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佳琳的秘密 - 纨绔弃少

第三十九章 佳琳的秘密

一道白光至天空而下,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穿过了一辆红色保时捷panamera的挡风玻璃内。 与孙行道别后,佳琳原本是打算回学院的,可在这道白光射进来后她却立即掉了头,车子以极快的速度驶向了远方。 海天一色。 燕京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如果说天华大酒店是靠小时房才出名的话,这家海天一色则完全是靠让人望而止步价格。 在海天一色,最便宜的客房也要三万一天,最贵的总统套房则是八十八万。 虽然价格不菲,海天一色的生意却比天华大酒店还要好。 红色的保时捷panamera几乎没有减速的冲进海天一色,差一点撞到了酒店院内的喷泉雕像,佳琳慌张的从车上下来,直奔酒店而去。 “欢迎光临。”站在门前的迎宾两位小姐虽然有些困惑,但却依旧很有礼貌的为佳琳开了门。 此时,在酒店内的一间客房,一位中年道姑正盘膝静坐在沙发上。她的气息看上去似乎很弱,不仔细观瞧还以为这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当当当……当当当…… 房间外响起了一阵不快不慢的敲门声,同时也传进了佳琳的声音:“师父,是我。” 静坐的道姑听到佳琳的声音后蓦地睁开了双眼,整个人的气息即刻暴涨了起来,她冲着房门一挥道袍,只听啪的一声,房门竟然自己打开了。 “进来吧。”道姑的声音似乎有些冷漠,不带有任何情感。 佳琳有些紧张的进了客房,见到道姑后马上跪在了她的面前,小心翼翼般的说道:“弟子佳琳,拜见师父。” “哼,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师父。”道姑冷哼了一声。 “师父,弟子一直都记得您啊。”佳琳诚惶诚恐,面对道姑的冷言冷语,不敢有丝毫不满或怠慢。 “起来吧。”道姑摇了摇头,语气似乎缓和了一些。 佳琳闻言这才站起了身子,但却低着头不敢说话。 “琳琳,为师问你,今天是几月初几?”道姑看向佳琳。 佳琳浑身一颤,立即紧张道:“三月十二。” “很好。”道姑点了点头:“那你可曾记得,十年前的三月十二,你发过什么誓?” “记得。”佳琳声如蚊细。 道姑点了点头:“那好,你再说一遍那时候的誓言吧。” 噗通,佳琳再次跪在了地上,哀求道:“师父,我……” “把当时的誓言再说一遍!”道姑打断了佳琳的话,声音突然变的异常冷冽。 佳琳的身子开始颤栗,泪水在也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与君相约,十载为限,君若归来,生死相随……” “还有呢?”道姑似乎没有半分的怜惜,见佳琳的话只说了一半,语气骤然变的更加冰冷。 “君若不归,恩断义绝……” “很好。”道姑点了点头。“如今十年期限以到,那小子可曾记起你?” 佳琳没有好说话,却已经泣不成声。 “既然他不曾记起你,那么就随为师回去吧。”道姑起身,将佳琳拉了起来。“当年他用翡翠玉牌救你,被震伤了大脑,若不是为师及时出手封印住了他受伤的位置,这个人早就变成白痴了。” 道姑顿了一下,见佳琳哭着不说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不再像先前那般冷漠,而是语重心长道:“为师知道他对你有恩,可那时候你们不过才八九岁,他说喜欢你,不过也只是孩提之言,你又何必一直当真,更何况为他早已不记得你。要说报恩,你已经在暗中护了他十年,什么恩情都报了。” “师父,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佳琳一下子扑进道姑的怀中,嚎啕大哭了起来。 “琳琳,你天资聪慧过人,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将来注定会有大成就,万不可再滞留红尘,随为师回去吧。”不知道是受到了佳琳的感染,还是道真心心疼她,道姑原本冷漠的眸子竟也泛起了一团雾气。 “师父,佳琳不想回去……” “那好,既然你不想回去,为师这就去解开那小子脑中的封印,这样他也能认得你了!”道姑见佳琳犹豫不决,立即推开了她就要往门外走。 “师父,不要!”