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女夜袭 - 纨绔弃少

第二章 美女夜袭

别看佳琳只有十八岁,但却是学医的,而且报考的还是燕京医学院的法医系,甚至有过一年的法医经验,所以她对尸体的研究比一般人都要专业。 孙行的身体没有体温,冰而湿冷,完全感觉不到心跳,这根本就是一具尸体。再加上小院中的灵棚,散架的松木棺材,怎能叫人不害怕。 被佳琳这么一问,孙行才知道原来是他会错意了。这也难怪,他们实际上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因为佳琳跟她的母亲一直都在外面生活,又随母姓,所以孙家的人几乎没人知道她们的存在。直到五年前佳琳的母亲突然去世,孙宇这才向孙家老子坦白了这件事,让佳琳认祖归宗。 本来佳琳入门是要改姓孙的,可是她却执意要继续随母姓,孙宇本来就觉得对她有愧,老爷子又没有明确表态,所以改姓的这件事情事情就暂时作罢了。 那时候孙行的心思都在东方月的身上,哪会在意这个多出来的妹妹,再加上这件事没过几天孙行的父母就又双双遇难,孙家的人更是把佳琳当成的丧门星,恐避不及,孙行自然也没有理会过她。 “你在胡说什么,我活的很好。到是你,来这里做什么?”孙行耸了耸肩,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可不希望被看出破绽,因为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 佳琳相信自己的专业,她对死人的身体太了解了,眼前的孙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活人,可他偏偏又能说会动。 “你该不会是听到我的死讯,所以瞒着孙家的人来特意跑来看我的吧……”看着眼前雨带梨花又满面惊恐的小美女,孙行到是觉得有些奇怪。记忆当中他们应该没有什么感情才对,可这小妮子怎么看上去这么伤心? “我,我只是路过,才没有要看你呢。你死不死跟我,跟我有什么关系!”佳琳红着脸将头别了过去,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哥哥能说会动怎么可能是个死人,自己在想什么呢。 “佳琳,谢谢你。”看着佳琳的表情和动作,孙行心里嘿嘿一笑,看来眼前的这个妹妹与记忆中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虽然有些傲娇,但不管怎么样,一想到这个世界竟然会有个关心他的人,孙行还是蛮高兴的。 “谢我什么?”佳琳疑惑的转回头。 孙行嘿嘿一笑,双手轻轻的捧住了佳琳的脸,轻轻地用拇指拭去了她的泪痕,然后柔声道:“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你,你,你,你,在做什么……”佳琳的脸腾的一下变成了红苹果,一直以来孙行对她都是冷淡的,几乎无视她的存在。可今天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大胆,难道他已经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吗? 佳琳越想脸越红,挣开了孙行慌张的跑出了小院。 “喂,别走啊……”孙行原本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再抱一抱佳琳吸收点灵气,可是想不到这妮子竟然跑了。 佳琳跑出小院,一下子就钻进了她的那辆红色保时捷,心里犹如多了几只小鹿,乱撞不停。 好一阵,佳琳才静下心,她将衣领轻轻地翻开,拿出了垂挂在胸前的一件墨绿色玉坠。玉坠虽然只有拇指般大小,但却光亮剔透,仔细去瞧,玉坠的表面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墨绿光芒。 佳琳用手托着玉坠,目光似乎变的有些迷离。 “坏蛋,你真的想起我是谁了吗?”说着,她望向车窗外,发现孙行正对着她微笑。 春心荡漾,小鹿乱撞,红色的保时捷从小巷深处扬尘而去,回到了城市中。 “女孩子的胸部真是个好东西,竟然可以产生灵气……”孙行嘿嘿一笑,望着扬尘而去的跑车,也转身离开了小院。 当然,他离开小院可不是要去找女孩子,只想去去身上的怪味,毕竟躺在棺材里那么久,有点异味是在所难免的。修真者不拘小节,但可不是放荡不羁,孙行可不会为了一点灵气就毫无节操的去干那种事,他的口号是节操可以碎,但要碎的有风度。 出了小巷,他先去剪了一个清爽的短发,然后又去洗了澡,最后顺便还换了一身干净的行头,虽然原本他身上穿的那一套名牌的价值可以买下上百套他现在穿的一身衣服,但孙行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将这些名牌通通丢进了街边的垃圾桶内。 弄完了这些,都已经是下午,回到小院的时候,叶天刚刚睡醒,再次见到孙行,他才确定原来自己并没有做梦。 “咦?孙行,你原来的那套衣服呢?”叶天一眼就发现孙行换了一身行头。 “扔了。”孙行轻描淡写般的说道。 “开玩笑呢吧……”叶天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那套衣服可是孙行从孙家带出来的唯一一样东西,平日里看他连换洗都舍不得,怎么可能说扔就扔。 孙行摇了摇头,没有解释,而是问道:“叶天,我记得半年多以前是你帮我办的休学手续吧,现在我想回学校可以吗?” “啊?”如果说,刚刚叶天以为孙行说把原来的衣服扔了是在开玩笑,现在他简直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那个从孙家出来后就一蹶不振的纨绔少爷竟然会对他说想要回去上学这种话。 “你确定?”见孙行认真的,叶天这才激动起来。当初为了帮孙行办这个休学手续,他还托了不少的关系,其实就是怕孙行想开后再去后悔自己放弃了这个学业。现在一想,当初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孙行点了点头,他知道叶天是怎么想的。