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抓我可以立功 - 纨绔弃少

第八十三章 抓我可以立功

一听到警笛,这些交警多少松了一口气。只要将事情都交给这些刑警去处理,他们基本就没有多少责任了。 “快将那辆兰博基尼拦下来,不要让他跑了。”一名追出来的交警冲着警车喊道。 警车上面的人似乎听到了这名交警的喊话,三辆警车同时围了上来,堵住了孙行的去路。 “少主,要不要教训他们一下。”黄诗诗看着外面一辆辆的警车,心里很不痛快,这些警察实在是太讨厌了! “没关系,等等再说。”孙行从容的坐在车内,他倒要看看这些警察要拿他怎么做。 “赵哥,开兰博基尼的那个年轻人刚刚使用暴力致人伤残,已经造成了故意伤人罪,幸亏你们及时赶到,不然就被他逃掉了。一名交警看领队的警察他认识,赶忙上前说道。 赵爽闻言点了点头,对着那几名交警说道:“你们去疏散交通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几人闻言如获大赦,赵爽这么说,就等于把责任都揽了过来,再出现什么问题就与他们没关系了。 看着那几名交警飞快的跑过去疏散交通,赵爽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难不成这辆兰博基尼的车主大有来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几个交警岂不是把他给坑了? 可赵爽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如果对方真的来头不小,这几名小交警根本不敢拦着,更不可能给他们刑警大队打电话。 虽然觉得自己多心了,但赵爽还是亲自来到兰博基尼面前敲了敲车窗,不管怎么样,能开的起这种豪车的人一般都不好惹。 孙行将车窗放了下来,赵爽从外面看不见他,可他却能看到赵爽。 “赵爽,你是来抓我的吗?” “孙,孙先生,怎么,怎么会是你……”赵爽怎么也没想到,这辆兰博基尼huracan的车主竟然是孙行。 “我刚才揍了一个看着不顺眼的家伙,踩爆了他的蛋。我看那个人的来头似乎不小,你抓我回去说不定能立功。”孙行看着赵爽,一副认真的样子。 赵爽闻言吓的一缩身子,他亲自参加了抓捕杜飞的那次行动,又亲眼看到孙行在审问室里硬生生的扯断了杜飞的一只胳膊,孙行到底有可怕多暴力他是最清楚的。现在听孙行说踩爆了别人蛋蛋,他甚至一缩身子,捂住了自己的蛋蛋。 “孙,孙先生,您太爱开玩笑了。我接到报案,来这里是进行调查的。” “哦,那你调查的结果怎么样?” 赵爽赶忙陪笑道:“这件事明显就与您无关,至于拦着您的那些交警,我想他们肯定是收受了某些人的贿赂,这个还需要调查。” 孙行点了点头:“嗯,既然跟我没关系,那我可走了。” “您慢走,慢走啊!”赵爽见孙行要走,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要是把孙行抓回去,黄队长和沈飞不得把他的皮给扒下来。再说他哪敢抓啊,哪怕是工作没了,蛋蛋也不能没了,蛋蛋要是没了回去咋跟女朋友交代,难道说洗澡洗掉了? 眼看着赵爽点头哈腰的跟着孙行说了两句话就把人放走了,这几名交警哪里还不知道人家是有大后台的,机智的他们没有一个过来问赵爽为什么放人。 东方月在被送往医院的过程中再度昏迷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东方月,你醒了。”一个性感成熟的中年少妇看着转醒过来的言语冰冷的说道:“你在这老老实实的躺着,我去叫医生。” 东方月没有说话,只是木讷的盯着天花板。 时间不长,一名医生和两名小护士跟着东方瑜进了病房。 “东方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医生进来后就开始为东方月检查,可东方月却没有说话。 “东方月?”见东方月不说话,医生也感到有些奇怪。 “她这是怎么了?”东方瑜微微蹙了一下柳眉。 医生摇了摇头:“她恢复的不错,可能是之前有些脑震荡,现在刚刚转醒,过一会就好了,只是她的……”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落在了东方月的腿上。 东方瑜微微摇头,示意医生不要说。 医生会意,点了点头道:“让她先好好休息,有事随时叫我。” “谢谢你医生。”东方瑜将医生送了出去,她自己也跟着离开了病房。 “医生,她的腿真的没救了?”出了病房,跟着医生一直走到楼梯口,东方瑜才开口问道。 医生微微的叹了口气,点头道:“真的很抱歉,这孩子送来时候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了,如今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那么深的伤口没经过任何处理竟然能自动止住血,这简直就是奇迹!” “真是个苦命的孩子。”东方瑜轻叹了一口气,将医生送上楼后,又回到了病房。 见东方瑜进来,东方月这才回过了一些神,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三天。”面对东方月,东方瑜又恢复了冰冷的态度。 “瑜姨,孙行有来看过我吗?”东方月似乎早就习惯了东方瑜的态度,她转过头,有些期待的问道。 “这次车祸跟他有关?”东方瑜皱了一下眉头,孙行没死,她也是后来听东方月说的才知道。 “嗯,是他救了我。”东方月点点头。 “什么?你说是他救了你?!”东方瑜冰冷如霜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 “多亏了他把从车里面救了出来,不然的话……”东方月对于那天发生的车祸依旧历历在目,要不是孙行,她真的很有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你知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东方瑜终于不淡定了,她一直都觉得继承诸葛金德遗产的那个孙行就是孙家的弃少,可是却没有人相信她的话。特别是他们东方家的人,一直都认为那只不过是同名同姓的两个人罢了,毕竟无论是从气质还是风度来看,号称是诸葛金德关门弟子的那个孙行与孙家的那个弃少比起来强的太多太多,两人可以说是大相径庭,唯一有些相似的就只有那一点点长相。 可是现在看来,这两个孙行真的极有可能就是一个人。 “孙行他怎么了?”东方月很了解东方瑜的性格,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东方瑜是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你可知,那日出车祸,撞了你的人是徐家的嫡系少爷,徐松?” 东方月摇了摇头,她知道徐家是华夏六大家族之一,但怎么可能知道撞她的人会是徐家的嫡系少爷,就算她认识徐松,当时昏迷了过去也看见不。 “难道徐松把孙行怎么样了?”东方月一知道撞她的人是徐家的嫡系少爷,马上焦急的问道,如果孙行因为救她而惹到了徐松,她会更加愧疚的。 东方瑜摇了摇头:“徐松,没把他怎么样,可他却把徐松打残了!” “瑜姨,你说的是真的吗?”东方月大惊失色,如果孙行真的打残了徐松,那徐家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