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继承风波(一) - 纨绔弃少

第七十章 继承风波(一)

孙行让黄诗诗回家看父母,也算是对她的一次考验,他知道黄诗诗对父母的孝心,如果她因此不回来,孙行也不会感到意外,只是黄诗诗跟她的父母之缘非常浅,如果硬要团聚的话,自会有厄运降临。 “少主,诗诗回来了。” 三天后,黄诗诗并没有让孙行失望,她遵守承诺,按时回到了他的身边。 黄诗诗的精神似乎特别好,孙行这次让她回家,终于见到了久别的父母,黄诗诗似乎又找到了从前快乐的影子。 儿行千里母担忧,八年前,黄诗诗被鬼道子掳走,她的母亲每日几乎以泪洗面,父母双亲想尽了一切办法,报警,刊登寻人启事,调查鬼道子的身份……八年来一天都没有放弃过,两位老人每天翘首企盼,甚至都不敢搬家,就怕有一天自己的女儿回来找不到他们。 在父母面前,黄诗诗不敢说出真相,只好说那日她被鬼道子掳走后,幸得孙行相救,为报相救之恩,一直在帮孙行做大事,所以才不便与父母相见。 起初黄诗诗的父母还将信将疑,可是后来梦市长亲自接见了他们,两位老人这才相信女儿所说的都是真的,能被市长亲自接见,而且还是燕京市的市长,两位老人自然倍感荣幸,看来女儿口中的那个男人真的很了不起。 知子莫若父母,黄诗诗言语之间对孙行的爱慕是逃不出两位老人的法眼,父母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让子女幸福么。跟着孙行,如果能让他们的女儿开心幸福,就算让他们再多十年的思女之苦也是愿意的。 “父母都安排好了吗?”孙行见黄诗诗的状态不错,也很满意,看样子再过一段时间,她就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 “都安排好了,他们让我好好的跟着少主。”黄诗诗开心的点了点头,虽然没办法在父母身边尽孝,但能给两位老人一个满意的交代,并且为他们留下一笔财富,足够他们下半辈子的生活,这对黄诗诗来说也算是了却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接下来她只想死心塌地的跟着孙行,别无所求。 “嗯,昨天公安局召开了记者会,宣布他们已经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现在该轮到我们行动了。”昨天的记者会,沈安并没有透露出有关孙行的任何消息,这让孙行非常满意。 “好,我这就去联络记者。可是记者会真的要在诸葛金德的风水公司举行吗?”黄诗诗知道孙行的计划,可是在诸葛金德的公司召开记者会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我们想要利用诸葛金德的名气发展,在他的公司召开记者会是再好不过的了,你在担心什么吗?”孙行问道。 “嗯。”黄诗诗点了点头:“诸葛风水有个总经理叫蒋文远,此人一直对公司心有窥觑。如今诸葛金德一死,他必定肆无忌惮,以此人的手段完全可以在短期内吞掉诸葛风水,把这间公司变成蒋姓。我想有他在我们恐怕没那么容易按照计划行事。” “没关系,你按照计划联系记者,我自有办法。”孙行胸有成竹的说道。 见孙行如此自信,黄诗诗便按照计划去联系记者。她在都市里混迹了这么久,虽然没有真心的朋友,但认识的人却不少,况且她还在诸葛金德的公司工作过,联络记者对她来说并不困难。 不到两个小时,黄诗诗以诸葛金德夫人的身份在诸葛风水的办公大楼召开记者会这件事就已经被各大媒体记者知晓。 如今,公安局宣布诸葛金德一案告破,他的财产继承问题自然得到了极大的关注,如今黄诗诗以诸葛金德夫人的身份站了出来,摆明了是想要继承这笔遗产。 得到了这个消息,多家媒体已经开始调查起黄诗诗的真实身份,网络上更是掀起了一片新的言论高潮。 这一切都在黄诗诗的掌控之中,按照孙行的意思,记者会被她定在了下午三点,现在还有五个小时,这五个小时就是给这些新闻媒体用来调查的。 