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想不想破案 - 纨绔弃少

第五十一章 想不想破案

完整的八卦阴阳锁孙行破不开,可眼下的封印却十不存一,甚至那不到十分之一的封印还被破坏的厉害,孙行相信,只要他肯下功夫,就算硬磨也磨开这个封印。 然而孙行却并没有这么做。 那木盒里究竟封印着什么,到现在孙行也不得而知,不过里面绝对不可能是简单的灵物,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冒然磨开封印。 最后,孙行干脆将木盒又送回了小屋,同时也打出了一道神识传进了木盒内,意思是自己现在还没有实力破开这个封印,如今瓦房的门已经被打开,想走话随时都可以走,若是不想走的话就待在这里,等到自己实力够了,就会马上来帮它解开封印。 这次,孙行等了半天,木盒内却没有传出任何神识回应他,它归于静止,似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盒子。 此时,天已经蒙蒙发亮,孙行将木盒送回瓦房后,开始研究起了铁皮盒。 与木盒上那十不存一且又破损厉害的八卦阴阳锁相比,铁皮盒上面的禁制虽然完整,但却连一级的封印都不如,孙行的神识用力一扫就冲破了上面的禁制。 打开了铁皮盒,里面赫然有两颗玻璃珠大小的灵石,不过灵石的光泽比较暗淡,很明显只是一对下品灵石。 不过即便是下品灵石,在几个月之前孙行也是不敢想象的,看来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远远不够。 “嗯?”铁皮盒内,在两颗灵石的下面垫着一张羊皮纸,起初孙行还没在意,可稍微仔细的一瞧,上面似乎画着什么东西。 孙行将羊皮纸拿了出来,这块巴掌大小的羊皮纸上面画着一座山,准确来说应该是山峰的一角,上面有两处用红点标记的地方连在了一起。 “这是地图?”孙行扫了一眼羊皮纸上面的两处标记,很明显这是一张残缺的地图,而且只是极少的一部分,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诸葛金德却把它跟两颗灵石放在了一起,难道这羊皮纸上面的标记跟灵石有关? 可是眼下只有这块巴掌大小的残缺地图,就算这上面标记的是灵脉孙行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根本无从下手。 想到这,孙行不禁摇了摇头,将羊皮纸又放了回去。关上铁皮盒后,孙行又加了一道简单的禁制在里面,这样以来,除了他,一般人是打不开这铁皮盒的。至于盒子里的两颗灵石,孙行根本就没打算吸收,如今他已经突破到了炼气三层,两个下品灵石对他来说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与其吸收,倒不如留下来布置一个聚灵阵。 将铁皮盒放在了小屋的柜子里,孙行离开了小院,按约定,现在黄诗诗和黄涛应该已经在警局等他了。 此时,黄涛正坐在办公室内急像热锅上的蚂蚁。早上,他还没起床就接到了黄诗诗的电话,说是关于诸葛金德被杀一案有重要线索提供。 得知这一消息,黄涛连脸都没洗,穿好衣服就开车直奔警局,他到的时候天已大亮,可左等右等黄诗诗就是不来,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饭桶,一群饭桶!”黄涛气的直拍桌子,他联系不上黄诗诗,自然给守在别墅那三名警察打了电话,可是那三个人却谁也不知道黄诗诗的去向。 “黄队,外面有人要找您报案。”门外,来了一名年轻的警察,看到黄涛的脸色不太好,顿时变的有些紧张。 “报案去报案室,找我做什么?!”黄涛严声道,他堂堂一个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什么时候还要去接待来报案的人,现在新来实习民警越来越不会做事了,连这种小事也来烦他。 “可是,他说他叫孙行,是您的朋友。”门口的警察见黄涛的心情极差,本来不想自讨没趣,可既然都已经到门口了,他自然要把对方交代的话说出来,万一来的人真是黄队的朋友,他没讲出来,岂不是要受到两边的埋怨。 “孙行?他来做什么?”黄涛微微一愣,没想到孙行竟然会来找他报案,难不成是佳琳出事了?黄涛这么一想,觉得很有可能,该不会是佳琳查到了什么线索,不小心泄漏了出去,然后被凶手盯上了? “快,让他进来。”黄涛一下似乎清醒了很多,这么多杀人的案子压在了他的肩上,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发脾气的时间。 “是。”年轻的实习警察暗自唏嘘了一口气,赶忙下楼把孙行带来了上来。 “孙行同学,你怎么来了?”见到孙行,黄涛坐在靠椅上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孙行见办公室里只有黄涛一个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问道:“黄诗诗呢?” “你见过黄诗诗?”