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满城风雨 - 纨绔弃少

第六十四章 满城风雨

“五千万。”孙行懒得跟慕容雪再这么加下去,干脆一下子提高了两千万,如果慕容雪再加价,孙行下一次就会喊一亿。 “你……”慕容雪紧握粉拳,浑身被气的哆哆嗦嗦,他们慕容家确实有钱,但她的零花钱也没多到可以花五千万买一条裙子,况且孙行这回一下子加了两千万的价码,她要再出价的话,至少也得七千万,不然就算她买下了这条裙子也觉得丢脸。 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慕容雪就是这样的思想。这跟孙行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他是真的喜欢这件裙子才会这样出价,如果单纯是为了跟慕容雪较劲比有钱的话,孙行绝对会一块钱一块钱的往上加。 “好啊,这条裙子让给你了,我看拿什么付款。”慕容雪怒极反笑,她被气的反倒冷静了下来,看孙行那种轻描淡写,毫不犹豫加价的样子,慕容雪认为孙行就是在故意抬价来坑她的,现在她不要了,看这个人拿什么付款。到时候给不出钱,看本小姐怎么奚落你! “这不劳你操心。”孙行原本已经准备好喊一个亿了,慕容雪这时候放弃,反倒让他省了五千万。孙行转过身,对着胡小小说道:“现在可以去刷卡了吧?” 胡小小呆呆的点了点头,这件黑色的裙子可以卖到五千万?就算她做梦也梦不到,简直太离谱了。 就连店老板也激动的难以平复,他觉得自己刚才做的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了,让他代卖裙子的那个人曾经答应过他,裙子一但卖出去他就有百分之十的提点,五千万的百分之十可就是五百万,这完全是白来的钱,跟中了一张彩票大奖没什么区别。 慕容雪本来还幸灾乐祸的等着孙行出糗,心想敢坑本小姐,待会有你好看。可随后她却亲眼看见pos机打印出来的收款凭证,一时之间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一次慕容雪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不仅白白了挨了两个嘴巴,喜欢的裙子还让人买了去,虽然她嘴上说将裙子让给孙行,但在外人看来,慕容雪是买不起才放弃的。 慕容雪怎么说也是慕容集团未来的接班人,性格脾气虽然不太好,但并不笨。能随随便便拿出五千万买条裙子的人可能是一般人么,在加上黄诗诗的身手,慕容雪想了想,扭头冲凌云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给我等着!走!” 这些保镖见大小姐气鼓鼓的走了,也不敢留在这里,原本还躺在地上打滚的那些人也爬起来,跟着一溜烟的离开了这里。 服装店的老板见慕容雪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冲着围观的人群开口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戏的主角都已经走了,众人留在这也没什么意思,听到店老板的话以后都很识趣的离开了。 “两位贵客,这是本店的金卡,希望两位可以收下,以后来我们店消费全场六折。”店老板待围观的群众都散开后,马上一脸笑意的来到孙行和黄诗诗对面前,讨好般递上了一张金卡,这种金卡他只给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全场六折的价格几乎已经是进货价,若是算上店铺以及工作人员的开支,六折卖出去的衣服他是赔钱的。不过孙行一下子让他赚了五百万已经是盆满钵满了,况且能够交到这种人,对店老板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谢谢。”孙行接过金卡,跟店老板礼貌的道了谢,转身准备要走,却被黄诗诗轻轻的拉住了衣袂。 “少主,等,等一下,我去把衣服换回来。”黄诗诗一开始就只是打算试一下这件裙子,所以她的衣服都放在了试衣间,还没有拿出来,现在回去取,正好把裙子换下来,以免弄脏了。 “还换什么,那些衣服不要了。”孙行摇了摇头,黄诗诗的裤子都是湿的,再换回来穿多难受。 “可是……”黄诗诗欲语还休,这裙子真的太漂亮了,她确实不舍得脱下来,可是少主买来是要送给他妹妹的,自己穿着要是弄脏就不好了。 “还可是什么,这件裙子买来就是要送给你的。这么好看的裙子你不穿,还要换回原来的衣服吗?”孙行带黄诗诗来商城,除了要给佳琳买衣服外,自然也打算给黄诗诗买几件,总不能让她一直穿着那件潮乎乎的裤子陪着自己吧。所以,早在黄诗诗从试衣间出来的那一霎那,孙行就决定要将裙子送给黄诗诗。 “送给……我的?”黄诗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在做梦吗?少主跟别人挣了那么久,足足花了五千万才买下里的裙子竟然是要送给她的! “嗯,我刚刚不是才说,好看的裙子只有比它更好看的人才配穿么,这件黑色的裙子与你很般配,所以就送给你。”