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还我真爱 - 纨绔弃少

第四十七章 还我真爱

孙行差一点被黄诗诗扑到在地,被她那傲挺且富有弹性的双峰不断在胸膛处上下摩擦着。 “来嘛,别客气,反正你也是来偷东西的,顺便把人家的心也偷走吧。”黄诗诗气吐幽兰,对孙行媚眼娇纵,如玉的小手竟然开始在他的身上乱摸起来。 孙行满脑子的黑线,怎么有一种要被qj的感觉,若是换成普通的小妞,没准他就从了,可对象是黄诗诗就绝对不行,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若真的从了黄诗诗,估计结果比做鬼还要可怕。 一个静心咒下来,孙行再次推开了黄诗诗,他本来不想管这种事,可这个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勾引他,还真把他当成了猎物。 “黄诗诗,你看错人了!我偷东西也是无奈之举,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这违背了我做人的理念!”孙行一脸的正气凛然,反正他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既然这个黄诗诗想玩,那就先陪她玩玩。 没想到孙行会有这种反应,黄诗诗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立即变了脸,一改先前抚媚娇滴的模样,鄙夷的说道:“哼,你就别装了,哪个男人不好色,要你上我就上我,都送上门了还跟那装什么正经!” “你该不会是小姐吧……”孙行装作恍然的后退了两步,心想这个黄诗诗要是去当小姐,估计会有很多男人争破头颅的来光顾她。 “嗯,不是。随便你怎么想,你也可以认为是,总之我想要你来爱我。”黄诗诗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种抚媚的气息,她拉着孙行,柔声道:“来嘛,你要不喜欢这里,就去我的卧室。” “你真有那么寂寞,那么空虚吗?”孙行被黄诗诗拉着,笑道。 “嗯,诸葛金德他不是男人。”黄诗诗点了点头,表情突然变的有些黯然,像是长期欲求不满,一副惹人去爱怜的样子。 “楼下不是有三个男人么,你怎么不去找他们,难不成那三个人也满足不了你?”孙行被黄诗诗拉着出了屋,扫了一眼楼下那三个死睡的警察,心里清楚的很。在这种节骨眼上,黄诗诗根本就不会勾引这几个人,一但她这么做了,等于完全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更何况就算这三个警察有色心也没有色胆,现在若是跟黄诗诗搅合在了一起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他们,他们没有你长得帅,说实话,姐姐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愿意跟你做那种事。如今诸葛金德已经死了,他的财产早晚都是姐姐的,只要你答应跟姐姐做那事,姐姐可以把这里的东西都给你。”黄诗诗拉一边说着,一边将孙行带进了另一间卧室,当孙行整个人走进卧室的瞬间,顿时就感觉到了一阵眩晕,整个人的气血都往上翻涌,呼吸很快就变的沉重起来。 黄诗诗转了一个身,踮起脚尖,双臂环绕在了孙行的脖子上,冲他呼了一口气,气吐幽兰的娇声问道:“我美吗?” 此时,孙行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他一把拨开了黄诗诗的双臂,双手紧接着扣住了她的双肩,而后用力的将她推到在床上。 “轻一点,小坏蛋。”黄诗诗冲着孙行抛了一个媚眼,同时又勾了勾手指,娇媚道:“快过来,让姐姐好好的疼爱你一番。” 孙行想都没想,直接就扑了过去,将黄诗诗压在了床下。 “来,吻我。”黄诗诗主动的把小嘴凑了过来。 然而孙行却避开了。 他坐在黄诗诗的身上,表情似笑非笑。 “你……”黄诗诗先是一愣,随后看到孙行清澈的目光,一时间竟有些瞠目结舌。 啪! 孙行抬手就是一个嘴巴。 “啊!你怎么能对一个美女大打出手,而且还是一个任你侵犯的美女。”黄诗诗捂着脸,一脸惊慌的看着孙行。 “你可以无耻,你可以下贱,但你不能撕碎我对“真爱”最纯真的期望……”孙行反手又是一巴掌,心说好险,若不是自己可以施展静心咒,差点就被这女人坑了。这卧室里居然布置了一个媚阵,别说面对的是黄诗诗,就算是一头母猪也能让男人发情。 “那你也不能打我啊……”黄诗诗眼泪汪汪的看着孙行,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竟然连媚阵都能抵抗住。 “我不管,谁对毁了我对爱情的憧憬,我就绝对不会饶了他!”孙行左一巴掌,右一巴掌,丝毫没有因为黄诗诗是个女人而手下留情。 “你再打我,我就叫人了。”黄诗诗用力的挣扎着,却发现她根本摆脱不了孙行的控制。 “别装了,真要动起手来,楼下那三个警察估计连你都打不过,你认为我会怕他们吗?”孙行冷笑了一声,却没有再打黄诗诗,反倒从她身上跳了下来。 “说吧,你是怎么杀死诸葛金德的。” “你在说什么,诸葛金德是我的老公,我怎么可能杀他。”黄诗诗捂着脸,也缓缓的坐了起来。 “我的耐性有限,只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有一句谎话,我有很多种方法毁了你。”孙行说着,一扬手,指尖顿时生出了一簌拇指般大小深红色火焰。紧接着,火焰以肉眼般可见的速度成倍扩大,足足到了有鹅蛋般大小的时候才停止。 黄诗诗见状怪叫了一声,转身就要往门外跑。她见过很多厉害的高手,但却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可以施展释放出火球。 “别人能抽走你的一半精魂,我就能抽走你的另外一半。”孙行并没有追上去,甚至将火球收了回去,声音却冷如冰坠。 此时,黄诗诗已经一脚踏出了门外,听到孙行那不容置疑的话音硬是没敢再向前迈出一步。 “你究竟是谁?”黄诗诗思忖了一下,索性退了回来,柔美的五官上,原本清晰的掌印早已不知何时消失不见。 “诸葛金德是不是你杀的?”孙行毫无感情的问道。 “是我杀的,你想为他报仇吗?”知道自己不是孙行的对手,黄诗诗反倒平静了许多,又坐回了床上,一脸柔情似水。 孙行摇了摇头,道:“我与那诸葛金德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对你现在的状态比较有兴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诸葛金德真正的死因应该是被你吸干了精气,抽走了他的精魂。” “你到底谁?”黄诗诗坐在床上,从新打量了孙行一番。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孙行淡然道:“我到是知道一种用交媾的方式吸收对方精元的阴毒功法。既然你精通懂此道,想必修炼的也是这种功法吧,可为什么只吸收了诸葛金德的精元,却将他的精魂留在了你的体内不继续炼化?” “我……”黄诗诗摇了摇头。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不能说。况且就算说了又怎样?对她身后的那个人来说,她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傀儡,任人摆布的娃娃,单纯的泄欲工具,没人能救得了她。 “我猜,你没有吸收掉诸葛金德的精魂想必是要留给抽走你一半精魂的那个人吧?”孙行见黄诗诗欲语还休,倒也能猜出一二。 精魂是一个人的精气之源所在,如果没了精魂,身体就会处于一种近乎死亡的状态,心脏,血液,一切的机能都会停止。而且这种状态一但超过了七十二小时,身体便会如同真正死亡一般开始腐烂。 因为这样状态只是近乎死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身死,所以凡是精魂被抽走的人神魂都很难脱离本体,最多也只能飘荡在本体附近或是跟着精魂四处游荡,直到神魂彻底的泯灭,沦为念灵被阳气斩尽,连轮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普通人的身上,如果被抽走精魂的人是孙行这样的修真者,只要体内还有一点精魂残存,就能用灵力很快修复。而且就算是被对方抽走了全部的精魂也不要紧,只要修为足够,拥有强大的神魂就完全可以舍弃原来的本体,再去舍夺一副新的身体。 眼下,黄诗诗的精魂被人抽走了一半,明显被人当成了活着的傀儡,孙行真正感兴趣的不是黄诗诗的身体状态,而是抽走她一半精魂的那个人。 “我需要你配合我去做几件事,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修复精魂,甚至可以帮你摆脱那个人对你的控制”孙行向黄诗诗抛出了一条橄榄枝,只是不知道她是否会抓住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