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提审 - 纨绔弃少

第五十七章 提审

原本沈安和梦庆山的注意力都在孙行身上,现在因为孙行的话,这才将视线完全的转移向黄诗诗。 真是惊天尤物。 梦庆山身为燕京市的市长,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远的不说,就说他的亲生女儿,打扮起来也算是国色天香的佳人,可跟黄诗诗比起来却要逊色一些。 这种逊色指不是样貌,而是一种气质。若是单论样貌,这黄诗诗未必比他梦庆山的女儿好看,但却多了一种成熟动人的抚媚。黄诗诗就默默站在孙行的身后,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迷人的诱惑,连他经历过这么多风风雨雨的人都要为之心动。 沈安更不要说了,他还不如梦庆山,毕竟他没有一个漂亮的女儿,整天面对的就是他那糟糠之妻和总不省心的儿子。 “这……”看到黄诗诗后,沈安顿时觉得有些为难,如果诸葛金德真是她杀了,就应该将她绳之以法。可眼下很明显,有孙行护着,就算他公事公办恐怕也不没用,而且刚才老梦已经提醒过他了,这个孙行恐怕很不简单。 “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为难,诗诗的罪,会让杜飞去背,但这也是我退让的极限。”孙行知道,如果单纯的让这些人放了黄诗诗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其实他完全可以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开始就将黄诗诗所有的罪状直接推到杜飞的身上,只要有他在场,杜飞根本不敢辩解。 不过孙行却没有那么做。 一来,那不是他的性格。无论是他还是他身边的人,不管做了什么事,敢做就要敢当,没有什么好抵赖的。二来,他就是要告诉警察所有事情的真相,免得日后再有类似李家明那种刚正不阿的警察因为这事再来烦他。 “好,这件事就照你说的办。”梦庆山第一个点头,他知道这时候自己就应该先表态。 孙行询问的也是梦庆山的意思,如果梦庆山同意了,沈安和黄涛自然也得同意,如果梦庆山不同意,其他人就算同意也没多大作用。 “孙行……同学。”梦庆山犹豫了一下,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孙行,最后干脆跟黄涛一样,称呼孙行为同学。“这件事情我可以代表沈局长答应你,不过犯罪嫌疑人的工作还需要你来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亲自给犯罪嫌疑人录下口供。” “这好办。”孙行点了点头,让黄诗诗在外面等他,然后一个人走进了审讯室。 有医学方面经验的两名警察刚刚帮杜飞止住血,他们俩还是第一次处理这么严重的伤势,这种伤不去医院的话很容易感染,而且他们现在正在为杜飞包扎伤口,伤口一但被完全包扎好,杜飞的胳膊再想接上估计是没多大希望了。 杜飞全身都在颤抖,被孙行硬生生的扯断胳膊,他差一点疼晕了过去,这还是他第一次怨恨自己突破到了玄级,如果他现在还是黄级的修为刚刚早就昏过去了,根本无法挺到现在,也就感受不到这强烈的痛苦。而且他若是没有突破到玄级,也不会是黄诗诗的对手,说不定当时只是被黄诗诗教训一顿而已,根本惹不到像孙行这么生猛的高手。 杜飞不恨孙行吗?他恨,但孙行的实力却让他恨不起来。如果说孙行是一头大象的话,那他就是一只蚂蚁。蚂蚁恨大象又会有什么用。 见孙行在外面跟那些警察说了一阵话就回到了审讯室,杜飞马上紧张了起来。 孙行没有理会杜飞,他坐在桌子前拿起笔刷刷的写了好一会,等警察差不多给杜飞包扎完了,孙行才把他写的东西丢给了杜飞。 审讯室里面的警察警察见状都识趣的退了出去。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背下来。” 杜飞颤颤巍巍的用他唯一的左手拿起了孙行写的稿子,上面详细的写着他杀死诸葛金德一案的动机,以及作案的手法。 看到这些,杜飞那还不知道,孙行这是让他替黄诗诗被黑锅,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杜飞却没有任何办法,况且他早就背负了无数花季少女的性命,现在多了一个老头子诸葛金德,也没差什么。 黄诗诗的杀人手法和杜飞同出一门,所以杜飞只是大致的看了一眼就能记下来,根本就不用背。 “前辈,我愿意为师姐顶罪,但却有一事相求。” “你在要挟我。”孙行看了一眼杜飞,淡然道。 “晚辈不敢,如果前辈不答应,权当我没说过。”杜飞摇了摇头,如今他变成这样,知道就算孙行现在善心大发放了他,自己也不会有好下,那鬼道子是不需要一个残废为他做事的。 “说。”孙行知道,杜飞是铁定没有活路了,想必他自己也知道。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孙行还是给了他一次说话的机会。 “我杜飞从小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妹妹。我自知罪孽深重,死有余辜,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妹妹杜鹃,我不求前辈照顾我妹妹,只希望前辈能别让她遭到鬼道子的毒手。”杜飞说的很诚恳,当初他之所以被鬼道子控制,初衷也是怕杜鹃遭到那个老家伙的毒手,只是后来自己越陷越深,迷失了自我,变的跟鬼道子一副德行。 “这个不用你说,待这边事情处理完,我自会去会一会那个鬼老道。”孙行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那个鬼道子应该也可以感受到一二,特别是他破了黄诗诗体内的诅咒,那个鬼老道不被反噬才怪。两人虽然没见面,但却已经结下了仇恨,两人将来必然会有一战。 “如果前辈能收拾了那鬼道子,我杜飞死而无憾。”杜飞虽然堕落了,但他恨鬼道子的心却从来没有减弱过半分,如果不是鬼道子,他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黄队长,沈局长还有梦市长,你们都进来吧。”交代完杜飞,孙行才把众人叫了进来。 “该做的我已经都做完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警方处理,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直接联系黄诗诗。” “孙同学,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不管有事没事,随时欢迎你的电话。”本来梦庆山还想问一下孙行的联系方式,可听孙行刚刚的话就知道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意思,自己问了估计也是白问,而且就算要到了联系方式,他堂堂一个市长,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自动给孙行打电话。与其那样倒不如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孙行,只要孙行能给他打电话他自然就有办法跟孙行变的熟络起来,如果能有这样的人在身边支持他的工作,别说他已经做到了燕京市市长的位置,就算将来在中央身居要职也不是没有可能。 梦庆山能够做到今天这个位置,与他能抓住机会是绝对分不开的,不然他现在顶多也跟沈安一样,当个公安局的副局长。 沈安和黄涛见状也都纷纷递上了名片,两人也不傻,虽然在处理事情的能力上与梦庆山还有一些差距,但反应却不慢。 孙行到是没有拒绝,他若想发展自己的势力,这些关系将来也许会用的上。 “诗诗,我们走吧。”孙行离开了审讯室,带着等在外面的黄诗诗离开了警局。 孙行走后,梦庆山也离开了审讯室,接下来要进行正规的提审和审讯,他一个市长出现在审讯室不太合适。 为了防止暴力逼供,在正式提审和审讯犯人时,是有电子眼监控的,而且在处理重大案件时,犯人在交代案情时是需要录下来的。 有了孙行的交代,杜飞不敢胡说,只能将这几起杀人案的经过如实招出。当他们听到杜飞诱惑少女吸干她们的精气抽走她们的精魂时不禁面面相觑,如果不是之前发生了那些事,他们没准会以为杜飞疯了,或是得了精神病。

下一篇   第五十八章 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