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做你自己 - 纨绔弃少

第六十六章 做你自己

回去的路上,孙行将自己的想法说全盘跟黄诗诗说出,他要借诸葛金德的名气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对于孙行的计划,黄诗诗自然全力支持,就算孙行没有跟她说出这些计划,只要一声令下,她就会照做。 两人回到小院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黄诗诗自告奋勇的买了许多菜回来,要亲自为孙行下厨。 这是她第一次为孙行做菜,虽然想准备的精心一些,可由于这里的条件实在有限,最后只做了三菜一汤。 吃惯了药膳,孙行还以为换成普通的饭菜他会不适应,可没想到黄诗诗的厨艺竟然会这么好,让他足足吃了四大碗米饭,虽然只有三菜一汤,但每一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能在大灶上做出这样品色的饭菜实在不简单。 “诗诗,真看不出来,原来你做饭这么好吃,若是能早点遇见你该多好。”如此佳肴下肚,孙行自然不会吝啬赞美之词。黄诗诗的手艺比起酒店的那些大厨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少主谬赞了,诗诗只不过听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就要抓住他的胃,所以就学了一些厨艺,不值得一提。”黄诗诗摇了摇头,其实,她想说的是,自己虽然学过厨艺,但有生以来却是第一次做菜给别人吃,那些虚情假意的男人根本不配吃她亲手做的菜,她的菜只会做给自己至爱的人。 是啊,如果能早一点遇见你,那该有多好。 “诗诗,你过来。”孙行见黄诗诗只是垂首站在他的身旁,并不坐下来一起吃饭,感觉很不自在,他可不希望两个人的关系照这么发展下去。 “是。”黄诗诗低着头,来到孙行面前。 “把头抬起来。”孙行严声道。 黄诗诗将头抬了起来。 “坐下。”孙行命令道。 “诗诗不敢。”黄诗诗摇了摇头。 “你难道不听我的命令吗?”孙行质疑道。 黄诗诗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听从了孙行的命令。 “看着我。”孙行与黄诗诗四目相对,话语中的态度不容置疑:“听我命令,从现在开始,你要做你自己。” “做我自己?”黄诗诗微微一愣。 “我不需要虚与委蛇的态度。既然你是你自选择跟随我,效忠我,听从我的命令那是自然的,可那不代表你是我的奴仆。我不需要对我惟命是从的人,我需要的是有自主思想,可以阻止我错误的决定,帮助我,辅佐我的人。”孙行说的都是心里话,如果他想找惟命是从的人,直接用神识控制住对方就可以了,何必费这么多的心思。 “从你选择跟随我的那一刻起,我便把你当成自己人,你明白自己人是什么意思吗?意思是你是自由的,独立的,你可以选择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你不想跟着我,你随时都可以走。而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无论你将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即便是选择离开也绝对不可以做出背叛我的事,更不可以伤害我身边的人。” 孙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突然没来由的痛了一下,他突然觉得自己曾经的记忆中好被像遗忘掉了什么…… 婉儿……是关于司徒婉儿的……我究竟忘记的什么?孙行不敢肯定,但这份被遗忘掉的记忆应该是跟司徒婉儿有关,不然他绝对不会在说完这句话后突然会想到司徒婉儿。 自从来到地球后,孙行都在一直努力的回忆,那日他与婉儿明明在洞房花烛,自己怎么会突然就出现在了地球,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被遗忘的事情。 “少主,黄诗诗在此发誓,永远对您忠贞不二,如违背此誓言,必遭五雷轰顶。”黄诗诗媚眼如泓的望着孙行,她不敢也无法表露自己对孙行的感情,只能发誓代替,孙行救她脱离苦海,又对她如此之好,她怎么可能背叛他。 “你不需发这种誓言的。”孙行从回忆中缓过神,微微摇头道。他救下黄诗诗,算是一种恩德,黄诗诗因为感激而追随他,这是报恩。但要以此恩德起誓效忠,她日若生叛心,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少主,您的心意诗诗都懂,从今天开始,诗诗会努力忘记过去,做回自己。”黄诗诗一直以来都打心里感谢孙行,她觉得孙行说的对,自己不能永远陷在过去的沼泽,应当忘记过去,重新做回自己。也许只有重新做回自己,有朝一日她才会对孙行表露心意吧。 “你明白就好。”孙行是真心希望黄诗诗能够做回她自己。“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叫你以后不要再修炼现在的功法吗?这也只是我的建议并非是命令,毕竟不修炼的话,你的修为将停滞不前,甚至还有可能下跌。不过你要愿意,我也可以传授你新的功法,但要自斩全部修为,从新开始。”孙行之所以不想让黄诗诗修炼媚功,除了这种功法太阴毒外,修炼者本身也容易迷失心魂,像那杜飞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不是黄诗诗本性极为单纯,有一颗至孝之心,估计现在也不会比杜飞好到哪去。 “我愿意斩去一身的修为。”要是一般的玄级高手,让他斩去修为重新修炼,一定会心有不甘,毕竟修炼到玄级很不容易。可黄诗诗却回答的很干脆,这种邪功她怎么可能会喜欢,就算孙行不说,她也不可能再去修炼,若不是凭着自己的修为可以帮上孙行,她早就自费掉了一身的修为。 “这件事情你自己慎重考虑一下,不必急着回答我。等一切都安顿下来后,如果你依旧愿意从新修炼的话,届时我会亲自传你功法。”孙行没有让黄诗诗立即斩去一身修为,因为那很不现实,毕竟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让她帮忙。 还有一点,孙行是真的希望她能慎重考虑。他可以给黄诗诗机会,但最终改走哪条路还是要靠黄诗诗自己决定,那是黄诗诗的命运,孙行不想干涉。 孙行记忆中所掌握的所有功法都是从他师父那里学来的,跟这里的功法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有很多东西在修炼之前是需要讲清楚的,最起码也要让黄诗诗知道如何内视,如何将灵气转换成自身灵力。这些孙行都打算先安定下来再教黄诗诗,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会教佳琳修炼一部功法。 “嗯。”黄诗诗高兴的点了点头,她开心的不是孙行要传授她功法,而是孙行说要跟她安顿下来。 “对了诗诗,那诸葛金德的精魂还在你体内吗?”孙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关于诸葛金德的精魂,如果还在黄诗诗的体内,说不定他有办法将诸葛金德的神魂引过来。 “还在。”原本诸葛金德的精魂是要送给鬼道子的,而黄诗诗现在已经脱离了那个鬼老道的掌控,自然就不用再干这种事。 “一会吃饭完将他释放出来吧。”孙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此时已经完全入黑,很适合召唤诸葛金德的神魂,不知道会不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