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友好协商 - 纨绔弃少

第二十八章 友好协商

“我问你,如果你亲眼看到有人想要占你妹妹的便宜,你会怎么做?”孙行没有心情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讲给姬云听,而是用了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直接去问他。 “我不会饶了那个人。”姬云话语清淡,像是随意脱口而出,可却又给人一种不容质疑的感觉。 “那如果是一群人逼着要你交出自己妹妹供他们玩乐,你又该怎么做?”孙行语调凌厉,像是在质问姬云一般。 不过这一次姬云却没有回答孙行,而是将目光转到了王海川身上,淡然道:“海川,孙行刚刚说的,可都是事实?” “这……”王海川本来还指望姬云帮着他们说话,可没想到孙行竟然如此奸诈,他没有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出来,而是以问话的形式去问姬云,这样一来,就算姬云有心帮他们说话也说出来什么。 “姬少,我承认一开始是张子华的不对,可他华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酒一喝多难免不会有一些冲动。况且他这个人我是很清楚的,只会嘴上逞能,干不出什么出格的大事。”王海川说完,悄悄的冲着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状的张子华使了一个眼色。 张子华虽然害怕孙行,但到了这一步也是骑虎难下,见王海川冲他使了个眼色,便努力的爬了起来,痛苦呻吟道:“是啊,姬少,我这个人就只会逞逞嘴能,可能不小心因此冒犯了孙行的妹妹,还挨了他妹妹一个嘴巴。我承认这件事情是我不对,被打了就打了,更何况对方是女人,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本来事情到这就算过去了,可是孙行却突然冲了出来,威胁我要赔偿他三万块钱,剩下的事姬少你都知道了,我没有那么多的钱,只好向王少求助。” 张子华说的非常诚恳,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泪眼汪汪。 一个大老爷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掉眼泪确实有些滑稽,但张子华的眼泪却是真的,不过这可不是委屈的眼泪,而是被孙行踩断了几根肋骨疼的。 “姬少你听听,我王海川再怎么说也是王家的人,自己的兄弟被这般欺负,难道我会不管吗?本来我也没想怎么样,毕竟这件事是我们不对,大家把话说开,消除仇恨就行了。可这孙行,态度极其恶劣,李浩和宋明义看不过去,说了几句气话,可没想到这家伙抓着不放,就这么与我们动起手来。”张子华的话音刚落,王海川马上就接了过来,根本不给孙行说话的机会。 李浩和宋明义对视了一眼,立即点头说道:“对,姬少,这小子欺人太甚,我们实在看不下去了。” “没错,也就是海川的脾气好,换成我,绝对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姬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个几个人,才开口道:“孙行,我觉得海川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再说你打伤了他们这么多人也够了吧。” “姬云,不要跟我讲这些没用的道理,直接告诉我你的处理意见。”孙行此刻已经非常不耐烦了,他不想在浪费任何时间,只要姬云有一句话便偏向王海川,他就会立即动手。 “我看这样吧,张子华,这件事情因你而起,归根究底都是你的错,你现在立即去给孙行的妹妹道歉。至于赔偿问题,孙行,张子华已经陪给你一万多了,而你又打伤了海川这么多人,剩下的那一万多块钱,就当是给他们的医药费,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你们觉得这么样。” “可以。”孙行点了点头,王海川这些人一看就都跟姬云有交情,在种情况下,姬云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还是比较公正的。 见孙行点头同意,王海川他们也没有办法,再说什么就是不给姬云面子,为了一个小小的孙行而得罪姬云,实在是得不偿失。 姬云似乎很满意双方的表现,他了张子华一眼,淡淡的说道:“很好,那我就做一回和事佬。张子华,走吧。” 张子华知道,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左右的了,见姬云发话,哪敢怠慢,只能强忍着疼痛,去包厢内给佳琳道歉。 佳琳坐在包厢内,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这些人的对话她听的清清楚楚,王海川这些人分明就是在颠倒是非,她几欲出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相信孙行能处理好此事。 “对不起,是我张子华糊涂,酒后乱性,得罪了你,都是我一个人错,不求你原谅,你要怪就怪我吧,任打任罚随你。”张子华低着头,活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给老师道歉一样,当着众人的面给佳琳赔礼道歉。 佳琳没有作声,而是看向孙行身上,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好了,你可以滚了,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孙行一挥手,看着张子华就像是看着垃圾一般。 “是,是。”张子华现在哪里还会在意这些,先不说他浑身这些伤要花掉多少医药费,今天这件事日后王海川不找他算帐才怪,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还不如花钱消灾,直接陪给孙行三万块钱。 “孙行,今天这件事我王海川记住了。”如果有可能,王海川恨不得现在就将孙行抽筋扒皮,但今天有姬云在此,他确实动不了手了。 “站住,我允许你们走了吗?”孙行见王海川等人打算要走,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他虽然答应了姬云的意见,但并不表示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些人。 “孙行,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宋明义一直都在憋火,他宋家和姬家都是华夏的六大家族,论资讲辈,他与姬云都是年轻一代的嫡系少爷,若不是家族有令,让他交好姬云,他岂会给姬云面子放过孙行。 “你的忍耐跟我有关系吗?”孙行冷笑了一声。 “孙行,我们已经给了姬少的面子,答应放过你一马,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李浩也是冷声道。 “我也是看在姬云的面子上,才答应让张子华道歉的。”孙行说这话的时候,竟然给了李浩一个灿烂的的笑容。 然而这个笑容对李浩来说却觉得有些恐怖。“那你要怎么样?” “我答应张子华道歉,那么他对我妹妹的不敬自然也就一笔勾销了。刚才姬云提到将张子华欠我的那一万多块钱当作医药费给你们的人,也就是说我打伤这些人的事情也过去了,对吗?”孙行这话是说给众人听的,那目光却落在了姬云的身上。 “没错。”姬云神态自若的点了点头。 “好,张子华欺负我妹妹,给了我妹妹三万块钱的赔偿,我打伤你们的人,赔偿了你们医药费。那么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友好协商一下你们满嘴淫秽,轻薄我妹妹这件事呢?要知道,你们这些人的无耻之语势必会给我妹妹的心灵创成极大创伤,她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岂容你们这般侮辱?!况且这年头人言可畏,你们都是大有身份的人,这件事一但传了出去,让有心人利用,传成一百零八种不同的版本,一个版本比一个版本恶心,一个版本比一个版本猥琐,到时候还让我妹妹怎么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