佳琳一把拉住了道姑,十年前孙行是因为她才受伤的,幸得师父出手护住了他的脑海,而今除非他的伤势能痊愈,法术封印才会自行解开,否则如果师父强行出手,孙行的确会因为封印解除而记起她,但同时旧疾也会复发,不出三天必定会变成白痴。 “师父,我跟你回去。”佳琳浑身一震,浑身上下突然多了一种别样的气息。 “玄级初期,琳琳,你又突破了?!”道姑感受到佳琳的气息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也是兴奋无比的,佳琳只有十八岁啊,一名十八岁的玄级高手,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们静心苑终于后继有人了! 佳琳没有回应道姑了话,而是翻手一掌,一脸决绝的拍向了自己的小腹。 噗……顿时,一口鲜血从佳琳的口中喷出,她酿跄倒退了两步,整个人的精神顿时萎靡了下去。 “琳琳,你疯了!”道姑大惊失色,上前一把抱住了佳琳,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一粒丹药。“快把它吃了。” 佳琳摇了摇头:“师父,弟子才刚刚突破玄级,根基不稳,刚才那一掌已经把我打回了黄级,就算吃了这颗回转丹也于事无补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道姑早就没了一开始的镇定和冷漠,佳琳可是她们静心苑的未来继承人,小小年纪就已经突破到玄级,将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可万万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自毁根基,虽然下手还不算太重,但对以后的修行是有极大影响的,特别是现在,她若再想第二次突破,达到玄级,势必难上加难。 “师父,难到你还不明白的我心意吗?”佳琳的精气似乎越来越弱:“四月初八,他答应要陪我过生日的,我不能走,请师父成全。” “不行。”道姑一脸决然的决绝了佳琳,她这次来,说什么也要把佳琳带回去。 “如果师父答应我,日后弟子将斩尽所有尘念,与师父回静心苑。不然的话,弟子宁可自毁全部修为。”佳琳虽然精神萎靡,但语气同样坚定。 …… 孙行本来是不想回去上课的,可转念一想自己下午好像没什么事情可做,索性就去露个脸,下午正好有两节古典文学,教书的是个老教授,到也不讨厌。 刚进入文学系的大楼,迎面走来了一个打扮时尚的漂亮娇小女人,乳白色长袖丝质圆领衫掩不住大约34d怒拔而挺秀的双峰,肩上挂着淡蓝色的精美皮包,下身是粉蓝色底印乳白小碎花的及膝薄纱裙,虽然个头不高,但超薄透明的肉色丝袜及近三寸的细根高跟鞋,使她浑圆的美腿更显修长魅力。 孙行看到这个女人后赶忙将头底下,早知道能碰见她就不来上课了。 “孙行,你见到老师怎么不打招呼?”芸晗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碰见了孙行,见他看到自己后竟然低头装作不认识,顿时有些不太高兴。 孙行心想这女人真是奇怪,我都这么做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但他知道如果自己说出这种话指不定要被“批评教育”多久,只好装作才发现芸晗的样子道:“你好,芸晗老师。抱歉啊,刚刚我在想事情,所以没有发现你。” 也不知道芸晗到底有没有相信孙行的话,反正是点了点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上课啊。”孙行奇怪的看了芸晗一眼,他是燕大的学生,进教学楼当然是来上课的,难道还用问? 芸晗皱了皱眉头,心想自己的课十次也看不到这小子一两次,怎么换成其他老师的课,他就能主动来上,难道自己的课就真的那么无聊么。 看到芸晗娥眉微蹙的样子,孙行这才反应过来,意思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赶忙说道:“芸晗老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去上课了,再见。” 说完,不等芸晗做出回应,孙行转身就走。 “哼,朽木不可雕。”看着孙行匆匆离开的背影,芸晗气的直跺脚,我有那么讨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