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长夜漫漫 你就不想... - 纨绔弃少

第四十六章 长夜漫漫 你就不想...

本来,孙行是打算杀掉伍德海的。可转念一想,他将来早晚要回孙家收债,留着这个伍德海到时候或许还有用。 就是这么一个短暂的念想,却救了伍德海一命。孙行当着他的面施展隐身术,目的是为了震慑一下他,毕竟自己背后的高人只是杜撰出来的,那只会让伍德海有所顾忌而已。真正能够震慑住的他还是摆在眼前的实力。 离开了翡翠一家,孙行算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月黑风高,正是难得的好时辰。 调整了一下呼吸,孙行迈开逍遥云踪步,消失在宁静的夜空下。 半个小时之后。 孙行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天菀明苑的别墅小区内。 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监控?那种东西对孙行来说简直就是笑话,他的隐身术如果这么容易被发现,日后也不用在修炼了。 悄声无息的潜入了诸葛金德的别墅,一楼的客厅竟然有三名警察在沙发上面睡觉,看样子黄涛为了找到线索,以防万一,,特意派人留在这里守着,不过这些执行任务的警察却有些不作为,居然在这里睡觉。 这三名睡的跟猪一样的警察根本没有发现孙行已经潜入了别墅,在他们正做美梦的时候,孙行已经推开了二楼的卧室。 血腥味依旧扑鼻,但床上却早已没了诸葛金德的尸体,看样子已经被秘密的运走了。 令孙行想不到的是,在诸葛金德的卧室竟然会有人,还是一个极为抚媚的女人。 她侧左窗台边仰望着星空,月光从窗户映射进来,拂照在她的脸上。 女人的五官被月光映衬的很柔美,月光下她穿着一件乳白色的半透明吊带连衣裙,顺着裙摆下面,一双流线型的极品美腿赤裸在外,将性感抚媚的娇躯展现到了诱人的极致,借着月光,孙行甚至可以分辨出在她那傲人挺拔的双峰上面,并没有带着bra。 这是一个极品的女人,说她是淫欲的魔鬼都不足为过。她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可浑身却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抑制的诱惑,恨不得立即扑上前去爱她。 “黄诗诗?”孙行看到黄诗诗的瞬间,竟然恍惚了一下,隐身术直接失去了效果,心下震惊的同时,孙行立即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静心咒。 这个女人让孙行感到异常的古怪,对于现在的图像处理技术,他是有一些了解的,丑女变女神,恐龙变凤凰,ps技术可以让任何一个人变的完美无瑕。 可眼前的黄诗诗竟然比艺术照上还要抚媚诱人,或者说墙上的那张艺术照根本无法完全展现出这个女人的抚媚诱人之处,这种诱惑力普通人根本无法受得了,连孙行都差点着了道。 隐身术一失效,黄诗诗立即发现了孙行,略显惊恐地问道:“你是谁,要干什么?” 黄诗诗的声音听起来有发颤,表情和动作也都显得有些惶恐不安,但孙行却并没有在她的眼神中感到任何紧张或是害怕,反倒不经意了流露出了一种兴奋。虽然这种兴奋只有一刹那,但孙行却敢肯定,那种兴奋就如同一条饿了许久的毒蛇锁定住了自己猎物,将对方完全当成了盘中之餐。 “我是黄队派来的警察,专门派来保护你的。”孙行知道,既然被发现了,在隐身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是警察?”黄诗诗微微一愣,整个身子很自然的顺着窗户滑了下来,吊带连衣裙只没过她的大腿,而且月光穿透连衣裙甚至可以朦胧的看到黄诗诗的下身只穿了一件浅紫色的性感蕾丝内裤。 孙行点了点头,道:“黄队长不放心,怕楼下那三个家伙偷懒,所以派我来查看一下。” “我不信,你骗人,我要下楼问问,看看他们认不认识你。”黄诗诗犹如一只受惊的白猫,在孙行的面前一闪而过,转身就要下楼。 “等等。”在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孙行的脸色骤然一变,一步就跟了上去,他在黄诗诗身上竟然感受到了诸葛金德的精魂! 原本,孙行是打算先一掌拍晕了黄诗诗,在彻底检查一下她的身体,搞清楚她的体内为什么会有诸葛金德的精魂。 可还没等孙行出手,黄诗诗就像是一步没走稳滑倒了似的,仰面一栽,直接栽进了孙行的怀里。 顿时,一阵香气扑鼻,黄诗诗靠在孙行的怀中,一双抚媚的眼睛如秋泓似水,望着孙行,柔美的五官竟逐的渐泛起几分羞涩。 “谢,谢谢……”她语气一改先前的惊慌,却多出几分娇媚与害羞,媚眼中对孙行接住她的谢意找不出半分虚假与做作。 孙行一接触到黄诗诗,立即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一把推开了黄诗诗,低沉道:“跟你说实话,我并不是什么警察,而是个小偷,至于楼下的那三位,跟我的关系都不错,所以你就算去喊他们也没用,因为我们早就已经谈好了,不然你觉得我有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进来这里吗?” “你来这是要偷东西吗?”黄诗诗望着孙行却没有在动,似乎是相信了他的话。 “没错。”孙行点了点头:“诸葛金德是著名的风水大师,他的家里面一定有不少好东西,我只是想借走几件换点钱花而已,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不乱喊乱叫,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好吧,你喜欢什么尽管拿。”黄诗诗将头埋得很深,似乎才发现自己穿的很少,用双手遮挡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 孙行压根就懒得理会黄诗诗在做什么,自己找到想要的东西就走,这个女人只要不惹他,他也不会去管这个女人所做的事。 “那个……小哥,你看,这长夜漫漫,你除了借东西就不想干点别啥,比如……”见孙行不再理她,似乎真的开始在找什么值钱的东西,黄诗诗突然娇声的问道。 “比如什么?”孙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黄诗诗这娇滴滴小声音听起来都能酥到骨子里,换成一般人早就扑上去把她xxoo了。 “比如劫个色什么的……”黄诗诗说这话的时候,头低的差一点要埋进了胸里,娇媚的声音如细蚊,却又很清晰的传入了孙行的耳中。 “劫色?不!不!我只想拿点东西,拿完我就走,你放心吧。”孙行摇摇头,这个女人就算再美,在抚媚,他也不会有半分兴趣。不然只怕自己有命享受,没命活下来。 “我的意思是你既然来了,不做点什么伤害我的事情,万一调查起来,我没办法解释呀。”黄诗诗突然将头抬了起来,抚媚的双眼透露出几分迷离诱惑。 “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孙行将卧室内能够打开的柜子和抽屉都迅速的翻找了一遍,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写字台,上面除了台灯以外,还有一个圆形笔筒,和一个极为不起眼的铁皮盒。 “你来这里偷东西,却没有加害我,而我明明发现了你,却没有叫喊。他们本来就怀疑是我杀了诸葛金德,若是将来调查起这事,我根本解释不清啊!”黄诗诗一脸娇媚的看着孙行,自己的话说都到这份上了,就差没脱掉衣服摆好造型等着你来xxoo,可这小子怎么还无动于衷。 孙行把玩了几下铁皮盒,突然笑道:“原来是这样。” 他迅速的将铁皮盒子放进了里怀,走到黄诗诗的面前,“那我直接打晕你好了。” “别,别打,我怕疼。你还是劫色吧,这样咱俩都能舒服。”黄诗诗抢在孙行出手之前,一下子抱住了他,傲挺的双峰隔着一层薄薄的沙料不断的在孙行的胸膛磨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