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又是命案 - 纨绔弃少

第三十六章 又是命案

回去的路上,佳琳似乎不太怎么高兴。孙行哪里还不知道,这丫头又在吃醋。 这总让孙行觉得怪怪的,想要问个明白却不知要怎么开口,万一是他误会了呢。 “哥,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这一次佳琳并没有生气太久,不一会就恢复了正常。 “你想吃点什么?”孙行问道。 “韩国料理怎么样?”佳琳想了一下。 “好啊。”孙行点了点头,反正他吃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佳琳开心就好。 两人找了一家韩国料理。佳琳要了几个紫菜包饭和一碗韩国酱汤,孙行则点了一份黄豆芽汤饭。 孙行是第一次吃韩国料理,口味到还是不错,不过韩国料理大多都是一些泡菜和泡饭,汤汤水水的拌饭居多,远远比不了华夏的饮食丰富。 两人的饭刚吃到一半,佳琳随身背的lv挎包就传出了那首‘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的铃音。 “导师?”佳琳看到来电显示微微一愣,今天上午应该没有课啊,就是下午的那两节也是选修课,上不上都无所谓的,导师怎么会打电话给她? “喂,祁老师……” “嗯,我在外面。” “什么?又要派我去……” “好吧,地址在哪,我一会就到。” 佳琳无奈的挂断了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孙行:“哥,我要去一趟天菀明苑……” “天菀明苑?”孙行微微一愣,他听说过这个地方。天菀明苑是燕京有名的别墅型花园小区,地处燕京的二环以内,这里的地段随便一处楼房都要一二十万一平,天菀明苑别墅更是炒到了平均至少要五十万一平,真谓是可寸土寸金,能够住在这里的无疑都是非富即贵。 “嗯,那里发生了凶杀案,刚刚是导师亲自给我打的电话……”佳琳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偷听后才小声对孙行说道。 要说在燕京别的地方发生凶杀案或许还不会引起什么轰动,毕竟这种事情实际上每天都都可能上演。可这天菀明苑却不一样。如此金贵之地,发生了命案绝对是件大事。 在燕京很多人都知道,天菀明苑的物业管理在整个华夏都是绝对一流的。他们招聘的保安,最低要求都是甲等部队的退伍军人。再加上小区的监视系统更是采用了国内最先进的技术,外来人员一但潜入进天菀明苑根本就无从遁形。 这样的地方要是传出了凶杀案那还得了,所以在警方没有调查清案件的详情之前,这件事是万万不成传开的。 佳琳正是因为知道这其中的利害,所以才显得这么小心谨慎。 “那快吃吧,吃完我们好走。”对于昨天的那具死尸,孙行一直都觉得有些蹊跷,想不到仅仅隔了一天竟然又发生了一起,只是这两者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关联吧。孙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却很想跟着佳琳去看一看。 “哥,这回你跟我在一起就好。”孙行能陪着自己去,佳琳自然很高兴,可又怕孙行到时候瞎说,只好先提醒他一下。 “放心吧,我不会多说话的。”孙行点点头,他也知道上一次是自己鲁莽了,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可是应该没人会相信他吧。 天菀明苑离着两人吃饭的地方并不算远,十分钟后,佳琳的保时捷panamera就开到了目的地。 “佳琳同学,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负责这次案件工作的依然是黄涛,他刚刚接到通知,得知了这次处理尸检工作的人员又是佳琳,怕她没有任何凭证被保安挡外面进不来,所以干脆亲自到门口等她过来。 “孙同学你也来了。”黄涛似乎没有想到,这一次孙行又跟来了。不过他到没有介意,反倒很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心想这个护花使者做的还挺到位。 孙行点了点头,见黄涛竟然没有穿警服,就知道这次的案子恐怕很棘手,这一片住着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在警方没有掌控整个案件之前,万一让住在这里的人知道发生了凶杀案,闹到上面去,谁也承担不起,所以这些警察只可能低调的进行检查。 “黄队,带我去现场看看吧。”佳琳也看得出这次案件的影响力,身为一名法医,她自然也要尽职尽责。 “好。不过在到别墅之前,我们尽量不要说话,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黄涛跟门口的保安打了一声招呼,带着佳琳和孙行顺利的进入了天菀明苑。 这里的别墅并不像是一般的别墅群,而是分别独立起来的,每一栋别墅都有独院,最低都是一百平的草地,这些独院并不是赠送的,而是与别墅一样,最低也要五十万一平。如此一算,这里最便宜的一套别墅也要在一亿五千万左右。 正是因为天菀明苑的这种设计,才能让警方封锁住消息。不然若是换成了一般的楼房或别墅群,别说是命案,就算谁家被偷盗了,消息也藏不住的。 三人一路无话,大约走了十几分钟,这才到了命案现场。 这栋别墅看起来似刚装修完不久,屋内的所有东西湛然一新,孙行一进屋就皱了一下眉头,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死者是房子的主人,名字叫诸葛金德,今年五十八岁,是国内著名的风水先生。”进入别墅后,黄涛马上介绍起了死者的情况,这也方便佳琳对尸体的检查。 “你们是什么时候接到报案的?”佳琳跟在黄涛的身后上了二楼。 “一个小时之前,是他妻子报的案。”黄涛回答道。 一个风水先生死在了自己的宅子里,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讽刺。孙行走在两人的后面自摇头,目光却落在了二楼客厅的艺术照上面。 这副艺术照至少有五米宽,几乎占据了客厅的一面墙,照片上面是一名女子,看上去约三十岁左右,身材火爆,皮肤白皙,浑身上下只有私密处的地方被绷带缠着,胸前虽然也有绷带,似乎却因为波涛太过澎湃而脱落了下来,恰巧遮挡住了胸前那两抹凸出点。 这张艺术照看上去要多诱人有多诱人,特别是这个女人的一双眼睛,抚媚荡漾至极。不知道是照片效果处理的好,还是她本人就生得如此。 “这个人是谁?”孙行似乎被这种艺术照吸引住了,他停下脚步,目不转睛的问道。 看到孙行的样子,黄涛嘿嘿的笑了笑。说实话,这张艺术照实在是太吸引人了,连他都忍不住看了好一阵,现在孙行问他,他自然又多看了两眼才开口道:“这个人就是诸葛金德的老婆。” 黄涛一边说着还一边忍不住连叹了几声。这个诸葛金德已经是一个五十八岁的老头子了,可他的老婆才三十一岁,而且本人比这样艺术照还抚媚动人。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我觉得死者的老婆就是嫌疑人,你们应该把她抓起来。”佳琳有些嗔怨的声音突然在孙行的耳边响起。 “为什么?”孙行回头问道。 “不是说第一个报案的人往往最有嫌疑么,而且这个女人一看就是狐狸精,没准就是看上死者的钱了。”佳琳好声没好气的说道。 “呃……”孙行见状马上住了嘴,心想这丫头难不成是醋坛子做到,自己只不过觉得有些古怪就多看了两眼,这样也吃醋?这兄控控的也太厉害了吧! 黄涛是过来人,听佳琳说话的语气哪还不知道,她这是生孙行的气了,赶忙圆场道:“佳琳同学说的没错,我们早就将这个女人当成第一嫌疑人带去警局审问了。” “这个女人确实值得怀疑。”孙行似乎也很赞同的点了点头,心说这个黄涛到是很会做人,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佳琳闹别扭,比起那个李家明可要强多了。 “好了两位,跟我一块去看看尸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