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意外发现 - 纨绔弃少

第三十七章 意外发现

二楼的卧室门前,有两位年轻的警察在看守,看到黄涛带着两个看上去比他们岁数还小的年轻人过来,眼神里虽然充满了好奇,但却不敢多嘴。 “孙行同学,这一次死者的死象很难看,我建议你还在外面等着比较好。”到了卧室门前,黄涛停下脚步,劝告了孙行一句。 “没关系,我的专业经验虽然不如佳琳,但也见过不少死人,黄队长不必在意我。”孙行笑着摇了摇头,这个黄涛竟然不想让自己进去,死象在难看,还能比城东郊区的那具尸体难看么。 黄涛确实不太想让孙行进去,因为这个案子跟上一次东郊区荒林性质不同。 上次的案子是在野外荒林,就算传开,造成舆论压力也无所谓,因为如果实在查不出来,他们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出去,将上次的案子从最近的这几起连环杀人案中摘出来单独处理,说死者是被野兽袭击而死的。 但这次却完全不同,这里可是燕京市中心,都市的繁华所在,在这里死人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死的是一般人,实在查不出的话也能找个犯事的替罪羊顶上。可现在死的这位可是位公众人物,著名风水大师,燕京的不少高官都曾找他看过风水,有几位甚至还跟诸葛金德的关系不错,这件案子一但有上面的人过问可就不好解决了。 所以,这件案子不是不上报,而是能瞒住多久是多久,至少要在这件事被传出去之前找到一些线索。 虽然孙行说他是来跟佳琳学习的,可归根究底他只是个无关人员。 可是见孙行这么说,他又不好反驳,只好默认了孙行的行为,愿意跟着就跟着吧,有佳琳在,估计回去后他也不会到处去瞎说。 卧室的门被黄涛缓缓拉开,顿时一股领人做呕的血腥臭味扑鼻而来。 黄涛虽然是不想让孙行进卧室,但他说的却也是实话。死者死在了自己家卧室的床上,大量的暗红色血液顺着被单流进了地毯上面,染红了一大片。 卧室的窗门紧闭,一来是怕招来苍蝇或是其他的尸虫,二来警方要封锁消息,不能让外人察觉到什么异味。这样就导致了屋内的血腥气味散不出去,只能越来越浓。 守着门口的两名年轻警察原本还不觉怎样,可是门一开,恶心的气味顿时传了出来,两人立即感到胃里一阵翻涌。 黄涛大大小小的案子也办过不少了,遇见这股恶心的气味也有些受不了,不过比起那两名警察可要强多了,至少他还能忍着走进卧室。 佳琳没有说话,而是带上白手套来到了尸体的面前,竟然直接开始了尸检工作。 黄涛看见佳琳只是微微皱着眉头就开始工作,不得不佩服起来,就算最专业的法医也不过如此吧。 佳琳开始工作,黄涛这回没有跟上去,而是靠在了门口,他确实受不了这味。上次在郊区的荒林不管怎么说也有空进流通,可是这里却被闷了好久,闻着不仅恶心,还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黄涛没有跟过去,可孙行却一直都跟在佳琳的身后。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心思去看那具尸体,而是在不停的打量着这间卧室。 门刚推开的时候,虽然腥气扑鼻,但孙行却隐约感觉到一缕淡淡的灵气。他确定,这缕灵气并不是佳琳身上,因为佳琳身上的灵气只有和她有肢体接触的时候才能感觉的到。 也就是说,这缕灵气原本就是卧室内的。 在都市生活了这么久,在外面连自然的灵气都很难感受到,更别说是在一间充满血腥秽气的卧室里面了。 孙行第个一反应就是这间卧室有他需要的东西。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孙行愕然发现,这间卧室所有东西的摆放,大到床,小到一只笔都非常的有讲究。整个卧室,像是以床为中心,四周逐渐的扩散,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聚灵阵。 虽然是等级最低的聚灵阵,但摆阵的人能用这些家具代替阵脚,无疑对此阵研究的很透彻,至少,要让孙行在同样的条件下来摆此阵,绝对不会比此人高明多少,甚至还可能不如这个人。 “难道这里真的也有修真者?”