黄涛立刻站了起来,孙行是什么时候见过黄诗诗的,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嗯。”孙行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年轻警察,又看了一眼黄涛。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出去工作。”黄涛瞪了年轻警察一眼,虽说是刚刚武警学校刚刚毕业的高才生,可是这家伙实在太没有眼力价。 “是。”年轻警察的被骂了一顿也很郁闷,只能悻悻离开黄涛的办公室。 待年轻的警察走了以后,孙行这才开口说道:“我与黄诗诗约好让她在你的办公室等我,可是怎么不见她人?” 黄涛摇了摇头:“今天一早我接到过她的电话,说是有关于诸葛金德一案的重要线索,可我在警局一直等到现在,她却始终没有来。” “你有联系过她吗?”孙行的心底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黄涛点头说道:“联系过,但联系不上。在别墅内留守的警察也不知道黄诗诗的去向,不过你们是何时见面的?” “我们何时见过面不重要,现在黄诗诗很有可能已经处于危险当中。”孙行一听黄涛的话就暗叫不好,黄诗诗很有可能危险了。 “这么说,你们知道诸葛金德一案的凶手是谁了?”黄涛听孙行的语气就知道他们一定得知了什么重要线索,而且这个线索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被凶手知道了,不然孙行如何这么肯定黄诗诗有危险。 “杀死诸葛金德的人是黄诗诗。”孙行面向黄涛,道出了实情。 “你说什么?杀死诸葛金德的人是黄诗诗?”黄涛带着疑问又重复了一遍孙行的话。黄诗诗之前虽然有很大的嫌疑,可她却有非常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理论上是没有时间杀害诸葛金德的。 如果孙行说的都是真的,难不成是因为黄诗诗知道东窗事发才消失的?可为什么孙行又说她现在可能陷入危险之中?还有,黄诗诗之前不也说有重要的线索么,她若是凶手的话为什么还要说出这种话?这一切不是自相矛盾吗?! 黄涛越想越糊涂,脸上的表情也随着变化了数次。 “黄队长,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一句话,你想不想破案?”孙行知道黄涛想不通,这件事情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想明白,但现在他没有时间解释。 “我当然想破案,可是你说黄诗诗是凶手总要有证据啊。”黄涛连做梦都想破案,可再怎么着急,抓人也得要有证据才行。 “黄诗诗现在恐怕现在正跟最近这几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在一起,如果你相信我,我保证让你在今天之内抓到凶手,如果你不相信,那就当我没说过。”孙行已经准备好了,黄涛如果相信他自然好,如果不相信,他就自己去找黄诗诗。 “什么?这……”如果孙行说黄诗诗是杀害诸葛金德的凶手,还有可信度,可她又怎么会跟这几起连环杀人案扯上了关系,难不成这是一个犯罪团伙? 黄涛犹豫了一下,之前东郊荒林的那次案件,李家明曾让人调查过孙行,后来黄涛多少也有些耳闻,这个孙行根本就不是佳琳的学长,而是一名普通的燕大学生,没什么背景,不过貌似跟佳琳很亲密。在黄涛的心中,孙行充其量就是一个得到女神垂怜的屌丝,所以第二次见面他才没有戳穿孙行,就是怕佳琳尴尬。 这样的人,他黄涛应该相信吗?该不会是这小子为了能在女神面前吹嘘一番而故意来警局胡说八道的吧? 见黄涛有所犹豫,孙行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救人如救火,他既然答应了让黄诗诗跟着他,就有责任保证她的安全,哪有功夫在这跟黄涛耗着。 “等等。”黄涛见孙行要走,赶忙喊住了他。“告诉我地点,我马上带队出警。” 仅凭孙行的三言两语就出警虽然看上去有些盲目,但黄涛心里清楚,如果孙行说的都是真的,他黄涛腾飞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如果孙行只是胡说八道,他这次出警也可以说成是破案心切,到时候顶多会被领导骂一顿,而孙行提供虚假线索,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地点就在上次的案发现场,东郊山道外的荒林。不过你们要出警,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孙行已经走到了门口才停下脚步。 “什么条件?”黄涛问道。 “我可以帮你们缉拿凶手,还原事情的真相,但是到时候你们必须无条件的放了黄诗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