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月黑风高 - 纨绔弃少

第四十五章 月黑风高

“啊……啊?”伍德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感情孙行不是要赔偿他,而是反过来让他赔偿。 孙行默不作声,只是笑盈盈的看着他。 伍德海咬了咬牙:“三千万。”他不敢少说,毕竟孙皓出了三千万买孙行的命,他要是说少了,摆明就是瞧不起孙行。 孙行却皱起眉头,不悦道:“三千万,那是以前纨绔弃少的价码。现在我拜了师,可伍长老你却仍然说我的命值三千万,难不成你的意思是做我师父的弟子一文不值?不知道这件事让我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不是的孙行,你误会了,五千万,我刚刚要说的是五千万。”伍德海恨得牙根都痒痒,可却强忍着不敢发作,若不是昔日他亲手杀了孙行,是绝对不会相信孙行的背后有高手支持,可是现在孙行就站在他的面前,让他不得不信。若是真的惹到了先天高手,盛怒之下别说是他伍德海,就算毁了他的师门也不在话下。 “伍德海,你太小看我的师父了。你跟说实话吧,我师父的名讳要胜我之命千万倍,如果你不诚心,咱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别怪我翻脸无情!”孙行腾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顿时,伍德海就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了他的身上。 面对这股压力,伍德海不禁倒退了一步,心里暗自嘀咕,这小子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这才短短的几日,怎么会散发出如此强大的压迫力? 不怪伍德海疑惑,他已经是玄级初期的高手了。孙行能给他这么大的压力,证明孙行的修为至少跟他差不多,这实在是太难以想象。 如果说在这之前,伍德海还对孙行的话有所猜忌,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他便完全相信了。他对孙行出过手,深知这小子有多废材,可是这才短短的数月,孙行竟然会给他带来压力,如果不是有高手将他救活,又为他醍醐灌顶,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孙行见伍德海有些慌乱的,就知道他被震慑住了,心里不禁暗笑,若不是这老小子之前对他出过手,估计也不会这么好骗。 “孙行,我手里一共只有七千万,全都给你,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也没办法。”伍德海似乎经过好一阵的思想斗争,这才咬了咬呀,又提高了两千万的价码。 孙行才不会相信伍德海会把全部的家当都给他,不过七千万也不少,再加上刚刚打过来的三千万,已经足足有一亿了,在来之前孙行一点都没有想到今晚能搞到一亿毛爷爷。 正所谓知足常乐,孙行知道,如果他再逼伍德海话,说不定可以拿到更多的钱,但也有可能把伍德海逼得狗急跳墙,连这七千万也搞不到手。 “唉,我这人哪都好,就是心善的毛病总也改不了,既然伍长老这么诚恳,那我亏就亏点吧,七千万就当交你这个朋友好了。”孙行叹了一口气,就像是做了一件赔本的买卖似得,将原本已经收起来的银行卡又递到了伍德海的面前。 伍德海听了差点气吐血,若不是他现在身受重伤,又恐孙行口中的师父,早就出手拼命了,现在只能乖乖受气,将孙行的银行卡接了过来。 十分钟以后,孙行的卡里又多了七千万。 “孙行,钱我已经赔给你了,我还要去想办法治疗我的伤,恕不奉陪。”将银行卡还给了孙行,伍德海调头就想走,他怕自己再不走,一会孙行在想出什么幺蛾子来,说不定他真的会忍不住跟孙行拼命。 “伍长老你把钱都给我了,还拿什么去医院啊,不如我借你一些。”说着,孙行真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这是上次张子华赔给孙行的那一万多块钱,这两天刷卡刷习惯了,这点现金就一直揣着忘了花。 “不,不必了,我师兄精通各种医术,我,我去找他就行。”伍德海看见孙行掏钱,急忙摆了摆手,这钱他要是接过来,以后指不定要还多少呢。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孙行将手里的钱又揣了回去,道:“今日与伍长老一见,甚是有缘,不知伍长老可否留下电话,以便日后联系。” 伍德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电话号码告诉了孙行。 孙行将电话号码记下,点了点头,这才面露担忧的说道:“伍长老快些去疗伤吧,免得耽误了太久,导致日后无法享受男女之欢。” “多谢。”