这种想法突然出现在孙行的脑海中但却一闪而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就算摆阵的人再厉害,光是用家具就能摆出聚灵阵的话,那简直就是笑话。 虽然聚灵阵是一种聚集灵气的阵法,阵成之后可以靠凝聚过来的灵气来维持阵法不灭,但那也是阵成后的事情。所以屋子里一定有可以维持阵法能源的东西,不然根本无法阵成。 能提供阵法能源,无外乎只有三种东西,一是灵物,二是法宝,三是灵石。孙行不奢望能在这里找到灵物或着是法宝,就算有一两颗灵石也成啊! 虽然现在就想将这间卧室搜查一边,但孙行还是忍了。这里是案发现场,他不可能当着警察面来搜查吧,而且就算找到了,这些警察也不可能让他带走啊,虽然心里着急,但孙行还是决定晚些时候自己在悄悄的来一次就好。 不过如果这个聚灵阵是诸葛金德布置下来,那这个人应该很了不起才对,怎么会被杀了呢?想到这,孙行突然对这个死去的诸葛金德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佳琳,有没有发现什么。”孙行见佳琳皱着眉头检查了半天,不禁扫了一眼尸体,心说应该差不多了吧,这么大的血腥味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忍住的。 “嗯。”佳琳点点头:“我们出去说吧。” 三人出了卧室,黄涛这才长呼了一口气,佳琳皱着的眉头也随着舒展开来。 孙行到是觉得无所谓,上次在东郊荒林,他受不了的是那股尸臭,至于血腥味到是没那么讨厌。 “来,我们坐下说吧。”黄涛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这才完全恢复了正常。 “黄队,这次的案件似乎跟上次东郊的案件有些相似。”佳琳开门见山,她刚刚检查的很仔细,发现死者的死亡方式与上次案件有很多地方像似。 “这……不会吧……绝对不会!”黄涛刚坐下,可听到佳琳的话以后却又马上站了起来。 “黄队,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佳琳有些疑惑。 “呃……”黄涛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接着又些犹豫的看了孙行一眼,那意思是让他暂时先回避一下。 孙行知道黄涛的意思,但却装做糊涂,他知道上次的案件也绝对不是普通的凶杀案,如果跟这起案件有关联的话说不定也会涉及到一些他想知道的东西,自己怎么可能错过。 见孙行没有离开的意思,佳琳也不说话,黄涛只好一咬牙道:“这件事情本来是不能说的,所以两位千万要替我保密。” 见两人都不约而同点了点头,黄涛这才继续说道:“上次东郊荒林的命案其实已经是第四起了,我们怀疑这一起连环杀人案。 这四起案件,死者都是二十左右岁的年轻女性,杀人手法几乎如出一辙,而且地点都是在荒郊野外。” “光是这些能说明什么?”佳琳疑问道,这与自己的判断并没有什么直接冲突。 “当然不光是这些。”黄涛并没有埋怨佳琳打断他的话。“除了刚才那些,这四起杀人案,我们都是在案发后七十二小时以后才接到报警,报警的时间都是下午,而且报案的似乎是同一个人。” “同一个人?”佳琳微微一愣,这么说来,这个报案的人到是嫌疑是最大的。 黄涛点了点头:“没错,这个人的嫌疑非常大,可是他每次报案用的电话和他的声音都是经过专业处理,我们不仅追踪不到报案人所在的位置,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 佳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才明白黄涛为什么这么肯定这次的案件与前几次的案件不是同一个人所为了。 第一,从作案的时间来看,这起案件的死者死亡时间还没有超过十二个小时,与前面四起案件完全不符。 第二,死者是一名中老年男性,并非是二十左右岁的年轻女性。 第三,这起案件的报案人员明确,是死者的老婆。 第四,死者死于自己家的卧室,而不是荒郊野外。 从这四方面来看,再联系之前的四起案件,虽然死者被杀的手法有些相似,但却没有任何证据指明是同一人所为。 就在这时,黄涛的电话突然响起,接通后,那边传来了一名中年男子的粗矿声音:“黄队,诸葛金德的老婆我们已经调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