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东方月的决定 - 纨绔弃少

第八十四章 东方月的决定

东方月哭了,泪如雨下。 想不到孙行竟然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可笑的是她还以为孙行不愿意陪她上救护车。 想到过去的种种,东方月泣不成声。 我好傻,原来你一直都在默默的付出,可我却从来没有珍惜过…… 东方瑜看到东方月哭的如此伤心,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可语气依旧还是有些冰冷:“他救了你,你很感激他吗?你知不知道,他这么做反倒是是害了你!” “徐松在燕京发生了这种事,你以为徐家会善罢甘休?我实话告诉你东方月,徐家找不到凶手,现在已经把矛头指向了东方家,他们认定了凶手认识你,除了你的指使,否则有什么人敢把徐松打成那样!” “他们没有找到凶手?”东方月的闻言立即止住了哭声,她抽泣着。略有惊异的问道。 东方瑜点了一下头,她也有些奇怪。徐家的主家虽然在北方,可毕竟是华夏六大家族之一,而且他们在政治方面的发展一直都很不错,军方的背景更是雄厚,按理说想要查打残徐松的凶手是谁应该很简单。可现在三天过去了,他们竟然没有找到凶手,而东方家也派人查过,同样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件事情背身就实在是太奇怪了,肇事当日的监控录像坏了,交警把责任都推到了刑警队,说是刑警队放的人。而刑警队则不承认他们有抓过犯人,两边推来推去谁也不承担责任。若不是东方月今天亲口承认是孙行救了她,东方瑜怎么也不可能联想这件事会是孙行干的。 “瑜姨,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会跟父亲解释清楚的。”东方月听到孙行没事,就放心多了,这件事情因她而起,她说什么也不会再做出对不起孙行的事情。 东方瑜看了东方月一眼,冷笑道:“解释?你不用解释了,你的父亲,东方杨已经把你卖给徐家了!” “把我卖给徐家?”东方月擦了擦眼泪,心里突然多一种不好的预感。 “徐家向你爷爷施压,让东方家交出真凶。可连他们都找不到人,我们上哪找去。徐家的人说了,如果找不出凶手,就让你东嫁给徐松作为赔偿,你爷爷让你父亲自己看着办。” “父亲他同意了?!”东方月瞪大了眼睛,眼角明显还有未干透的泪痕。 “东方月,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嫁给徐松,要么把整件事情的经过跟你爷爷和父亲说出来。”东方瑜冷言。 东方月知道,如果她将车祸的经过说出来,就等于是害了孙行,徐家的人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不,我要去找父亲!”东方月不相信父亲会把她交给徐家,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啊,哪有父亲会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可是,当当房月掀开被子想要下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下半身竟然没有了半点知觉,一动也不能动。 “瑜姨……我的腿……”东方月的手有些颤动,她哆哆嗦嗦的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你的腿已经瘫痪了……”东方瑜听起来有些颤音,她将头别了过去,似乎不想让东方月看到自己的表情。 东方月盯着自己的一双腿,泪水顷刻间再次流了出来,她没有喊也没有闹,只是那么静静的坐着,任凭泪水滴落在雪白的被罩上。 “东方月,将车祸的经过告诉你父亲吧,这是你唯一的出路。”过了好一阵,东方瑜才将头转了回来。 “不,瑜姨,我要嫁,我要做最美丽的新娘。”东方月哭的的雨带梨花,沉默了好久却对突然着东方瑜嫣然一笑,泪水划过她的脸颊,这一笑显得十分凄凉。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打残了徐松什么地方?你嫁给他就等于要守一辈子的活寡!”东方瑜眉头深锁,实际上她最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她调查过徐松,那个人桀骜骄横,脾气暴躁,心胸狭隘,目中无人,可以说大家族纨绔该有的缺点他一个也不少,而且还是出了名的变态公子,玩女人的手段层出不穷。现在被孙行打断了根,就等于没了玩女人的工具,有火没处泄。 这样一个男人,失去了那个地方,将来不变的丧心病狂才怪。东方月要是嫁过去守活寡是小,让徐松整天面对这么一个绝世佳人却不能人道,说不定会把东方月被虐待成什么样。更何况东方月现在两腿瘫痪,到时候还不被徐家的人当成提线娃娃,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那样更好。”东方月笑了笑,她确实没想到徐松竟然是那里被打残了,不过这样最好了,就算她嫁过去,日后可以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总之麻烦你告诉我父亲,我愿意嫁给徐松,让他给女儿准备好嫁妆吧。” “东方月,我知道你想帮孙行。可是你认为你这么做徐家就会放过他吗?那个孙行就算再厉害,早晚也会被查出来,到时候他依旧是死无葬身之地,你又何必把自己也搭上。” “瑜姨,你不要再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东方月突然悲声道。 东方瑜看着东方月,轻轻的摇了摇头,离开了病房。 病房再度陷入了沉寂,只有东方月的泪水不断的啪嗒啪嗒往下坠落。 同一时间,徐家在燕京的一栋独院别墅。一个镶金带银,脸上擦着厚厚粉底的中年妇女怨气十足的将她面前垂首站着的一名男子踹到在地,怒骂道:“郝德生,你这个废物,已经三天了,怎么还没有查到凶手?” 被踹倒的那名男子面露惧色的站起身,紧张的说道:“芍姐,我们已经尽力了,可燕京那方面不配合,交警队和刑警队互相推卸责任,谁也不愿意出面。” “上面的人呢?难不成都死绝了?连区区交警队和刑警队都管不了!”中年妇女听到男子的解释后似乎更生气了。 “上面的人曾施过压,可两边似乎都不买账。”男子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不买账?好个不买账!去把灵智大师和静心师太给我请来!”中年妇女怒极反笑:“我不关你是谁,敢将我宝贝儿子打成那样,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不叫潘芍!”

下一篇   第八十五章 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