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捉奸在床 - 纨绔弃少

第九十一章 捉奸在床

孙行扑倒在黄诗诗的身上,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就进入了他的鼻子。 “孙行,你还好吧。”东方月从麻爽的感觉中苏醒,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扶了取来。 孙行的脸色极度苍白,甚至陷入了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中,他低估了东方月的伤势,高估了自己的修为,身体的元气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甚至暂时连神识都没有办法外放。 砰!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狠狠的推开了,一名满身都是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闯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 中年妇女看到东方月在病床上抱着一个男人,下半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条白色的三角小内裤,先是一愣,随后脸色立即变得无比阴沉,怒火中烧道:“东方月,你这个小贱人,我儿子在医院里饱受折磨,你却在这私会男人,好个不要脸的东西!” 中年妇女说着,随手就将她身后的老头抓了过来:“东方权,这就是你东方家生出的婊子,这种贱女人还想嫁给我儿子?我看她只配做我儿子的狗奴!” “东方月,你可真给我们东方家丢脸!”被抓过来的老人不仅没有对潘芍发火,反倒一脸怒气的看向东方月。 “爷爷,丢脸的是你吧。”东方月让孙行轻靠在自己的身上,同时用被子盖上了自己妙曼的雪白双腿,以免春光外泄。她看向东方权,一脸的悲悯之色。他们东方家的确没有徐家强大,可也用不着如此奴颜婢膝吧。 东方权一瞪眼,“你被我们捉奸在床,还好意思顶嘴,我们东方家没有你这种淫贱的女人!” “东方家,我有被当过东方家的人吗?”东方月自嘲般的一笑,失望的看向东方权:“爷爷,你身为东方家的家主,不思如何进取,只会一味的攀龙附凤,弄到今天这种局面,你上对不起历代家主遗训,下不能守护儿女子孙,我们东方家早晚会毁到你的手里。” “住嘴!”东方权听到东方月的话后。花白的胡子都被气的乱颤:“东方杨呢?!胡静月!你们两个人怎么会教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 潘芍见东方权被东方月气的直哆嗦,却冷笑道:“东方权,你和那个小贱人少在我面前演戏,现在这对狗男女被我捉奸在床,你要打算怎么处理?” 东方权把眼一闭,咬着呀说道:“我东方权没有这样的孙女,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哼。”潘芍冷哼了一声:“来人。” 从病房外顿时进来了四名保镖。 “你们几个把这对狗男女给我绑起来,把男的那地方割了喂狗,至于这个女嘛,以后就是我们徐家人尽可夫母狗了。” 这四名保镖听到潘芍的话,又看到东方月,马上变的极为兴奋。他们甚至在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夫人竟然要把一个如仙女下凡的漂亮女人当成人尽可夫的母狗养,也就是说他们以后可以天天玩这么漂亮的女人,就算是折寿也愿意啊! 这四名保镖一点都没有怀疑潘芍的话,他们深知潘芍和徐松这对母子到底有多变态,现在能得到这种好处,怎么还会犹豫,当下就要上前,绑了孙行和东方月。 东方月见状,反手就将床边削水果的匕首拿在了手里,对着周围就一阵乱划。 她这么乱划还真起了效果,几名保镖见状都停止了行动。 不过这几名保镖虽然止住了脚步,可脸上却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这几个人都知道,像东方月这种女生,拿着匕首乱划,不出一分就胳膊就会开始酸痛,只要她动作一慢下来,这几个人就会扑上前,夺走她的匕首,将她擒拿。 就在这时,东方瑜从门外闯了起来。 “你们都给我住手!”她本来是打算过来看看东方月的精神状况,没曾想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潘芍命人把东方月抓起来,当即怒吼一声,飞快的冲到了床前,将东方月挡在了身后。 “瑜姨!”东方月看到东方瑜,心头一热,她就知道,瑜姨是最关心她的。 “你这个野种,还不给我闪开!”看到东方瑜,东方权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更加难看。 “野种?”东方瑜轻哼了一声,冷若冰霜:“当年要不是你的二弟在外面乱搞,会有我这个野种?上梁不正下梁歪,东方权,别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是我母亲临终遗言,让我回你们东方家,你以为我会回来?” “野种,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再不闪开,别怪我不客气!”东方权瞪着东方瑜,当年若不是她这个野种,二弟也不会受到父亲的责罚郁郁而终。 病房内这么一闹,已经在隔壁休息室昏睡了两个多小时的东方杨和胡静月自然被吵闹声惊醒过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马上就反映过来是女儿出事了,哪里还会在意自己莫名其妙就睡着的事情,赶忙跑了过去。 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东方杨心中一沉,急忙走进病房:“父亲,潘姐,你们这是?” 然而不等东方权说话,就传来了东方瑜冰冷的声音:“东方杨,这帮人要把你的女儿抓去当狗奴,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应该知道怎么做。” “什么?!”胡静月听到东方瑜的话,当场就急了,把她的女儿抓去当狗奴,徐家的这对母子果然够变态的! “父亲,这是真的?”东方杨紧皱眉头,他答应把自己的女儿作为赔偿嫁过去,目的确实是为了熄灭徐家的怒火,保全他们东方家。可不管怎么样,东方月嫁过去至少也是一个嫡系的少夫人,就算徐家对她再不好也会适当顾忌一些名声,不会做的太过火。可若是徐家真的要把自己的女儿抓去当条母狗养,他东方杨再不是人,也不会同意的。 东方权没有回答东方杨这个问题,反倒是上前狠狠的给了东方杨一巴掌,指着东方月怒道:“我们东方家没有这种不三不四只会勾搭男人的女人。” “哈哈哈哈……勾搭男人?”东方月坐在床上,机械一般的大笑了两声,将孙行轻轻的扶了起来:“爷爷,你可认得这个男人?” 东方权从一进屋开始,就看到东方月怀里靠着个男人,当时就暗叫不好,只想着要怎么平息潘芍的怒气,哪里还会仔细去瞧靠在东方月怀里的男人。如今东方月这么一说,东方权仔细一看,马上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可却又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孙行?”东方杨和胡静月听到女儿的话后,也仔细的瞧了一眼,不禁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 在上高中的时候,除了休息日外,孙行天天早上都会亲自来接东方月上学,晚上又送她回家,活活就是一个跟屁虫,东方杨和胡静月对孙行自然很熟悉。虽然有两年没见面,孙行的变化也比较大,但东方杨和胡静月还是很快就认出了他。 东方月冷笑了一声:“没错,就是孙行。当初不是你们逼着要我嫁给他的吗?现在我跟他在一起了,你们却说我勾搭男人,真是好笑。” 东方权变了变脸色,他怎么也想不到,靠在东方月怀里的竟然是孙行。不过他很快就冷哼了一声,道:“你与那孙行的婚约早在两年前就解除了,现在做出了这等龌龊之事,还好意思说。” 东方月叹了口气:“爷爷,如果孙行现在还是孙家的少爷,你还会说这种话吗?” “你……”东方权指着东方月,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上一篇   第九十章 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