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黄诗诗的身世(二) - 纨绔弃少

第四十九章 黄诗诗的身世(二)

“那个老道当着我父母的面将我糟蹋,而后掳我回了他的山洞。”黄诗诗紧握着双拳,回忆起往事,浑身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在他的洞府,我见到了那位女菩萨。当日他擒住了女菩萨,同样糟蹋了她,而且这八年来,女菩萨早已成了他的玩物。” “这个老道可真够缺德的。”孙行虽然没有修过佛,但却知道修佛之人最忌讳的就是交欢之事,这到老道竟然玩了一个女佛修八年,估计那个女人也早就没了佛性,就算没堕落成魔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孙行也不太敢确定,佛道向来神秘,不知道这里的修佛之人跟修真大陆的修佛之人比起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老道掳得了我,就不在理会那女菩萨,每日不停的强迫我与他干那些苟且之事,见我以死相抵便抽走了我的多半精魂。我本想一死了之,可他却又拿父母的性命来要挟我。”黄诗诗说到这,已经泪如雨下。 她哭泣道:“我被逼无奈,侍奉了他两年。这两年,他除了强迫我干那种事外,就是教我修炼他的功法。两年后,不知他又从什么地方掳来一个少女,便让我开始出门为他寻找猎物,抽走他们的精魂,然后带回来供他修炼。” “原来如此。”听完黄诗诗所讲,孙行终于明白,那老道从一开始强占黄诗诗并不只是为了泄欲,更多的是想培养出来一个傀儡,替他寻找猎物。本来修炼这种媚功,只能阴吸阳,阳吸阴,老道无法直接吸收男人的精魂,但却可以让黄诗诗先去抽走男人的精魂,他再从黄诗诗的身上吸收,有了黄诗诗的身体作为媒介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孙行倒也为她感到有些可怜,那个老道或许是知道黄诗诗孝顺,所以才拿她的父母来做威胁。 “八年年了,我早已不堪复命,如果不是过那老道拿父母威胁我,我早已自戕,与其这样肮脏的活下去,倒不如死了痛快。”黄诗诗擦了擦眼泪,这八年来她暗地里流过无数次眼泪,可是当着别人的面却是第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待在孙行的身边会有一种安详的感觉。 “八年?”孙行疑惑道。黄诗诗今年不是三十一岁么,她十八岁被老道掳走,而今应该过了十三年才对吧。 见到孙行疑惑的看着自己,黄诗诗马上反应过来,解释道:“一年前,那诸葛金德与我在一起,又怕外界的舆论,所以找人将我的出生日期增改了五年,实际上诗诗今年只有二十六岁。” “怪不得。”孙行恍悟,如果黄诗诗只有二十六岁的话,长得这么年轻到不叫人太惊讶了。 “这么说来,最近发生的几起杀人案件,都是那个老道做的?”孙行突然想起黄涛说所的那几起连环杀人案,那几个死者都是二十几岁的貌美少女,死法都跟诸葛金德差不多。既然不是同一个人所为,那能够使用出相同手段的人,很有可能修炼的是同一种功法。 黄诗诗摇了摇头:“不,那应该是我师弟做的。” “师弟?”孙行微微一愣。 “嗯,为了传我功法,那老道强迫我拜他为师,后来还收了一个男徒弟。” “他收男徒弟做什么?”老道强迫黄诗诗孙行到是理解,可收一个男徒弟要做什么,难不成这种阴毒的功法也讲究传承? “他……”黄诗诗柔美的小脸微微一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孙行见到黄诗诗的样子,立即就明白过来,这老道也太恶心了点,竟然男女通吃。 “看来,你那个师弟也是被迫的了。”孙行想了一下,既然他打算出手帮黄诗诗,干脆就帮到底,如果黄诗诗与她的那个师弟感情不错,他就顺手帮下忙。 黄诗诗先是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道:“他起初是被迫了,可是现在却自愿的很。” 孙行有些无语,看来黄诗诗的那个师弟是沉迷上瘾了,毕竟修炼媚功,对男欢女爱这种事情很容易就陷进去,难以自拔。 “那老道让你们出来寻猎,有规定时间限制吗?”孙行问道。 “有,两个月一次,我们交替回去,如果晚了一天,他便会毁掉我们的一丝精魂,这如果超过一个月,他就会毁了抽走我们的多半精魂。”黄诗诗答道。 孙行知道,精魂脱离本体和被毁完全是两个概念,如果黄诗诗的多半精魂被毁,她的衰老速度会成倍增加,不加以修复的话,不出三个月恐怕就会变的人老珠黄,半年之内,必死无疑。 不仅如此,那老道控制着黄诗诗的多半精魂,就可以感应到黄诗诗在哪,就算她想逃,恐怕都没有半点的机会。精魂被毁后,黄诗诗无疑会变的更惨,到时候恐怕就连她父亲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你还有多久时间。”孙行再次开口问道。 “还有七天,不过回去恐怕要花上两天的时间。”黄诗诗回答道。 孙行点了点头:“你可以联系上你的师弟吗?” “可以,只要我说师父有消息让我带给他,他就会出来。” “好,明日一早,你先去联系你的师弟,告诉他今晚在东郊山道的荒林见面,然后再去警局告诉黄涛,说我有重大破案线索,让他待在办公室等我,到时候我会将你指认成杀害诸葛金德的犯人,你必须需配合我将事情说出来。” “是。”黄诗诗没有半分迟疑的选择了相信孙行,她相信孙行不会害他,这种相信是盲目的,非要找出一个理由,那就是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追随孙行。 对于这一点,孙行到是非常满意,他所需要的就是这种绝没有质疑的服从,不然还说什么跟随,什么认主。但是被人叫主人,还是有点别扭。 “呃,对于你认我做主这一点,你在心里记着就好,以后直接叫我孙行就可以。” “回主人,诗诗不敢。”黄诗诗摇了摇头,或许是习性所为,她既然认了孙行做主,就不会直呼其名。 “那叫我孙少总行吧。”孙行想了一下。 “诗诗不敢。”黄诗诗微微顿了一下,道:“诗诗以后喊您少主吧。” “好吧,少主就少主。”孙行颇感无奈,不过少主也不错。他不是还有个杜撰出来的强大师父么,黄诗诗叫他少主,到也正相配。 “我要走了,别忘了我交给你的任务,明日一早我们警局见。” “等等。”孙行转身要走,却被黄诗诗拉住了衣袂。 “还有事情吗?”孙行疑问道。 “那个……少主您可以留下来,只要少主不嫌,不嫌弃诗诗脏,诗诗愿意侍奉少主。”黄诗诗声细如蚊,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或许会让孙行觉得她很不要脸,但是除了这些她又能如何表明自己的真心呢?况且她这么做也有些想要讨好孙行的意思,毕竟孙行现在只是口头答应帮她,若是不借此缠住孙行,她真的很怕孙行到时候会反悔。 孙行听到黄诗诗的话后,反倒脸色一沉,冷声道:“不必了,跟着我,你用不着这么下贱,除了执行我交代你的事情,其余的时间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可以。” 说完,孙行施展起隐身术在黄诗诗的面前消失不见。 看着孙行突然在她的面前消失,黄诗诗甚是惊讶,她很快就想起,孙行来的时候也是这么突然出现的。 “他还是生气了。是因为我太脏了吗?”一种没来由的难过突然从黄诗诗的心底升起,如果我没有被人欺凌了八年,如果我还是完整之身,刚刚,你还会拒绝我吗?黄诗诗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个问题自己一辈子也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