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继承风波(六) - 纨绔弃少

第七十五章 继承风波(六)

以黄涛的精明,听到孙行人在诸葛风水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不仅马上组织了二十名警员,又将此事上报给了沈安,沈安斟酌了一下,决定跟着黄涛一起去诸葛风水。 当他们率人到达诸葛风水三楼的会议大厅时,看到的是很多记者,以及十几名躺在地上满地痛苦呻吟的警察。 原本,孙行给黄涛打电话,是想让他来解决这件事。可没想到陆广义竟然无视他打的这个电话,依旧让手下的警察动手逮捕他和黄诗诗。 可区区十几个警察哪里是会是孙行的对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全部都被踢倒在地。 其实,陆广义并没有无视孙行打这个电,而孙行袭警在前,不管他打给谁,就算来头大也没关系,只要能在对方赶来之前把孙行带回所里,一切都好办。到时候治他个袭警的罪还不容易。况且他抓回所里后对方再去要人,那时候他再放了孙行便等于是给对方一个情面。 然而陆广义万万没有想到,孙行的身手竟然如此厉害,他们十几名警察竟然都不是对手,令他更想不到的是,孙行之前说的黄队竟然是黄涛。 作为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黄涛在燕京的警界还是有一定名气的,更何况最近这两起大案子黄涛可是主要破案的功臣之一,陆广义当然认识他。 不仅仅是黄涛,当陆广义看到沈安的时候,脸都跟着发白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一个电话竟然可以请的动沈局长! 如果换成以前的沈安,陆广义或许还未必会这么害怕。可现在沈安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可以说诸葛金德和那几起连环杀人案造就了沈安,现在不说在燕京家喻户晓也差不到哪去。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清楚,沈安现在风头正旺,想要收拾谁还不轻而易举。 “孙……先生。”黄涛一见到孙行,顺口就要喊孙同学,可话到嘴边立即转变成了先生。在场这么多的记者,他叫孙行同学确实不太合适。 “黄队长,沈局长。”孙行看到黄涛和沈安,很客气的打了两声招呼。 在场的记者都愣住了,他们是亲眼看见孙行将十几名警察打趴下的,也亲眼看到了孙行打电话,又是亲眼孙行竟然把黄涛和沈安这两位大名都请来了,这个叫孙行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简直太逆天了! 咔嚓,咔嚓……寂静只是短暂,闪光灯很快就疯狂的闪动起来,这些记者现在可喜欢死孙行了,这次的记者招待会被孙行这么一搞,可用的新闻素材简直多不胜数,而且每一件事都够惊人的! “孙先生,刚才我们接到你报警,说有警察袭击无辜市民,是真的吗?”沈安直接将趴在地上的那些警察无视掉了,这些人现在还能动,就说明孙行已经很手下留情,只要没被扯掉胳膊腿就好办。 “嗯,刚刚我和黄诗诗女士在诸葛风水召开记者会,这些警察闯进来后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我们带走,我们不同意,他们就强行使用暴力,我只好正当防卫,可他们却硬说我袭警,在场的记者朋友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没错,这些警察太不讲道理了。” “我愿意为孙先生作证。” “我们也愿意。” 正所谓看热闹不怕事大,这些记者巴不得如此。而且孙行给他们提供了那么多的新闻,还说要搞慈善,为了以后能方便采访,这些记者早就偏向了孙行。最主要的是谁都能看出陆广义和蒋文远有勾结,而孙行这边有沈安和黄的涛支持,这些记者不帮着孙行才怪。 “陆广义,这件事你怎么解释?”沈安脸色一沉,瞪了陆广义一眼,作为公安局的副局长,沈安对眼前这个派出所所长多多少少有些印象。 “沈局长,我们也是接到报案才出警的。”陆广义一件沈安的脸色,心里一哆嗦,赶忙解释道。如果他知道孙行如此“逆天”,绝对不会答应蒋文远出这个警。 “没错,是我报的案子。这两个人擅闯诸葛风水,还把我打伤了。”蒋文远见状赶忙了站了出来,他也想不到,孙行的来头竟然这么大,如果知道的话,刚才就不会给陆广义打电话,而应当从长计议。 “陆广义,你当我和沈局是第一天当警察吗?!”黄涛一眼就看出站出来的胖子和陆广义是一伙的,应该是这胖子报的警,给了陆广义什么好处,让陆广义帮他抓人,可没曾想却踢到了铁板上。 论职权,黄涛管不到陆广义,可论级别他却要比陆广义大得多。被黄涛这么一说,陆广义的冷汗顺着脑门就流了下来。今天这事他做的太明显了,大家都是警察,接到报案以后该派多少人出警心里都清楚的很。 “黄队长,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沈安甚至都懒得理会陆广义,干脆将事情交给了黄涛。 黄涛点了点头:“走吧,陆所长。” 陆广义咬了咬牙,今天他算是认栽了,老老实实的跟黄涛走,说不定还能少受点处分。 “你们不能走!”蒋文远眼看着陆广义被带走,怎能不着急。如今诸葛风水被夺,他再得罪了陆广义,以后指定没好日子过。 “吵什么吵。”黄涛回头瞪了蒋文远一眼:“你也跟我走。” “我?”蒋文远微微一愣,随即怒目而视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我们怀疑你贿赂警务人员,请你接受调查。”黄涛冷声道。 蒋文远知道自己恐怕也跑不了,干脆心一横,咬了咬牙,决定破罐破摔:“好,如果你们怀疑我贿赂警务人员,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但是这两个人私闯诸葛风水,还打伤我你们就不管吗?” “私闯?”黄涛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我们警方在侦破诸葛金德一案的时候已经证实,黄诗诗女士与诸葛金德存在事实婚姻,她是唯一一位有资格继承诸葛金德遗产的人,换句话说现在整座诸葛风水的大楼都是黄诗诗的女士的,当然也包括你现在站的位置。至于打伤你的事情,如果你要报案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受理。” 记者说黄诗诗是拥有继承诸葛金德遗产的资格,蒋文远可以说他胡说八道。可换成黄涛说这件事,蒋文远就算不承认也没用。因为黄涛代表的是警方,他敢这么说必然是有证据的。 见大局已定,蒋文远终于泄了气。连警察都说这栋大楼是黄诗诗的,他还报个屁案。 陆广义和蒋文远被带走,趴在地上的那些警察也被黄涛带来的人给抬了出去。 “沈局长,孙行先生一报案,您就亲自出警,请问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见这些警察要收队,在场的记者自然立刻把沈安给围上了,若不是黄涛走的快,估计他也好不到哪去。 “说起来,我们警方跟孙先生还真有一些缘分。”沈安被这些记者围住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 “您能跟我们说说吗?”这些记者听到沈安的话顿时来了兴趣。 “这个,恐怕要征求孙先生的意见。”沈安笑道。 见这些记者投来的目光,孙行点了点头道:“既然各位记者朋友想知道,沈局长就跟大家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