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原来如此 - 纨绔弃少

第四十四章 原来如此

伍德海先是听到声音后才看清楚孙行的面貌,顿时愣住了。 一个被他亲手震碎经脉,死的不能再死的孙家废材弃少,现在竟然出现他的面前,若不是之前他派方雁进行过确定,现在还以为见到鬼了。 面对这个曾经杀死过自己的人,孙行哪里还会手下留情,伴着他的话音而起,一记断子绝孙脚就踢了出去。 眼看着孙行一脚将至,伍德海这才反应过来,心里大叫不好,可是为时已晚。只听咔吧一声,孙行这一脚直接把伍德海下半身的那根棍子给踹弯了,四五道鲜血顿时迸了出来。 “啊!!!!!”伍德海嘭的一下就倒蹦了出去,疼的脑袋至撞墙。 孙行曾在图书馆里看过一杂志,上面有一篇文章是这样写的: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但是,如果一个男人被踢到了那里,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 伍德海不仅仅是被踢到了那么简单,而是被孙行的断子绝孙脚给踢断了,差点没把他给疼晕过去。 “孙行,你好狠!”伍德海捂着自己的蛋蛋,虽然前面的地方断了,甚至还在不断的迸血,但好歹他的蛋蛋没碎,凭着现在的医学和他一身的修为与手段,或许还能有救。 “跟你比起来,这不算什么。”孙行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伍德海,他本来伍德海能躲得过去,可没想到自己竟然得手了。这家伙被踢弯了那个地方,估计暂时也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 “你能找到这里,证明方雁背叛了我。”伍德海咬着牙,这种疼痛恐怕一时半会都不会减轻多少,与孙行对话的同时,他扯碎了自己的上衣,简单的给受伤的部位包扎了一下。“方雁这个小贱人,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那也要你能活着走出这里才行。”孙行冷笑了几声,这个伍德海难道还以为自己有活路么。“我看还是先说说你自己的遗言吧。” 伍德海忙话了一阵,好不容易止住了血,这才开口道:“孙行,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如果你能告诉我,我伍德海死而无怨。” “说。”孙行挑了一下眉毛。 伍德海穿上裤子,开口问道:“你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会死而复生,难道真的有先天高手愿意舍弃自己一身的修为,对施展了还魂术?” 还魂术?孙行表面默不作声,可心里却泛起了嘀咕。听伍德海是意思,这里的先天高手难道还有让人死而复生的本领不成? 这对孙行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一个人的神魂皆灭就算是他们修真大陆的拥有化真修为的大能也救不回来,更别说是这里的什么先天高手了。 虽然孙行是这么想的,但却点了点头,对着伍德海说道:“不错,是有人救了我,他不仅救了我,还收我为徒,传我一身的本事。” “什么?!你的意思是救你的前辈没有修为尽失?”伍德海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似乎连下半身的疼痛都暂时忘记了。 “哼,师父救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怎么可能耗损修为。”孙行冷哼了一声,既然要虚构出来一个师父,当然要吹的厉害一点。 伍德海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孙行说的是真的,那么他背后的那名高手究竟是什么修为?不仅会还魂秘术,而且用此术救活了孙行后竟然连半分损耗都没有?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难不成华夏有人超过了先天修为,迈进了更神秘的境界? 孙行见伍德海瞪着眼睛不说话,就知道这老小子上套了。他就是要让伍德海猜忌他的背后有高人,这样待会问起话来,这家伙才能如实回答。 “孙行,说实话,你我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如这样,我愿意化干戈为玉帛,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觉得这么样?”伍德海思忖了一阵,果然放下了身段,他确实不怕孙行,反倒极为恨他。毕竟孙行刚刚的那记断子绝孙脚踢得他痛不欲生,可他一想起孙行背后的高人,就知道自己恐怕报仇无望。与其继续得罪孙行,不如与他交好,顺便也能查探一下他背后的高手究竟是谁。 孙行心下叹了一口气,心说不管怎么样,还是实力为尊啊。他刚刚一脚踹断了伍德海身下的那根小棍子,还差一点就把他的蛋蛋也给踢碎了,这简直就是绝后的深仇大恨,就因为自己随便的杜撰出来一个高手,这个伍德海竟然想要跟他解除仇恨。 “伍德海,我浑身上下所有的经脉皆被你震碎,幸得我师父急时相救,否则现在我早就成了冤魂一个,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孙行不屑的看了伍德海一眼,若不是因为自己有话还要问他,会让这家伙活到现在?解仇什么的就别想了,待会如果这家伙的回答令自己满意,或许会给他留个全尸。 “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伍德海解释道。 孙行抬手将沙发上的护士装美女扔到了一边,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冷言道:“说,你拿了谁的钱,替他办了什么事?” 伍德海赶忙回答道:“这一切都是你那堂哥,孙皓指使的,他给我了三千万,让我杀了你,我觉得这个活不错,所以,所以就……” “所以你拿到了钱后就杀了我?!”孙行冷哼了一声,果然是孙皓干的好事,他这是要把自己赶尽杀绝啊。不用想了,这件事一定跟他的大伯有关,没有他大伯的命令,仅凭孙皓那头纨绔猪还想不出找外人来干掉自己这种事。 “孙行,我干的就是这种买卖,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咱们实际根本没有任何冤仇,而且就算你杀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处,冤有头债有主,一切都是那个孙皓的主意。”感受孙行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淡淡杀机,伍德海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原本他并没有太把孙行放在眼里,可现在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低估孙行了。 “拿来。”孙行一瞪眼。 “拿,拿什么?”伍德海右眼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悄然浮上心头。 孙行没有说话,而是将早上刚刚办好的卡丢给了伍德海。 “是,是。”伍德海看到银行卡后马上明白孙行是什么意思,立即用手机银行转了三千万到孙行的卡中。 “孙行,你看,这笔三千万现金我一分都没动,现在全部转给你,就当我没做过这笔买卖,大家一笔勾销怎么样?” 孙行接过银行卡,又把伍德海的手机拿了过来,给银行打过电话,确认三千万的确打到了他的卡里,这才开口道:“伍长老果然是俊杰,怪不得师父放我放心前来,刚才孙行下手重了些,多有得罪,还望伍长老海涵。” 孙行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事,伍德海的注意力自然又转到了他的下半身,疼痛感不断的袭来,他恨不得立即就杀了孙行,可一想到他背后的高人,只能故作镇定的强颜欢笑道:“不碍事,不碍事。” “既然不碍事,那可就太好了。”孙行笑着点了点头:“既然伍长老想要与我化尽干戈,那么现在咱们就谈谈赔偿问题。” “赔偿?”伍德海微微一愣,心想这小子莫非是良心发现,觉得刚刚做的太缺德想要给他赔偿吗? “是啊。”孙行面露憨厚的笑意,话语突然变的极为轻柔:“不知道伍长老认为我的命值多少钱?” ps:明天恢复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