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突破 - 纨绔弃少

第四十一章 突破

“冉冉,刚才你是什么态度,还说喜欢人家。”下课后,曹美美追着曹冉冉走出了教室。 “我就是对他一见钟情没错。可我不许任何人说你,就算他也不行。他们都不知道美美你究竟有多漂亮!”曹冉冉嘟着嘴,想不到孙行竟然是这种人,早知道就不喜欢他了。 “冉冉,你太胡来了,感情不是儿戏。刚才的那句话明明有两种解释,可你却偏偏往坏的地方想,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他了,又怎么那么想呢?”曹美美摇了摇头。 “可是……可是……”曹冉冉可是了半天,她很想说曹美美你说的不对,可却有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是啊,如果她真的喜欢孙行,有怎么会不相信他说的话呢。 曹美美拉起了曹冉冉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冉冉,你现在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你对孙行充其量只是好奇罢了,说的好听一点,或许是你对他是有一点点的好感。可那不是喜欢,更不是爱,仅限于好感。而且这份好感刚刚也被你自己给破坏掉了,难道不是吗?” “我……”曹冉冉无言以对,她觉得美美说的对,可是却又不想承认。 “我不管,我就是要喜欢他。”曹冉冉嘟起小嘴,甩开了曹美美的手。 “冉冉……”曹美美望着自己被曹冉冉甩开的双手,眸光中突然泛起了泪花。 “美美……”曹冉冉见状立刻慌了神,“姐,刚刚我不是有意要甩开你的手,你别难过,是我不好,我不喜欢孙行了,我……”曹冉冉欲语还休,眼神也变的黯然起来。 “冉冉,你不用在装了,姐都知道,是姐对不起你。要不是姐变的这么丑,父亲就不会让你代替姐去嫁给那个宋明礼。如果你想找挡箭牌,姐来做,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姐就算死在父亲的面前也不会让你去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人。”曹美美一直都是个沉稳的女生,可眼前却像个小孩子一般抱着曹冉冉痛哭了起来。 曹冉冉从来没有见到曹美美哭过,即便从小大到有无数人嘲笑过曹美美,即便曹美美眼眶中有多少雾水在打转,她都没有让一滴眼泪流出来过。可是今天曹美美的哭声听起来都让人心碎。这该是有多么的伤心啊! …… 孙行离开教室并不是因为曹冉冉不相信他,而是觉得这是一次摆脱的好机会。看来随着自己的修为加深,以后还是少来学校的好,毕竟这里除了一小部分人外,大多是都是一些未经世事或是初入社会的女生,很难不受他的气质影响,万一都缠上他了,那可怎么办?! 孙行的想法虽然很臭屁,但却是事实,随着他的修为提升,气质会变的越来越吸引人。可是这种吸引说的好听点可以叫一见钟情,但实际上只能算是一种特殊魅力。解释的简单一点就跟媚药的效果差不多,被吸引的女人只会单纯的想跟他在一起,单纯的动情,但却并不会因此产生真正的感情。 离开了学校,孙行直接打车去了一趟燕中药店,原本有很多的药材他买不起,而今却不用发愁了,上好的药材一下子被他买走了七七八八,一趟下来足足花了十八万。 消费者是上帝,只要钱花的足够到位,这句话在哪都不例外,眼见孙行买了这么多的药材,药店的服务态度自然没得说,老板甚至亲自帮孙行雇了一辆车。 买完药材,孙行坐着老店老板雇来的车直接回到小院,将灶前附近的木材都搬了出来,就在小院的当中架上锅,熬了一大锅的汤药。 孙行买回来的这些药材全部都是大补的药,用这些壮阳大补药材熬成一锅汤,体虚的人甚至都不能喝,因为体质太虚的话,只能慢慢调理,若是直接饮用大补的药材,恐怕适得其反,身体会承受不了的。 孙行要的就是固本培元,他是修真者,体质不同于常人,这些补药的药劲照比修真大陆炼出来的那些丹药差的远呢。 将药熬成,天色已逐渐入黑,孙行一口气就喝了一半的汤药,剩下的另一半则继续用小火温炖。 感受到周围愈渐浓郁的灵气,孙行觉得差不多了,索性直径坐在了锁着的那间瓦房前,一但他今晚突破了炼气三层,可以让神识外放,第一件事就是将小屋内的那件灵物降服。 明月初升,漫天星斗。孙行深吸了一口气,运起了《九炎诀》。 混沌初开,创天地为界,万物滋生,乃顺天成。 天之道,其一为炎,九炎归一,乃成大道…… 随着《九炎诀》的运转,孙行体内的灵气开始逐渐的凝聚起来,大量的灵气转换成了灵力,全部流进他的丹田之内。 本来就能轻松突破,孙行又准备的无比充分,因此冲击炼气二层根本就是水到渠成! “轰!”