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继承风波(二) - 纨绔弃少

第七十一章 继承风波(二)

所有的记者都开始议论纷纷,场面一下子有些混乱。蒋文远所说的这些与他们媒体所了解的大相径庭。 “各位记者朋友,诸葛先生的死,对于我们诸葛风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但这份打击只是感情上的,并不包含其他方面的因素,若是因此给各位朋友带来的误解,我代表诸葛风水深表遗憾。虽然诸葛先生已不在,但诸葛风水还会继续经营下去。并且我再次郑重重申,诸葛先生生前并没有夫人,那个黄诗诗现在也不是我们诸葛风水的员工,对于那些散布谣言,想要利用诸葛先生之死这件事从中谋取利益的人,我们诸葛风水会对其保留追究的责任。”蒋文远整了整胸前的领带,这些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疑顿。 “蒋先生,您的意思,难不成是诸葛先生后继有人?请问这个人是您吗?”一名女记者好不容易挤到了最前面,抓住蒋文远说话的空隙连忙提问道。 这个问题不仅是这名女记者一个人想问,诸葛金德一死,无疑会使诸葛风水失去靠山,对诸葛风水来说这明明就是很沉重的打击,搞不好很有可能因此而倒闭,毕竟诸葛风水归根究底还是靠诸葛金德。可蒋文远刚才却说对诸葛金德的打击只是感情上的,这就意味着蒋文远坚信诸葛风水不会因为诸葛金德的死而受到影响,可他为什么会如此有信心? 听到这名女记者的提问,蒋文远微微一笑,说道:“实不相瞒,各位朋友,诸葛先生虽然没有正式收我为弟子,但却早已将一身的本领传授于我,而今诸葛先生不幸去世,我蒋文远为了报答先生之恩,定当挑起诸葛风水的大梁,为延续先生创下的基业而努力。” “蒋文远,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一道带着三分柔媚,却又铿锵有力的声音从不远出来。 “是黄诗诗!”一名记者眼尖,第一个发现了那三分柔媚的声音来自黄诗诗,激动的喊了一嗓子。 作为职业记者,他本不应该表现的如此激动。可黄诗诗实在是太美了,美的让他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这才忍不住喊了一嗓子。可他一喊完就后悔了,所有的记者听到黄诗诗这三个字纷纷调头拥了上来。 “黄诗诗女士,你好美啊!”一名女记者冲到黄诗诗的面前,黄诗诗的美貌就连同样身为女人的她也为之动容。 “谢谢。”黄诗诗莞尔一笑。在孙行的面前,她表现的卑微,不自信,可在别人面前却是截然相反。在别人的眼中,黄诗诗高贵,典雅,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极具诱惑的魅力。 女记者脸一红,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要开始采访黄诗诗却别其他的记者捷足先登。 “黄诗诗女士,针对您下午要召开的记者会,诸葛风水的总经理蒋文远先生并不承认,而且他还说您之前挪用公款,早就被诸葛先生开除,并不是诸葛先生的夫人。对此,您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凡事都要讲证据,蒋文远既然说我挪用公款,就请他拿出证据,否则诬陷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黄诗诗淡然的说道,看上去根本没有把蒋文远的说辞放在心上。 “黄诗诗,你来这里做什么?”蒋文远见到黄诗诗冷哼一声。 “我来这主持记者会,请你让开。”黄诗诗冷声道。 “记者会?我们诸葛风水没有召开任何记者会。况且你早就不是我们这里的职员了,就算有你轮不到你主持。”蒋文远的态度强硬,他一招手,门口的几名保安纷纷走向前来。 “蒋文远是吧?!我记得你已经被师父开除了,现在你领着几个毫不相干的人扮成保安的模样,堵在我们诸葛风水的门口打算要做什么。” 跟在黄诗诗身后,一名西服革履的青年突然开口说话,他的声音不大,但周围的记者却听的清清楚楚,周围嘈杂的声音似乎根本不能影响到青年说话的声音。 “他是谁?” “是啊,没见过,是跟着黄诗诗一块来的吗?” 原本,所有人的目光和相机都集中在了黄诗诗和蒋文远的身上,跟黄诗诗一起来的孙行反倒被忽略了,在这时候他突然开口,自然引起了所有的注意。 “你是谁?”蒋文远上下的打量着孙行,这个青年长相并不算特别出众,但却像是有魔力一般,很吸引人,刚刚他的目光都放在了黄诗诗的身上,此时看到孙行后立即谨慎了起来。身为诸葛风水的总经理,蒋文远别的没学会,看人的本事却很一流,给他的感觉,孙行才应该是这场记者会的主角。 孙行没有理会蒋文远,而是转过身,对众人说道:“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可能都没有见过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行,是诸葛金先生的关门弟子,也是他老人家唯一的徒弟。” 孙行这两句话可谓是石破天惊,诸葛金德有弟子,这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一派胡言,诸葛先生一生从未收过任何弟子,这大家都知道!”蒋文远不屑道。 “放肆!”孙行冷声道。“老师的心思,岂是你这种狼心狗肺之人可以看透的,识相的还不快滚!” “你在说谁狼心狗肺?!”蒋文远的火气腾的一下就升了起来。孙行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前骂他,还让他滚,蒋文远的脾气再好也受不了。 孙行冷笑道:“你这头豺狼,诸葛老师早就看出你心怀不轨,想要暗中掌控诸葛风水,所以秘密收下了我这关门弟子,为的就是今日!” “诸葛先生生前没有收过任何弟子,这大家都知道。你满嘴胡言乱语,跑来这诽谤我,难道是受了黄诗诗指使吗?”蒋文远不甘示弱的瞪着孙行,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他今天确实是第一次见到孙行,所以自然不知道孙行说的是真假。如果孙行真的是诸葛金德秘密收下的弟子,这老头子未免也太厉害了,竟然在很久以前就开始提防他。 可是转念一想,蒋文远就觉得这事并不靠谱。如果这小子真的是诸葛金德秘密收的关门弟子,他完全没有必要一上来就说他蒋文远被开除了,因为这根本就是胡扯。。 不管怎么样,蒋文远知道,无论真假,他死也不能承认孙行,否则一但这小子站在黄诗诗那边,他还拿什么掌控诸葛风水。 “蒋文远,我师父本性善良,只是将你开除出罢了。我继承师父的意志,也不想为难你,请你不要堵在我们诸葛风水的门前,阻止我们召开记者会,耽误各位记者朋友的时间。”孙行看了蒋文远一眼,露出一脸的悲悯之色,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大善人看到了一条无恶不作的可恨又可怜的流浪恶狗。 “我一直都在诸葛风水担任总经理,这众所周知。我们诸葛风水的员工包括清洁卫生的阿姨在内,一共两百三十五人,各位记者朋友可以随意的调查,我到底有没有被诸葛先生开除,这种事情一问便知,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还有诸葛风水是诸葛先生的产业,什么时候变成你们的了,你再胡言乱语,休怪我不客气!”蒋文远心中好笑,他承认孙行很会演戏,那种眼神和表情很容易博得众人的信任,可终归还是太年轻,说话不经大脑。 他有没有被开除,这件事只要一问诸葛风水的员工便知,再加上黄诗诗年轻貌美又曾经是诸葛金德的秘书,现在突然出现并以诸葛夫人自居,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一但证明孙行说谎,黄诗诗也必然会受到牵连,到时候这两个人就是百口莫辩,舆论自然会倾向他蒋文远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