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豪礼 - 纨绔弃少

第七十八章 豪礼

慕容天连早上的例行会议都没有开,命人准备了丰厚的礼物,他要亲自去见孙行。 奈何路上堵车,慕容天到诸葛风水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 这个时候正是饭点,但慕容天哪里还管的了这些,就算是孙行正在吃饭他也要见。 “慕容董事长您好,我是诸葛风水的新任总经理,黄诗诗。”黄诗诗接到通知,很快就来到了会客室。 慕容天见到黄诗诗后不禁微微一呆,他在报纸上看过黄诗诗的照片,那种诱人的美感连他也不禁多看了两眼,可照片与本人比起来却要差上好几倍,黄诗诗的骨子里面的那种诱惑力在照片中是根本无法体现出来的。 “慕容董事长?”黄诗诗见慕容天看着她不说话,又唤了他一声。 慕容天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无比尴尬。 “哈哈,黄经理,真是闻名不如一见。” 黄诗诗莞尔一笑道:“慕容董事长过奖了,不知您光临诸葛风水需要我们做什么?” 一说到正题,慕容天马上恢复到了正常神色:“是这样的,我们慕容集团准备在三环附近盖一座公寓式酒店,本打算是在月底开工。可是最近在那片地上有一些不好的传言,不知道黄经理有没有听说过。” “慕容董事长说的可否是那个姓鲍的大户一家老小被杀的传言?”慕容天这么一提,黄诗诗马上想到的就是在网上传的很开的这件事。 “是的。”慕容天点了点头:“正因为这件事,对我们慕容集团的影响很大。原本,我们是请了诸葛金德先生在动工的那天为我们主持,可不想先生他竟然遇害了,现如今我们只能将希望都寄托在孙行先生的身上,希望他能代替诸葛先生为我们慕容集团主持动工仪式。” 慕容天此次前来的确是放下的很多身段,他心里清楚,如果孙行拒绝,他也没有办法。找诸葛风水赔偿?就算人家双倍赔偿又能怎么样,到时候他们慕容集团盖不了三环的酒店损失是绝对不容忽视。 “原来是这样。”黄诗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知慕容董事长跟诸葛先生是如何商谈的。” 慕容天一听这话就知道有门,立即将事先带来的合同递给了黄诗诗:“我们慕容集团聘请诸葛先生主持动工仪式,事后答应付给诸葛先生两千万的劳务费,这是签好的合同,请黄经理过目。” 黄诗诗接过合同一看,上面白纸黑字写的与慕容天说的一点都不差,落款处正是诸葛金德的签名。 两千万请一个风水大师,这简直就是天价了,可诸葛金德的身价就是这么高,以黄诗诗对诸葛金德的了解,对方开出两千万的价码的确会让他心动。 可少主会接下这个工作吗?黄诗诗不敢肯定,毕竟她亲眼看见少主只是动动口就从虎八那里要来了八千万,二千万的价码少主或许根本看不上。 慕容天何其老道,见黄诗诗看着合同不说话,就知道人家嫌两千万少。实际他们慕容集团为了请动诸葛金德花了何止两千万,托关系找人,送礼,请客吃饭,哪一样不用钱。 这听上去似乎有些荒唐,但事实就是如此。诸通常情况下你来到诸葛风水,花的钱再多,请的风水师也只是这里的员工,诸葛金德几乎很少亲自出场的,若是谁请他都去,那还谈什么身价。 “黄诗诗经理,如果您认为我们慕容集团出的价格不合理,我们还可商谈。“慕容天是来求人,这时候还按照原来的合同绷价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慕容董事长,实话跟您说,我们董事长的时间非常有限,如果您想以这份合同为基础来跟我们从新商谈,恐怕我们董事长很难会同意。”黄诗诗看了慕容天一眼,如果对方是多加几百万那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黄经理,我保证慕容集团会拿出足够的诚意要邀请孙行先生,这我的见面礼,务必请您让我见上先生一面。”如果换成别人跟慕容天说了这么半天,慕容天早就拿出点好处来意思意思了,这点事情谁都明白。可唯独黄诗诗,慕容天在她面前是没有一点这话想法的。人家把二十多亿的遗产都送出去了,怎么可能是一个贪图钱财的人。她说孙行不会同意,就应该就是真的不会同意,可自己到现在连孙行的面都没见上,哪能甘心。 没办法,慕容天只好把自己事先准备好送给孙行的礼物拿出来了,希望黄诗诗能够转交,让孙行看在这份礼物的面子上见他一面。 “慕容董事长,您这是?”黄诗诗见慕容天从兜里掏出了一把车钥匙,并没有伸手过去接。 “我并不知道孙行先生喜欢什么,所以就做主买了一辆兰博基尼huracan,希望先生会喜欢。”慕容天见黄诗诗没有接过车钥匙,赶忙解释道。 对于汽车,黄诗诗多少还了解一些。兰博基尼最新款的huracan市面价值在四百三十万左右,也算一台豪车了。想不到这个慕容天出手竟然如此大方,看来网上的传言对慕容集团的影响确实不小。 “好吧,车钥匙我可以替您交给董事长,不过我还是要提醒您,我们董事长的身价要比诸葛先生高出很多,请您好好的斟酌一下。”黄诗诗接过慕容天的车钥匙,起身离开了会客室。 此时,孙行正在办公室里面研究古蜀符号,这种符号文字极为古老,而且不像古文字,只要背下它的写法何其对应的意思就行了。这种古蜀符号多是实物图像,既没有动词、形容词和连接词,也没有数目字,不能构成文句。 除了象形图案,这些符号文字中还有很多奇异的文符,像是面具纹、神树纹、眼形器纹、手形纹、心形纹、璋形纹、戈形纹等。这些符号不能一个符号,一个图形地解读,只有当这些图形符号构成一组特定的“符号”时,它们才有意义。 孙行之所以这些古蜀符号感兴趣是因为这些符号他在修真大陆也看过,而且这些符号似乎他的师父都认识,只是在当时无论他怎么问,师父都不肯告诉他。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孙行不用想也知道是黄诗诗,因为如果是别人的话,门外的秘书会事先请示他要不要见。 “少主,慕容集团的董事长慕容天想要见您,这是他给您带来的见面礼。”在单独两人的情况下,黄诗诗还是喜欢叫孙行少主,她将车钥匙递给了孙行,并将慕容天来的目的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兰博基尼huracan和保时捷panamera比起来怎么样?”孙行似乎对慕容天来此的目的毫不在意,到是慕容天送给他的豪车有了兴趣,可惜他对汽车一窍不通,只认识佳琳开的那款保时捷。 “如果两辆车都最新款的,博基尼huracan要比保时捷panamera贵上一百万左右。”黄诗诗听孙行这么问就知道少主不了解汽车,说的专业一点怕他听不懂,所以干脆直接用价钱比较。 “这个慕容天看起来还蛮大方的。”孙行点了点头,对于白送上门的东西,他一般是不会拒绝的。 慕容天独自一人坐在会客室,此时正想着待会要怎么跟孙行谈价。他相信孙行会来,因为这对孙行来说无疑是一次上位的好机会。虽说名师出高徒,但高徒究竟有多高光说不练是没用的,他们慕容集团等于是给孙行一个展现的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