不过对于学位,孙行到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之所以想到回学校其实只是想去学校的图书馆看看,也算是好奇心使然。 因为在修真大陆,每个宗门也有类似图书馆的地方,不过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只有地位极高或是对宗门有过大贡献的人才能被允许进出学习,而在这个地方却好像并没有什么要求。 “好,一会我就去帮你把手续办了,明天就可以上学!”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将外面的灵棚拆了,打扫完小院后,叶天马上动身去帮孙行办理入学手续。他们叶家虽然比不了孙家,但在燕京这个地方还有一些生意,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叶天倒也认得一二的。即便他的父亲不太愿意自己的儿子跟这个落魄少爷接触,叶天也没有停止过帮助孙行。 直到叶天走后,孙行这才有时间静下心来想办法修复身体。虽然从佳琳那里吸收了一些灵气,可这些灵气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实在太有限了。 “看来除了修炼,暂时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孙行想了一下,除非他能步入炼气一层,否则现在单靠体内吸收过来的这一点灵气只能勉强修复他的身体机能,还无法完全修复经脉。 “记得师父教过我一套《九炎诀》,不知道在这个灵气匮乏的地方会不会有效。”孙行在院中盘膝而坐,默念《九炎诀》的心法,开始运转周天,随着功法的运转,他的周围像是形成了一股气墙,一股股的热流不断的涌进他的丹田。 过了许久孙行才睁开眼,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这里硬是要说修炼,也可以,不过按照现在的这种速度,光是步入炼气一层恐怕就要耗费上百年的时间,可这里的人一般的寿命似乎都不会超过一百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这套功法的辅助下,孙行利用体内的那一点点灵气很快就恢复了身体机能,一个周天下来,心脏已经恢复了跳动。两个周天下来,五脏六腑都有了生机。 修炼的时间过多很快,就这样连续的几个周天运转过后,已是深夜。 月光皎洁如华,小院谧静无声。 沙沙……一阵仿佛风吹落叶般的声音在小巷中响起。声音很轻,轻到几乎微不可闻的地步。 孙行一动不动的坐在院中,霍地睁开了双眼。小巷没风,更没有树,这种沙沙地声音听上去似乎很有节奏,就像树叶在贴着地面奔跑。 很快,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在到孙行的小院门前戛然而止,紧接着唰的一声,一道修长的身影突然从院子外面翻了进来。 孙行深邃的眸光一收缩,行动如沙,落地无声。单凭这两样,翻墙进来的人起码快要有炼气一层的水准了,难不成这个世界真的也有修真者? 借着月光,孙行看到的是一张冷艳无双的绝世容颜,精致的五官仿佛粉雕玉琢的冰玉美人,在朦胧的夜色显得如梦似幻。 孙行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比起他在修真大陆见过的任何宗派的圣女都要美上几分,与冷艳的绝世容颜相比,她的身材是火爆的,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内,妙曼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特别是胸前的一对汹涌的波涛,估计低下头都看不到脚面。 凌雨在落院的霎那心中顿时一紧,她身受重伤选择逃落至此,就是因为这附近住的应该都是一些平民老百姓,怎么会有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坐在院子中。不过她的反应非常快,前脚刚点地,整个顿时如同飞燕一般俯身冲到孙行的面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在月光的照射下,化作了一道寒光刺了过去。 这一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孙行的眸光再次收缩了一下。从这个女人翻身入墙,再到她行刺,动作一气呵成,自然连贯。 孙行微微蹙眉,心里暗自嘀咕,该不会是那个用掌风震碎他经脉的那个人发现他没事,所以特意再派一个人过来杀他的吧? 不等苏孙行多想,寒冷的杀气已经扑面而来。面对这冷冽的寒光,孙行向后向后一仰,施展起“逍遥云踪步”整个身子如同水中的鱼一般贴着地面滑了出去,如果他是这么好杀的,早在修真大陆死过几万回了,轮也轮不到这个女人。 凌雨一击没有得手,心中大骇,如此短的距离她的刺杀竟然失手了!这种情况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即便自己身受重伤行动有些缓慢,可对方竟然能像鱼一般贴着地面滑出去,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一击不成,凌雨转身就走。寻常之人哪里还会大半夜的不睡觉盘坐在院子中,再反应不过来她就是猪了。 “想走?”孙行下摆双腿,一跃而起,整个人在瞬间几乎化成了一道魅影,转眼竟挡在了凌雨的面前。逍遥云踪步可是他的独门绝学,就算在修真大陆也只有他和师父两个人会使用,是用来追敌和避敌最上成步法。不管什么原因,这个女人想要杀他是事实,岂能让她说来就来,想走便走。 然而让孙行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出手,这个女人却晃了晃身子,一头倒在了他的怀中。 “怎么昏过去了?咦……”美女入怀,孙行却皱了皱眉头。

上一篇   第一章 诈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