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扇她 - 纨绔弃少

第九十三章 扇她

孙行见自己被擒住后,潘芍倒也说话算话,没有在难为东方月,这才暗松了口气。 潘芍的那点想法,早就被她的眼神出卖了,孙行怕的是这个女人会突然变卦,如果是那样他只能拼尽全力的解决这几个人。 将孙行押上了一辆悍马,潘芍亲自驾车而去,至于病房里还在昏迷的那两名保镖早就被她抛在了脑后。 孙行被两名保镖夹在了后排坐的中间,汽车一路开了好久,最后在一座私人别墅的门前停了下来。 别墅门口的守卫见到这辆悍马,马上迎了出来,其中一个高个子亲自为潘芍打开车门,态度十分恭敬。 潘芍下车后,对着后排押着孙行的那两名保镖命令道:“将他先押到少爷的房间去。” “是。”两名保镖押着孙行下了车,听从潘芍的指示,将孙行压进了别墅的房间。 徐松的房间似乎与正常人的不同,一进屋,孙行就闻到了一股淫靡的味道。屋内有一张大床,床上竟然有一副吊索和几个拳头一般粗的针管和各种sm专用的器具。两名保镖进屋后,将孙行用地上的绳子困了起来,直接丢在了一边。 孙行没有理会那两名保镖而是抓紧时间开始恢复,只要能让他恢复一些元气,可以顺利的使用神识,他就有了自保的能力。 “灵智大师和静心师太还没有来吗?”别墅的客厅,潘芍坐在沙发上满脸的阴霾的看向郝德海。 海德海一哆嗦,赶忙回答道:“两位大师最迟会在明日一早前赶到。” “少爷呢?” “少爷在二楼,您的房间里。” “嗯”潘芍点了点头,起身上了二楼。 此时,在二楼的一间房内,两个少女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她们浑身上下都伤痕累累,也不知道是睡了过去还是昏迷过去了。 在床下,同样有一名少女,她也赤裸着身子,满身都是青紫淤痕。 此时,徐松正站在这少女的面前,他手持皮面,对着少女狠狠的抽了过去,丝毫没有半分怜香惜玉。 啪! 少女的身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长长的淤血痕迹。她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却是极力忍耐,因为她知道自己痛苦的叫声越大,眼前的这个变态就会越兴奋,自己反过来就要受到更大的痛苦。 啪!啪! 又两鞭子,徐松似乎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命令道:“跪下!” 少女微微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徐松手中的鞭子,屈服的跪了下去。 “爬过来。”徐松冲着少女邪邪的一笑。 少女哆哆嗦嗦的爬了过来,只见徐松从地上随意的拿起一个狗环,扣在了少女的脖子上,笑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狗奴母畜。”他一边说着一边跨上了少女的后背,一屁股坐了下去。 少女被突然这么一坐,根本支撑不住,直接就被压趴下。 “你个废物,爬起来!”徐松用力的一提狗环,原本还有些宽松的狗环立即紧勒住了少女的脖子。 一瞬间的窒息让少女异常的难受,可她挣扎不了,只能奋力的用四肢支撑起来,驮着徐松。 “我的宝贝儿子,玩的开心吗?”就在这时,潘芍从门外进来,看见徐松正在虐待的少女,眼神中竟然闪出了几分羡慕的神色。 “谁允许你喊我儿子的?!”徐松见到潘芍进来后一瞪眼,语气极为严厉。 潘芍见状竟然扑通一下跪了下来,低眉顺眼道:“主人,贱奴知道错了。” “哼。”徐松冷哼了一声:“滚过来给我舔脚。” “是。”潘芍顺从的点了点头,样子竟然显得很高兴。她一仰身子,来了个四脚朝天,看上去就如同狗一般,真的滚到了徐松的脚下。 然后她跪着身子,撅着屁股,两手同时放在地下,像是狗吃食,低下头,开始舔舐徐松的脚。 潘芍舔了一会,似乎觉得不过瘾,又像是捧宝贝似得将徐松的脚捧了起来,将他的脚趾头含在了嘴里,用舌头不断的在其脚趾的缝隙中游走。潘芍一边舔弄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主人,贱奴把打伤你的人给抓回来了……” “什么?!”徐松听到这话,一脚就把潘芍踹在了一边:“草,不他妈早说,人在哪呢?!” 潘芍从地上爬了起来,道:“在主人的房间里。” 徐松从少女的身上站了起来,夺门而出。 孙行此时还不知道潘芍母子会如此的变态,如果知道的话说不定会感谢他们,正是因为两人的变态,给了他很多的恢复时间。 这一次孙行的耗损实在是太大了,这么长时间的恢复,他也只是恢复了不到一层的修为,不过神识到是可以顺利的外放了。 将自己的神识刚释放出去,孙行第一之间就捕捉到了潘芍母子正向他这边走来。 孙行刚收回神识,门就被徐松一脚踹开。两名看着孙行的保镖此时正在打盹,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吓了一跳,刚想发火却看到进来的少爷,顿时老实了下来。 “儿子,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当着外人的面,潘芍早就恢复了正常,自己跟儿子玩sm这件事可是不能说的秘密。 徐松看到孙行,颇为英俊的面孔顿时就变的狰狞扭曲,眼前的这个打爆他蛋蛋的人,就算是化成灰他都认识。 “徐少,想不到你被我打断了鸟,踩爆了蛋,这么快就可以行动自如了,真是不简单了啊!孙行的元气恢复了一些,精神头自然也好了许多,见徐松杀气腾腾的样子,戏虐的笑道。 反正他与徐家的仇恨早已无解,气死徐松更好。 “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徐松红着眼睛就朝孙行扑了过去,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孙行的蛋蛋,他也要孙行尝尝断鸟爆蛋的滋味! 孙行的神识刷的一下就扫了出去,一瞬间就控制住了徐松,像这种几乎没有什么意志力的大家族纨绔是最好控制的。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替我松绑。” “是。”徐松的眼神涣散,如机械一般的回答道。 “儿子,你怎么了?”潘芍眼看着徐松听到孙行的话后,竟然真的开始为他松绑,惊的连嘴巴都闭不上了。 两名保镖也是愣了神,他们明明看见少爷疯了似得扑向孙行,可怎么眨眼睛竟然开始为他松绑。 眼看着孙行身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一多半,潘芍立即上前制止。 孙行见潘芍过来,对着徐松说道:“就是这个女人绑了你的救命恩人,你要去教训他。” “是。”徐松再次机械般的点了点头,转身抡起手,对着冲过来的潘芍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把潘芍打的酿跄倒退了好几步,她捂着脸,满脸惊讶的看着徐松。 孙行微微一愣,他看到潘芍除了惊讶以外,眼神中还透露着几分兴奋。 “有意思。”孙行微微一笑,对着徐松说道:“这个女人好像很喜欢你扇她,你过去多扇她几下,我不叫你停,你不许停。” “是”徐松点了点头,上前啪啪啪啪,对着潘芍就是一顿狂扇。 潘芍被扇的连连后退,火辣辣的疼痛竟然让她变的越来越兴奋,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两名保镖早就傻眼了,现在见徐松竟然这么扇潘芍,这反映过来,赶忙上前阻止。 徐松哪里会是这两名保镖的对手,挣扎了两下三就拿住了。 潘芍喘着粗气,有些幽怨的瞪了这两名保镖一眼,她正在兴奋头上,下半身都已经有些湿湿的感觉,却被这两个人给硬生生的打断了。 这两名保镖本来还想问问潘芍有没有事,可看见潘芍瞪了他们一眼,立即噤若寒蝉,以为是出手慢了,所以潘芍在怪罪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