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先来后到 - 纨绔弃少

第六十二章 先来后到

孙行很尴尬,黄诗诗更是羞愧难当,她不知道什么神魂融合,不知道什么叫神魂交汇,在的眼里刚才的那一切都只是幻象,只是她自己的意淫罢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孙行,自己刚刚有没有真的发出声音?少主该不会都听见了吧? 黄诗诗不敢说话也不敢动,身下的那一汪温温的清泉早就染湿裤子,但她担心的却是自己弄脏了这一片,少主会不会生气。 孙行知道什么时候神魂交汇,但不代表他之前体验过。他与黄诗诗的神魂的媾和虽然只有短短的数息时间,但这种感觉却非常的深刻。 他不敢看黄诗诗,怕自己真的忍不住将她扑倒,一但他这么做了,与那鬼道子又有什么不同。 孙行没有说半句话,也没有看黄诗诗一眼,而是起身下了炕,离开了屋子,现在他需要冷静一下。 见孙行一句话都不说的出了屋,黄诗诗顿时乱了神,看来少主是讨厌她了,谁让她那么不争气呢,在修复精魂的过程中竟然会有这种龌龊的想法。 站在小院,孙行连续施展了几个静心咒才感觉好不少,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之前绝对不会让黄诗诗运功。 “诗诗,你收拾一下,一会我们出去。”之前,孙行管黄诗诗叫诗诗的时候只是图个方便,顺嘴好叫而已,并不掺杂着任何感情,可现在却多了一丝情感,只不过这丝情感目前连孙行自己都没有发现罢了。 听到孙行喊她,黄诗诗立即从低落的情绪中恢复,她急忙下了炕,用自己的外套擦干了炕上那一汪水迹,这才低着头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你的外套呢?”孙行见黄诗诗的身上就剩下了一件女式的白色露肩背心不禁问道。 “擦,擦炕用了……”黄诗诗声小如蚊蚋,细若游丝,头低的更是差一点埋进了胸脯里面。 孙行微微额首,实在不好说些什么,好在天不冷。 看到黄诗诗下半身潮湿的一片,孙行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亲手系在的黄诗诗的腰间,搭下来的衣服正好可以挡住裤子上潮湿的部分。 少主他……黄诗诗没有想到,孙行竟然会这么做,他真的好贴心呀。 一言不发的跟孙行出了小巷,黄诗诗很好奇,少主这是想要去哪,可她不敢问,只能默默的跟在孙行身后。孙行叫了一辆出租,黄诗诗也只能跟着上了车。 燕京二环某商业街。 可以说,这条商业街地处燕京最繁华的阶段,大型商场,电影院,游乐城,商贸大厦,五星酒店……整条商业街人山人海,车水马龙。 “就在那停吧师傅。”孙行坐在出租车内,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大型商场,对着开车的司机说道。 “好嘞。”司机加了一脚油门,开到了商场门前。 孙行付好钱,下车,黄诗诗也不敢怠慢,下车跟在孙行的身后。 “你来过这里吗?”进了大型商场后,孙行看向黄诗诗问道。 “嗯。”黄诗诗点了点头,燕京的这种大型上场她几乎都去过。 孙行点头道:“那好,带我去卖女装的地方吧,过几天我妹妹过生日,我想送她几件漂亮的衣服。” “是。”黄诗诗不敢多问,不知道少主的妹妹长的什么样子,应该会很漂亮吧。 黄诗诗带着孙行直接去了三楼,整个三楼都卖女士的衣服,琳琅满目什么样的款式都有。 “这件衣服不错,你去试试。”刚到三楼,孙行就被一件黑色的长裙吸引住了,这件裙子设计的竟然与修真大陆的服饰有一些的类似,在修真大陆一般的女修士都很喜欢穿裙子。 黄诗诗以为孙行只是让她帮着选,却没想到刚一到三楼,孙行就看上了一件裙子,还要让她试穿。 难道少主的妹妹跟我身材差不多?可是我穿了以后少主不会嫌脏吗? 黄诗诗犹豫了一下,但是拿着衣服走进了试衣间。 “先生,你可真有眼光。”