伍德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两个人,这份“断根”之仇,他铭记在心,他日若是有机会,必报无疑。 伍德海前脚刚想踏出去,楼下却响起了一阵警笛声。很快就有七八名警察冲上来二楼。 “不准动,把手举起来。”这些警察手里面都拿着枪,一进屋全都瞄准了孙行。 孙行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些警察一定都认识伍德海,不然为什么所以的枪口都指着他。 “伍长老,亏我还把你当成朋友,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看来你我之事,还需要重新计较一下。”面对这些警察,孙行没有丝毫的惧意,看向伍德海的目光逐渐变冷了起来。 伍德海连哭的心都有了,心说祖宗啊,我真没报警,你用不着翻脸比翻书还快吧。 “伍先生,我们刚接到报警,说有人蓄意对这里进行恐怖袭击,照成很多人员伤亡,现在我们已经控制住了嫌疑人,请您放心。”领头的警察对伍德海使了一个眼色。他是这片的片警,知道翡翠一家的老板不简单,背后有极大的后台,而这个伍德海好像也是这里的股东,只要今天他表现的好,人家一句话说不定他就能混个片区所长当当。 “谁吃饱了撑的乱报案,什么犯罪嫌疑人?!这位孙行先生是我们翡翠一家的超级vip贵客,也是我伍德海最好的朋友,你们难道要抓他吗?”伍德海一瞪眼,心说到底是谁这么缺心眼,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这……”不仅是领头的警察,这些片警都愣住了,楼下和门口加在一起可是躺着二十几号人呢,他们本以为伍德海是被挟持了,可现在一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滚,都给我滚!”伍德海咆哮道,刚刚受的气,几乎有一半都发泄在了这些警察的身上。 敢当面让警察滚,伍德海也算是个人物。领头的警察本想好好表现一下,可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还被骂了一顿。 “收队。”虽然心里有气,但这领头的警察却不好说什么,他不敢跟伍德海较劲,更不敢谈什么公事公办,只能带着他的人撤走。 队长下令收队,这些警察也不敢多嘴,他们当片警的,自然知道自己管辖的这一片有哪些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伍长老,原来是我错怪你了。”孙行不冷不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突然笑道:“不过看来我在这里不太受欢迎,我还是过些日子再与伍长老把酒言欢,告辞!” 说完,孙行身影一闪,就在伍德海的眼前凭空消失不见。 伍德海用力的摇了摇头,上前两步,站在孙行消失的位置,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这是什么情况?一个人竟然能在他的眼皮底下完全消失? 过了许久,伍德海猛然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管孙行用的是障眼法还是其他的什么手段,他都完全低估了孙行,一想到刚才自己差一点没忍住出手,不禁背后直冒冷汗,有些无力的软坐在沙发上,就凭孙行这凭空消失的一招,想要杀他,岂不是随时随地都行?! “伍哥哥,刚才是怎么了?”护士装美女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疼得难受,特别是尾骨那个地方,更是疼得要命。她记得自己刚刚已经做好了准备,正等着伍德海挺进呢,怎么突然就失去了知觉,躺在了地上? “伍哥哥,你到是说话呀。”护士装美女见伍德海不说话,缓缓的爬了过去,一脸嗔怪的望着伍德海,胸前的半边雪白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伍德海的面前。 伍德海此时还在震惊当中,连他那地方受伤都顾不上了,根本就没有发现护士装美女朝他爬过来。 护士装的美女见伍德海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以为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惹到了他,赶忙献媚道:“伍哥哥,你刚刚是不是对人家做了什么坏事,弄的人家浑身上下都好痛哦!那人家现在好想要舒服,你帮人家舒服一下好不好?” 护士装美女一边抚媚的说着,一边将手伸向了伍德海受伤的地方…… “啊!!!!”翡翠一家顿时传来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