我们东方家吗!” “父亲,没什么好说的,老三家的这个女儿做出如此之事已经不配再当我东方家的人,与其等徐家的人上门,不如我们把她主动交出去。”东方权一共有三个儿子,说话的是他的二儿子,东方飞。 “东方飞,你再胡说一句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胡静月气的浑身都在发颤,东方家的人到底把她的女儿当成什么了! 东方飞看了胡静月一眼,不以为然地说道:“老三弟妹,我也是为了东方家好,如果你能拿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就当我没说。” “爹,三弟的女儿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相信她会做出那种事。可二弟说的话说的也不全无道理,虽然我们与徐家的基业一个在南一个在北,但徐家毕竟是华夏六大家族之一,论人力,物力甚至是财力都远远在我之上,我们根本就斗不过徐家,与其等人家找上门,不如把三弟的女儿主动送过去,虽然这对她是有些不公平,但是身为东方家的一份子,对家族做出一些牺牲也是无可厚非的。” 胡静月瞪了东方权的大儿子一眼,怒道:“东方瞬,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怎么不把你的女儿送给徐家?” “你……哼!”东方瞬一甩胳膊,冷哼了一声。 东方飞见状戏虐的笑道:“大哥,你这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滋味怎么样?” “够了,我叫你们这些家族的核心成员来不是看你吵架的,不管是老一辈还是小一辈,谁还有什么主意想说的,尽管都说出来!”东方权瞪了东方飞一眼,而后扫了扫东方家的这些核心子弟,可以说除了远在北方主家的那些人外,东方权把东方家能叫来的核心成员都叫来了。 除了东方瞬和东方飞,剩下的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这些人都知道,其实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是白说,最终东方权一定会把东方月交给徐家,把他们叫来就是走个形式给胡静月看而已,免得她闹得太过火。 他们都知道胡静月的脾气,平日里这个女人一向是温柔贤淑,可一但真的生了气,那就是个母老虎,在这种节骨眼上,这些家族成员可不想因为家主都已经决定好的事情,去触这头母老虎的霉头。 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胡静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当即就跳了出来,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徐家的这件事你们应该都很清楚,明明徐松那个王八蛋把我的女儿给撞了,你们东方家式微不敢惹徐家找他们要赔偿就算了,现在竟然反倒要把我女儿送出去给人家赔罪,真是窝囊的够可以的,告诉你们,有一个算一个,敢动我胡静月女的儿,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东方杨,管好你的女人!”东方权阴着脸,这个胡静月真是越来越放肆了,若不是看在东方家的那些濒临倒闭产业有很多都是胡静月亲手救活的,东方权绝对不会对她这么容忍。 “管我?他配吗?”胡静月冷哼了一声:“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没有办法保护,这样的男人我要他何用?!” “……”东方杨咬着牙还没有说话,大门就被‘咣当’一声踢开了。 “你们这些垃圾加混蛋,真是连静月阿姨的一根脚趾都不如!”孙行远远的用神识扫进屋子,就听到了这些人的对话,哪里还忍得住,跳进院门后,一脚就将屋子的大门踢飞。 “你是谁?”在场的近二十名东方家主要成员都站了起来。他们居然看见一名年轻人将东方家的大门踢了,这年轻人长得不算健壮,穿的也有些破旧,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先绑起来,这些守卫是死人啊,怎么让陌生人闯进来了。”绝大多数的人都有些不太高兴,他们刚被胡静月数落窝囊,就有人跳出来踹门,东方家是不如徐家,但好歹也算是个大家族,这种事情要是忍了,东方家以后就别抬头了。 根本不等东方权说话,在场的东方家成员已经一拥而上了,如果他们知道门外的那些守卫早就被孙行无声的撂倒,或许就不会冲动了。 孙行冷哼一声,原地跃起,两腿连环扫出,整个人像是化成了一道残影,随着砰砰的一阵声响,扑过来的人没有一个还站着的,全部都被孙行扫落倒地,每个人都抱着手臂或者是腿脚,看样子手脚都至少断了一只。 剩下的不到十名的东方家成员都盯着孙行一动不敢动,他们被孙行这种恐怖的身手给吓住了。 孙行踹开大门闯进来的时候,东方权就已经看到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孙行竟然能从徐家活着活来,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阻止众人出手的时候已经晚了。 “孙行?!”不仅仅是东方权就连胡静月和东方杨也是无比的震惊,难道徐家的人把孙行放了? 胡静月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东方杨也不傻,看到周围横七竖八满地打滚的这些人,他们马上联想到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