服装店里的女导购见一男一女进店后直接就奔着那件黑色裙子而去,忙着走了过来。这件裙子并不是他们店里的,只是老板帮着别人代卖,而且价格还不菲,虽然有不少人都很喜欢这件裙子,但却纷纷望“价”却步。 孙行穿的虽然很阳光,但却并不是像是很有钱的人,老板曾经不止一次嘱托这名女导购务必要看好这件裙子,如果丢了她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时间不长,黄诗诗就从试衣间内走了出来。她一出来,原本还很嘈杂的服装店立即变的安静了下来。 黄诗诗太美了,这件黑色的长裙简直就是为她量身订做的一般,这种纯黑色很好的衬托了她本就雪白耀眼的肌肤。 长裙并不暴露,除了脖颈和两条粉臂外,其他地方都包裹的很严密,这不仅展现了黄诗诗举手投足之间的妩媚,而且还增添了一种神秘诱人的气质。 黄诗诗一走出试衣间,瞬间就秒杀了所有人的眼球,惊呼声叹息声不绝于耳,都为眼前的绝色性感佳人,深深的震撼! “咦?好漂亮的衣服。”就在这时,一声悦耳如黄莺鸣叫的动听声音在人众耳中想起,一个打扮时尚漂亮的女生跑进了服装店,身后呼呼啦啦的跟着一群保镖模样的人。 “胡小小,你们老板呢?”女生进店后,迈着修长的美腿,直奔待在孙行身边的那名女导购。 “慕容小姐,我们老板有事出去了。”这位名叫胡小小的女导购看见来的女生竟是慕容雪,赶忙赔笑道。 “嗯。”慕容雪点了点头,目光一直都落在黄诗诗的身上。“美,真美,太美了。”也不知道她在夸黄诗诗还夸黄诗诗身上的那件黑色长裙。 “胡小小,这件裙子替我要了,你让她脱下来吧。”慕容雪指着黄诗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胡小小看了孙行一眼,这件裙子他们只是代卖,而且就这么一件,现在黄诗诗都穿在了身上,按道理她应该先问问孙行的意愿,如果孙行要买的话,她是不能卖给慕容雪的。 可问题就出在这,这座大型商场是慕容集团的,而现任的集团董事长慕容天正是慕容雪的父亲。 如果是一般的家族小姐倒也没什么,可慕容家虽然有钱,但却是一脉单传,到了慕容天那里就生了一个慕容雪这么个宝贝女儿,换句话说,这个慕容雪是慕容天唯一的继承人,慕容集团未来的董事长。 面对未来的董事长,她胡小小可不敢得罪,这件服饰店的生存全仰仗人家一句话,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导购员,得罪的顾客老板顶多把她给抄了,可得罪了未来的董事长,她可担不起这份责任。 “先生,您看,能不能让您的女伴把这件衣服换下来。这是本店的贵宾卡,以后您再来买东西全店八折。”胡小小悄悄的拿出了一张贵宾卡,小声的在孙行耳边说道。这是一个最好的折中办法,这张贵宾卡也不是随便发的,上面可清楚的写着,在本店累积消费满十万元的会员才能得到这种贵宾卡。 孙行没有接过这张贵宾卡,反倒是将自己的银行卡递了过去。“买衣服总该有个先来后到吧,这件裙子简直是为我朋友量身订做的,岂有不买的道理。” “这个……好吧,不过这件衣服的售价一百万,您确定真的要购买?”胡小小接过了孙行的银行卡,心说反正听到报价你也得放弃,这件裙子确实漂亮,可摆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百万,估计慕容雪都得合计合计。 一百万?听到胡小小报出的价格,周围立即有人惊呼了起来,一件没有镶嵌任何饰品的单纯黑裙子,就算设计的再好看也卖不出一百万吧,这哪是卖裙子,简直就是抢劫! “好看的衣服只有比它更美的人才能配得上,我觉得没有人比诗诗更适合这件衣服,一百万而已,刷卡吧。”听到了一百万的价格,孙行反而淡然一笑,现在他搞钱的方法多的事,区区的一百万对他来说还真就是九牛一毛。 慕容雪一听报价与胡小小想的一样,确实合计了一下。可当她听到孙行的话后立即不悦了起来。 “一百五十万,这件衣服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