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震惊校园(八)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三十四章 震惊校园(八)

跟在姬云身后的王铁成看着刘天的另一只胳膊也被拧断,不禁摇了摇头,姬云就是这样的脾气。 刘天算是他王铁成的人,姬云只拧断了刘天一只胳膊已经给了他王铁成很大的面子了,不然以王铁成对姬云的了解,说不定连刘天的双腿也会不保。 这一点都不夸张,王铁成很了解姬云,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曲解他的意思。在这之前他的确跟刘天说把孙行请过来,这个请是真正的请,可刘天似乎会错了意。 眼看姬云拧断了刘天的胳膊,孙行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姬云到是真的不简单竟然,出手又快又狠,而且不参杂任何的情感,好像拧断刘天的胳膊就是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然而,孙行对姬云要卸掉刘天几个胳膊腿一点兴趣都没有,“姬云,我不喜欢废话,你来找我是因为月月吧?” “月月?叫的还真亲切。”姬云将刘天仍在了一边,冰冷的眸光冷冽的落在了孙行的身上。“告诉你,东方月是我的女人,除了我,没人能碰她。” “是么。”孙行扬了扬嘴角,一把将东方月揽在了怀里,别过头,直接吻了上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平日里要是有男生敢多看东方月几眼,被姬云知道了都会遭到一顿暴打,现在孙行不仅把东方月搂在了怀中,还吻了东方月,这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苏倩也惊讶的用双手捂着小嘴,这孙行也太大胆了,竟然当众亲吻东方月,而且还是法式的湿吻…… 东方月也被孙行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唇舌分开,她早已是一脸的绯红,她跟孙行虽然亲密,但亲吻的次数用手指都能数得过来,更别说是当着外人的面,而且还是这种令人担心的情况下。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孙行看向姬云,这才是最有力的说明,东方月是他孙行的女人! 姬云确实已经没话可说,因为他的飞腿已经落在了孙行的身上。 砰! 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孙行的胸膛之上,孙行被酿跄的踹退了几步眸光中满是惊骇。 他本想试一试这个姬云的实力,所以并没有使用神识来查探他的动作,也没有打算要用逍遥云踪步,而让孙行万万想不到的是,在不使用这两种手段的情况下自己竟然躲不开姬云的攻击。 “老公!”东方月惊呼了一声,眼看着孙行被姬云踹的酿跄倒退,她赶忙上前搀扶。 “没事。”孙行给了东方月一个放心的眼神,掸了掸汗衫上面的脚印,这个姬云的出手速度虽然快,但力量却出奇的弱,难道刚才他也只是试探性的出手所以只用了一点点的力量? 这一点孙行觉得非常奇怪,因为刚才他明明已经激怒了姬云,姬云猛然出手,没理由只是为了试探。 “你们都给我出去!”姬云盯着孙行,深邃的眸子明亮清澈,没人能看得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都跟我走。”王铁成一招手,率先离开了教室,他知道在姬云的身边永远都不要问为什么什么,也不要说多余的话,直接遵从就是了。 见王铁成转身离开了教室,待在教室的这些人都跟着他纷纷出去了,他们虽然都算是姬云的人,但实际上却听王铁成的命令,因为他们实在是弄不懂姬云的脾气,所以听王铁成的话准没错。 “苏倩,麻烦你带着月月也出去吧。”孙行不知道姬云打算做什么,所以让苏倩和东方月也都出去,以免两人受到任何伤害。 虽然很想陪在孙行的身边,但东方月知道此时如果继续待在这无疑会让老公分心。 直到包括校长在内的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姬云这才开口:“孙行,想不到你果然来自那里。”姬云盯着孙行,最初在天华酒店的时候,他以为孙行是被古武一族出来游历的人选中的弟子,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样的,如果孙行只是被选中的弟子,绝对不可能接下他刚才的那一脚而安然无恙。 原本孙行并不知道“那里”指的是什么,可是后来听到佳琳的解释,才明白所谓的“那里”泛指的是古武一族。现在听到姬云这么一说,他瞬间就明白了。因为古武一族的存在对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秘密,所以姬云才让所有人都离开教室,看来他是把自己当作古武一族的人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见姬云误会,孙行却没有点破,反而顺势承认了。他对古武一族很感兴趣,说不定可以皆由姬云了解到更多关于古武一族的信息。 “除了那边的人,很少有人能毫发无伤的接住我一脚的。”姬云盯着孙行说道。 “这么说,你也是那边的人了?”孙行一挑眉,听姬云的语气,他似乎是来自古武门派。 “不是,但我师父却是。”姬云摇了摇头,他跟古武一族的关系颇深,但却并不真正属于那里的人。 “你师父?”孙行微微一愣,姬云的这个说法到是有些怪,既然他的师父是古武门派的人,那么他拜师后不也应该属于古武一族的人吗? “没错,我师父是太玄门的掌派。”姬云点了点头。 “既然你师父是太玄门的掌派,那你应该也是太玄门的人。” 姬云摇了摇头:“你也应该知道,在古武一族中,太玄门的名气很大,他们虽然也收世俗的弟子,但要求却极为严格,一但有世俗弟子拜入师门就必须要斩断红尘,从此不允许在回到凡尘,就连出来历练的机会都没有。” “原来如此。”孙行虽然不了解古武一族,但他可是从修真大陆来的,听到姬云的话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太玄门的规矩是不许拜入师门的世俗弟子在回到凡尘,而姬云却站在了这里,就证明他并没有拜入太玄门,却得到了太玄门掌派的真传。 似乎觉得自己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姬云话锋一转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就请你离开东方月,不然就算你的那里来的人我也无惧。” 孙行莫名其妙的看了姬云一眼道:“姬云,别说你是那个什么太玄门掌派的弟子,就算你是太玄门掌派,跟我有什么关系?东方月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