很快的,孙行就觉得体内一阵极其舒畅清凉的感觉传来,他知道自己突破了。 孙行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经脉相比于炼气一层壮大了一倍多,身体各方面体质也瞬间提升了一个大台阶! 如果这时候孙行想要借住突破的瞬间力量将原本破损的经脉修复,只需要调动体内的灵力,让其在体内游走一边,过所之处,经脉自然会主动痊愈。 可是孙行却没有这么做,一来他的修为很低,经脉破损根本就影响不到他。二来他还要继续突破,如果这时候修复经脉势必要浪费掉一些灵力,岂不白白给自己增加障碍。 冲击炼气三层需要的灵气几乎是炼气二层的四五倍,不过孙行很有耐心,不疾不徐,直到将体内的灵气全部转换为了灵力,这才开始冲击炼气三层! 灵力足够,修炼起来自然势如破竹,二层初期,二层中期,二层巅峰…… 孙行将所有转换过来的灵力全部吸收聚拢在了丹田之内,境界修为一路狂飙。 小院周围的灵气似乎越来越浓,在孙行身后的瓦房内,一道用肉眼根本无法捕捉魅影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极为奇特的气息,这股气息从瓦房内传出后,小院里的灵气就像受到了某种召唤似的,疯狂涌入孙行的体内,来帮助孙行冲关! 此时的孙行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这些变化,他似乎早已忘记了时间,端坐不动,如同老僧入定,全力催动行功法诀,攀上炼气二层巅峰的之后,一心冲击炼气三层! 就在最关键的,随时将要突破的当口,一道人影悄声无息的落在了小院之内。 身影婀娜,明显是一名女性,不过却是黑纱蒙面,看不清她的样貌。 这道身影落院后,直奔孙行而去。动如飞燕,一跃而起,冲着孙行的天灵盖一掌拍了下去!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杀气,孙行的心神立即失守,哪还有思冲击炼气三层,整个身体向后一仰,身子如鱼一般滑了出去。 孙行勃然大怒! 想不到在他冲击的关键,竟然有人来暗算他,不管这个人是谁,孙行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啪。 单手拍地,孙行整个人横转而起,紧接着以左脚为轴,右脚如棍一般扫了出去。 还没等偷袭的人反应过来,孙行这一脚已经扫在了对方的身子上。顿时,一股极为狂暴的力量席卷了她的全身,整个人像是皮球一般,被孙行扫出了院门外。 几乎在将她扫飞的同一时间,孙行一步就跟了上去,还没等这个人落地,他的大手直接按在了对方的胸脯之上,将她整个人掼在了小巷对面的墙上。 “说,你是谁?!”孙行一只手将她按在了墙上,另一只手扯掉了她的面纱。 这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女子,如今脸色惨白,嘴角处不断的有鲜血正在溢出。 “方雁。” “谁派你来的?”孙行双目如电,气势凌厉。他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没有听说过方雁这个名字。 “没人派我来。”这名叫方雁的女人目光决绝,似乎没有一点惧怕的意思。 “我没有可以跟你浪费的时间,给你三秒钟,不说的话,你永远都不要说了。”孙行将手放在了方雁的脖子上,只要三秒一过,他绝对会拧断对方的脖子。 似乎感受到了孙行的果断杀意,方雁这才开口道:“是伍长老派我来的。” “伍长老是谁?为什么要派你杀我?”孙行皱了皱眉头,追问道。 方雁溢了一口鲜血,脸色越发的惨白:“伍长老是我的师叔,叫伍德海,他没有明确派我来杀你,只是让我监视你,然后见机行事。我看你似乎在修炼什么功法,正到了关键的地步,所以觉得是好机会,这才动手。至于伍长老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知道。” “那个伍德海在哪里,带我去见他。”孙行冷声道。 “你要去见我伍长老?”方雁微微一愣,随即却摇了摇头:“你很厉害,但绝对不是伍长老的对手。” “是不是他的对手用不着你操心,你只管带路便是”孙行冷哼,他岂能这般无缘无故的被人偷袭,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见到伍德海问个清楚。至于打不打得过这个伍德海完全没有在孙行的考虑之中。别说现在自己的修为已经到了炼气二层的巅峰,就算还是炼气一层,凭借着逍遥云踪步,只要想走的话,他就不信在这里还能有人拦得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