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算命大师(一) - 纨绔弃少

第九章 算命大师(一)

即便是在这天地束缚的世界,天道依然是能够推衍出来的。只不过现在的孙行连炼气一层的修为都没有,推衍出来的也只能是皮毛中的皮毛,而且那种天命不凡或是能够影响到未来,亦或是由于其他特殊原因而形成天命的人他也推衍不出来。 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推衍天道这种事情是要折寿的,如果说出来更是会遭到天谴。孙行之所以想起来去算命,是因为他发现在这个地方所谓的算命竟然是算过去,一个能算出你过去的人就会被捧为活神仙了。 这种算命方式太可笑了,就算把你十八辈祖宗都算出来有什么用,说出既定事实和历史可不算泄露天机,满大街嚷嚷都行。 购置了一些铜钱,筮草,狼毫笔,黄纸等等材料,孙行又做了一套道袍,甚至准备好了一副锦旗,上书:李大师神算,通晓天道之意。落款处是华夏算命委员会。 这年头出来混哪能没有组织,当然这个组织是孙行随便编的。他可以当会长,也可以当副会长,要做临时工也没问题。至于那个李大师,算是艺名啦。 虽然算命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东西通常被人当作迷信宣传。但还是有很多人乐意去算,而且往往越欲望越大的人越容易相信。如果一个人真的无欲无求,那他又何必要在乎自己未来会怎么样呢。 燕京作为华夏的首都,算命这种事情当然不然摆在明面上,就算有也以看风水的居多,而且大多数都是以工作室或公司名义成立的,但有个地方却例外。 古徳寺。 这座寺院就建燕京的市区内,据专家说是宋朝年间所建的古佛院,存在至今,早已被国家列为重点古建筑保护区。 虽说如此,但这个寺院一直都对外开放一部分,里面也有主持僧人,每日来上香祈祷,虔诚拜佛的人络绎不绝。 在寺院的南墙外有一条街,这条街是从南往北去寺院的必经之路。这条街上有很多的买卖,大多数都是出售一些高档的佛香以及佛物之类的东西,也有些不少闲散摆摊的买卖,到是没有人来管。时间长了这里自然会有一些打着菩萨佛祖旗号来算命的摊位,倒也能有一些生意。 孙行初来乍到,自然不会跟别人争地盘,他很识趣的找了一个角落,将准备好的铜钱,筮草等东西都放在了一张白布上面,然后把事先绑在竹竿上的锦旗插在了一个盛满土的塑料花盆上。 虽然是在角落里摆摊,但孙行这么一身打扮不想引人注意都不行。这里就在古徳寺的附近,周围一些做算命的买卖的人,大多数都穿着一身僧袍,有得甚至为了更真实一些,还特意剪光头发。 只有孙行,一身的道袍打扮不说,头上还特意带了一个事先盘好发髻的假发,眼睛也用独眼罩遮住了一只,下巴更是粘了一绺长胡须。 如今已经快要入冬,冷的有些入骨,孙行却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道袍,虽然独眼道士的打扮看上去多少有些雷人,但孙行往下这么一座,却能显出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 还别说,凭他这副打扮一会就引来不少人。 “大师,您能帮我算一卦吗?”一位身穿裘皮大衣,擦着能有二斤厚粉底的中年妇女来到孙行面前。 一般人算命都是先算后提钱,或者是算的过程中再说钱的事,给多少随缘,能要来多少凭本事。 但孙行却例外,他抬头看了一眼中年妇女,淡淡的开口道:“算过去一千起,算未来一万起,避难除难十万起,逢凶化吉二十万起,推衍……” “穷疯了……”孙行的话还没说完,就收到这三个字,以及转身离开的中年妇女。 周围原本还有些打算让孙行算命的人一听这价都走了,就连旁边几个算命的也都暗自窃笑,这个小子包装弄的到是不错,但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是外行,哪有一上来就这么要价的,再说这价也太黑了,就算那个中年妇女看上去是个有钱人,你也不能一开始就喊出这么高的价格,要循循善诱,到最后让她自己心甘情愿掏钱才行。 算命其实是个技术活,除了口才要好,还要有一定的推理能力,最主要的是思维敏捷,能够自圆其说。孙行哪里知道这些,再说他要给人算命出的真力气,货真价实的去推衍。 不过古徳寺外出了一个这么样的摊子,算命开口一千起,想要逢凶化吉二十万,孙行想要不红都难。 接下来的几天,几乎去古徳寺烧香的人都知道附近出了这么一个人,回来的时候都会特意去南街孙行的摊子走上一遭。这些人当然不是来找孙行算命的,只是希望能侥幸碰上不差钱的主,来见证一下这位“李大师”的功力到底如何。 结果,这种花钱当傻帽让人当看猴戏的事情自然谁也不愿意做。孙行的摊子很快就成了整条街的笑料。 一连七八天,孙行已经有些泄气了。这些人除了将他当成笑料外,竟然连试着相信他的人都没有。如果降价的话,或许会有人来算,但孙行决不会去降价,如果收费低,他还不干点别的去,何必做这种丧失福德的事情。 “大师,您算的准吗?” 正当孙行百无聊赖的时候,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个女人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余下的脸蛋几乎都被围脖遮住了,穿的也很厚重,似乎不想让人辨认出她的样貌。 孙行点了点头,这不是废话么,你问算命的算的准不准,难道人家会说我算的不准吗? “算过去一千起,算未来一万起,避难除灾十万起,逢凶化吉二十万起,推衍天命一百万起,改命呈祥五百万起。” 孙行还是那句话,不这次却没有被打断。直到他说完,面前的女人才开口道:“我母亲失踪已经三年了,至今音信全无,我想知道,母亲现在到底在哪里?” “五万。先钱,后算。”孙行微微想了一下才开出这个价,这个要从她妈妈失踪的那一天开始推衍,虽然也可以说是“算过去”的一种,但却有很可能泄漏天机。 因为如果两个人再见的缘分未到或者已尽,但却因为他的几句话而改变了,这等于是泄露天机,改变两个人的命运。 “小瑶,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们还是回去吧。”还没等这个女人开口,孙行的摊子前又来了一个英俊帅气的青年。他一上来就拉着这个叫小瑶的女人往外走。“我知道你找伯母心切,所以特地找了几位警察朋友,他们以前都在破过不少大案子,对人口失踪这方面很在行……” “韩志军,你放手。”梦瑶一下子就甩开了韩志云的手。警察?警察若是能找到的话早就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就是副市长,调动的警力还少么。若不是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她又怎么能把希望寄托到算命上面。 “还要算么,算就给我五万块钱,不算就请你们离开,不要挡着我做生意。”孙行意兴阑珊的看着这两个人,淡淡的说道,他可没有兴趣看别人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