诸葛金德无儿无女,无父无母,就是老光棍一个,没有任何的血脉与亲戚,而黄诗诗表面上的身份是诸葛金德的秘书。 虽然只是秘书,但业界很多人都知道诸葛金德与黄诗诗的关系,只要有心人仔细一查便能查出。 虽然两人没有登记结婚,但却存在事实婚姻,所以她有权继承诸葛金德的财产,而且还是唯一一个拥有财产继承资格的人。 五个小时,调查出这些信息,对于这些媒体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好明天头版头条的内容了,作为诸葛金德的唯一财产继承人,黄诗诗将继承诸葛金德那超过二十五亿的巨额财产。 现代消息的传播,网络无疑是最快的,黄诗诗这三个字在短短的五个小时内几乎成了网络搜索热词,很多人都在猜测,黄诗诗召开记者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顺利继承财产。 诸葛风水,地处燕京四环外的商业区,虽然离着市中心远了一点,但这里的繁华程度绝对不亚于燕京的任何地方。如果说这里的繁华跟诸葛风水一点关系没有那是假的,诸葛金德的名声在外,作为著名的风水大师,他所选择的办公场所自然得是风水宝地,这附近的很多商店最初的目的都是想借着诸葛风水的光沾一沾财气。 人多的地方自然有发财的机遇,因为被诸葛金德的名头影响,带动了这片商业区的人流,很多商店因此生意都不错。他们的生意越好,自然越相信诸葛金德的实力,而诸葛金德的名气越大,越能带动这片商业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造就了这片商业区的繁华。 诸葛风水就在这片商业区最繁华的地段,整个座大楼一共有十八层,保守估计这座不动产的价值在十亿元以上。 下午一点,诸葛风水的大楼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黄诗诗说三点召开记者会,但是这些媒体记者为了能抢到哪怕多一点的新闻,有的甚至刚刚得到消息后就赶到了诸葛风水,至于调查黄诗诗的身份,公司自然会派其他人处理。 “诸位,我都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们公司没有要召开记者会,你们请回吧。”一个带着眼镜的胖子和四名保安堵在了诸葛风水大楼的门口,不让这些记者进去。 “我们得到消息,这次召开记者会的人是诸葛先生的夫人,地点就在诸葛风水三楼的会议大厅。” “是啊,你是谁,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门口的记者举着照相机不断的拍照,似乎对堵在门口的胖子很不满。 “诸位,静一静,请听我说。”带着眼睛的胖子高声喊道。“我是诸葛风水的总经理,我叫蒋文远。我再次重申一遍,我们诸葛风水没有要召开任何记者会。至于诸葛先生夫人一事,我想说的是诸葛先生生平并未娶妻,这件事情你们可以去调查。” 蒋文远的声音刚落,一名记者马上反问道:“蒋先生,既然您是诸葛风水的经理,那您应该知道诸葛先生的秘书,黄诗诗女士吧。这次发布召开记者会消息的人正是黄诗诗女士,根据我们得到了消息,诸葛先生生前与黄诗诗女士的关系非常不一般,她现在以诸葛夫人的名义召开记者会,蒋先生难道一点都不知情吗?” “你在胡说什么?”蒋文远眉头一皱,道:“黄诗诗之前确实是诸葛先生的秘书,但她与诸葛先生只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而且黄诗诗之前因为挪用诸葛风水的公款已经被诸葛先生开除了,因为诸葛先生本性善良,黄诗诗又主动补上那笔公款,这才没有对她追究相应的责任。不管你们在哪里得到的这些消息,全部都是谣言,如果有人因为诸葛先生遇害,就想要利用这件事打我们诸葛风水的主意,我蒋文远将代表诸葛风水对其追究相应的责任。” 蒋文远看着这些议论纷纷记者,心里冷笑,诸葛金德一死,这诸葛风水就是他蒋文远的天下,那个黄诗诗想得到诸葛风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