孙行很喜欢这件裙子不假,可买回来总得要有人穿给他看才行。不然买回来难道要放在衣柜里还是要裱起来。 这件黑色的裙子真的跟为黄诗诗量身订做的没差,长一分短一分都不行,换成别人穿都可惜。 见孙行真的要把这件裙子送给她,黄诗诗自然欣喜不已,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了,今生能遇到孙行是她十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黄诗诗穿着这件黑色长裙,走在商场里简直就成了焦点,所过之处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孙行也不赖,虽然只是一身的运动装,但修炼到炼气三层,他的气质又有了新的变化,这种吸引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他与黄诗诗走在一起,别人投来的都是只羡慕的目光,连想要嫉妒的心都生不出半分。 因为嫉妒之心是你觉得比别人强,但所拥有的一切却又处处不如别人的情况下才会产生的。 就在孙行和黄诗诗若无其事的逛商场的时候,燕京的各大媒体,大报小报,甚至连外省的媒体都得到了两个超级震撼的消息。 第一个令人震惊消息是,在燕京的郊区附近,已经连续发生了五六起连环杀人案,死者几乎都是二十左右岁,外来打工的独身少女。 第二个消息更为震惊,诸葛金德家中被杀,警察第一时间封锁消息,将诸葛金德的尸体悄悄运走,隐瞒不报。 这两个消息一出,立刻弄的满城风雨,甚至还被人发布在了网络上,并以极快的速度飞速传播,大量转载。有不少媒体已经着手去求证消息来源的可靠性,准备将这两条消息刊印在明天的头版头条上面,而且多家报刊也准备联合公开声讨燕京警察的不作为。 一时间舆论四气,所有的矛头全部指向警察,网络上更是谩骂一片。 对于此事,燕京市公安局竟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对所有的媒体采访也都概不接受,既没有承认这两个消息的真实性,也没有说明任何的不符。 公安局这样的反常举动到是让各大媒体更加肆无忌惮。对他们来说公安局的这种做法反而是默认了这两个消息的真实性,所以在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各种方式的消息传播让全国上下都关注起了这两件事。 “什么?诸葛金德死了?!” 慕容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慕容天一脸震惊盯着手中的报纸,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他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早上刚送到公司的报纸,看看有没有值得关注的新闻。 今天早上,他惯例打开了报纸,屁股还有没坐稳就惊讶的站了起来,报纸的头版头条赫然印着诸葛金德疑被谋杀的消息。 最近,他们慕容集团刚在三环附拿下一片地,准备盖一座大型的公寓式酒店,可还没等开工,外界就开始疯传这片地有问题,说什么在清末八国联军入侵的时候,这里有户姓鲍的大户,家财万贯,舍不得放弃,因此一家老小一百三十七口全部被杀,他们死后阴魂不散,一直留在这片地,后来凡是住进这片地的人都会被这些阴魂误以为是想要抢夺他们财产,霸占他们家园的坏人,最后被阴魂缠身,死于非命。 这种传言在慕容天看来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不用想也知道是有人针对他们慕容集团在搞鬼。 可是流言这东西就是以讹传讹,传来传去,在网上甚至有无聊蛋疼的人找出了在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两起命案,原本就是一起简单的情杀和一起入室抢劫杀人,可与之前的传言一结合,就变的越来越玄乎,照这么传下去,这座公寓式酒店就不用盖了,盖了估计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事情真的这样发展下去,慕容集团的损失是不容忽视的。为此慕容天动用了极大的人际关系和不菲的价码才请动了诸葛金德。原计划这个月的月末就是慕容集团的动工日期,届时诸葛金德会亲自到主持,为酒店勘察风水,改厄为祥。 慕容天管他是真的假的,反正届时有了这个著名的风水大师,阴阳先生做担保,以诸葛金德在业界的名气,那些流言蜚语再想影响到慕容集团是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诸葛金德一死,他的计划岂不是全部都泡汤了?为了三环的这片地,他们慕容集团可是费劲了心思,难不成这些努力全部都要付之东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