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善恶到头 - 纨绔弃少

第五十四章 善恶到头

黄涛见孙行进了荒林半天也没有出来,突然有些担心,万一林子内有疑犯设下的陷阱岂不是很危险。 虽然他很想派人进去看看,可是嘴张了半天却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孙行的厉害他是亲眼所见,如果林子中真的什么危险困住孙行,他们这些人就算都过去也解决不了什么。 “黄队,我们要怎么办?”两名警察将杜飞带上了警车后过来请示。 “小王留下陪我,小李你开车赶紧送周伟去医院,其他人马上押着犯人回警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禀告沈局,让他务必看押好嫌疑犯。”黄涛想了一下说道。 “是。”大家接到命令后,行动的速度都非常快,任谁都知道,现在每一秒时间都是极为宝贵的,天知道这个疑犯会不会还有余力挣扎,万一时间久了,让他恢复了力气可就糟糕了。 估计只有留下的陪着黄涛的小王和开车送周围去医院的小李才会感到庆幸,因为这两人相对来说是很安全的,其他警察在押送的过程中如果疑犯突然暴走,他们这些人恐怕一起上都不会是疑犯的对手。 押送杜飞,无疑是个艰巨的任务。 “黄队,我们要进林子看看吗?”小王站在黄涛的身边问道。 “不,就在这等着。”黄涛已经想好了,他就在这里等着孙行,如果一个小时后还不见孙行出来,就叫警局增派人手。 两人在林子外足足等了孙行将近二十分钟,才看见他和黄诗诗一前一后的走出荒林。 “哈哈,孙行同学,你总算出来了。”见孙行没有事,黄涛这才放心。 “黄队长,让你担心了。”孙行歉意的说道,斩去黄诗诗的体内的诅咒并不困难,但孙行还是显得很小心翼翼,因为一但大意很容易让黄诗诗受到伤害。 “没事,我懂的。”黄涛冲孙行使了个眼色。他看到跟在孙行身后的黄诗诗就什么都明白了。孤男寡女共处无人荒林那么久,那黄诗诗柔美漂亮的脸蛋微微泛着潮红,头发有些凌乱,衣衫也不是太整,估计已经是被孙行享用过了。原来这家伙进去这么久不是遇到了危险,而是猎艳去了。 这荒郊野外的,虽然地方不怎么太好,但也难怪孙行把持不住。这个黄诗诗真的太过诱人,别看她年岁比孙行大上那么多,不知道的人肯定猜不出来,就算说黄诗诗是孙行的妹妹,恐怕也会有人相信。 唉,什么人什么命。此刻,黄涛一点都不觉得孙行和黄诗诗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反倒是为孙行遗憾,若是这个黄诗诗岁数在小一点,哪怕未过三十也行啊。不过现在诸葛金德死了,结案以后,他的财产都会落在黄诗诗的名下,这黄诗诗要是跟了孙行,孙行就等于是财色兼收啊! 孙行见黄涛面露色相,就知道他一定想歪了,不过孙行也没有特意解释,这种事情只能越描越黑。 “黄队长,其他人呢?”孙行见荒林外只有黄涛和另外一名警察,其他人都不在。 “我让他们先回警局了,不知孙同学有没有时间随我一起回警局?”见过孙行的身手,黄涛早就把孙行当成了世外高人,如今自然变的十分客气。 “走吧,我随你们一起回去。”孙行点了点头,他要帮黄诗诗脱罪,自然得跟黄涛一起回警局。 …… 此时,离着燕京三千里之遥,西山龙门,断崖峭壁的石窟之中一个牛鼻子老道正将一名花季少女压在身下不停的蠕动着。 被压的少女长得如花似玉,面容却有些憔悴。不断的低吟声中时不时的还夹杂着几声抽泣。 “小美人,舒服吧,老道我那家伙可是又粗又大,刚刚你要是不反抗,现在早就飞上云霄了。”牛鼻子老道用力的蠕动着,一边说着,一边还加快了速度。 “不……舒服……嗯……一点……都不舒服……嗯……啊……啊……”少女憔悴的面容上逐渐的多了几分潮红,她用力的咬着嘴唇,似乎不想让自己发出半点呻吟的声音,可这牛鼻子老道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连她自己都不知不觉的配合了起来。 “既然不舒服,那就算了……”牛鼻子老道用力的冲击了数十下后突然停了下来,似乎要打算将他下面的家伙抽出来。 “别,别……”少女一把抱住了牛鼻子老道,突然停止的快感让她异常的难受。 “别什么呀?”牛鼻子老道装作一脸茫然的看向少女,嘴角荡起了一丝邪笑,下巴的一缕黑白参半的胡子更是向上扬了扬。 “别拔出来……”少女的咬着嘴唇,声如细蚊。她败了,败的很惨,理智终究还是没有战胜生理欲望。 “好。”牛鼻子老道点了点头,却趴在少女的身上一动也不动了。 “快,快点动一动啊!”少女扭动着下半身,却得不到任何回应,顿时有些急了。 “你刚才不说一点都不舒服么?”牛鼻子老道得意的一笑。 淫欲已经吞灭了理智,少女用力的摆动下身,几乎用恳求的语气,对着牛鼻子老道说:“舒服……你快点动起来,你动起来我就舒服了,求求你……” 牛鼻子老道冷哼了一声,一翻身,让少女坐在了他的上面:“想舒服,你自己动。” 少女嘤咛了一声,快速的上下扭动起身子…… 在石窟的洞中,除了牛鼻子老道和少女,还有一名女子盘膝端坐在洞内,她长得绝美,比起那如花似玉的少女还要美上许多。她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的坐着,似乎对洞内上演的春宫一概不知。 “阿弥陀佛。”突然,一道佛音从这名女子的身上发出,佛音浩荡,传出石窟,甚至在崖壁中回荡。 “兰馥英,你不用叫了,你这种脏女人是不会再被佛接受的,你的佛早就把你抛弃了。待会玩完这个女人,我就接着玩你。”牛鼻子老道一阵狂笑。 “善恶到头终有报,鬼道子,你的恶报已经来了。”兰馥英闭着眼睛,根本不理会牛鼻子老道,说完这句话后便开始念起佛经。 “恶报?哈哈!这普天之下能打得过我鬼道子的人有多少我不知道,但在隐门之外,能胜得过我手中阴阳葫芦的绝对不出一手之数……” 噗…… 鬼道子的话还没说完,脸色顿时一变,紧接着一口鲜血就地喷吐了出来,喷洒到坐在他身上的少女一身。 少女做的正在兴头,被鬼道子这口鲜血一下子喷的少了多半的性趣,她尖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脱身离开,可鬼道子却猛然而起将她狠狠的抱住,快速的抽动了起来。 鬼道子的速度快到难以想象,几乎在瞬间就把少女推到了云端。少女放声的浪叫,在这巅峰的一刻,她的脑海空白一片,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似乎让她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然而,等到少女想要从云端下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 “竟然破开了我的诅咒,还将杜飞打的半死,看来黄诗诗这个骚女人找到了一个厉害的靠山,怪不得敢背叛我!”鬼道子将少女的尸体从石窟洞中无情的踢了下去,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脸色难看的盘坐在了地上,开始炼化少女的精魂,修复因为诅咒被破而导致反噬受伤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