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手段(一) - 纨绔弃少

第十三章 手段(一)

一想到这,梦瑶就变的更加不安起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 悍马车又开了五六分钟,梦瑶已经准备给公安局的副局长沈安打电话了。沈安是她父亲的战友,这个电话还是沈安来家里做客的时候亲自给她的,只是梦瑶一次都没有打过。 就在梦瑶掏出手机想要拨通电话的时候,一声声的警笛才由远及近的响起…… 没人知道,此时孙行正翘着腿,表情惬意的靠坐在车内。车里除了正在开车的那个青年外,其余的三个人已经成了孙行的“垫脚石”。 原本孙行还没打算动手,可这四个不长眼的家伙非要先教训他一顿,结果被孙行毫不客气的掰断了胳膊腿,到是那个开车的因为腾不开手所以并没有对孙行怎么样,这才幸免于难。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突然响起了警笛声,开车的青年还是第一次发现警笛声原来这么好听。他故意的将车放慢了速度,之所以没有立即停下来就是怕惹怒了孙行,万一那辆警车不是追他们的就糟糕了。 很快,这名青年就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不错,追上来的警车很快就拦住了这辆悍马。 孙行皱了一下眉头,车里面这四个人做过什么凭他的感官都掌握的一清二楚,这几个人从来都没有报警,怎么还会有警车追来。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本孙行还打算让这几个人开到目的地,不过现在警察都来了,也没办法。他冷冷的对着开车的青年说道:“告诉王海川,我会去找他的。” 那个青年那还会理会孙行,瞬间就跑下了车。 “陈老二,是你报的警?”警车停下后,下来了一黑一胖两名警察,其中那名胖警察看见跑下车的青年,随即一愣,似乎认识这个混混。 就在这时,孙行也从车内走了下来。 “刘所长,就是他,刚才他强行上我的车,还逼我将车开到郊区。我那几个兄弟只不过跟他讲讲道理,却被他打伤了。”这个被称作陈老二的青年看见胖警察后立即来了精神,见孙行下了车,赶忙对胖警察使了个眼色。 胖警察会心的点了点头,走到孙行的面前说道:“刚才这名青年报警,说你强行上车,还打人。现在我怀疑你涉嫌抢劫,勒索,乱用暴力致人伤残,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胖警察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放在了枪套上面,而另一只手则把手铐拿了出来。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强行上车了?”孙行微微皱眉,这名胖警察不分青红皂白,仅凭一面之词上来就扣他,这事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名胖警察显是同陈老二一伙的。 “这些话留着以后再狡辩吧。”胖警察义正言辞的用手铐将孙行扣了起来。 孙行脸色一沉,一缕杀机从眸光中一闪而过。他本就不是喜欢解释的人,如果在修真大陆,这胖警察早就被他拍的魂飞魄散了。 他很想杀了眼前这几个人然后一走了之,不过还是忍了,毕竟手枪这种东西他还认识,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躲不过子弹。就算他有把握在这胖警察开抢之前就干掉他,可这里毕竟是法治社会,在华夏首都的大街上杀人,孙行现在还没有那个实力去挑战这个国家的武装力量。 见孙行老老实实被胖警察带走,陈老二这才松了一口气,早知道王少要对付一个这么狠的人物,他陈老二就推脱有事不来了。 见警车拦下了那辆悍马,梦瑶到是松了一口气,她刚掉头准备回燕大,却发现那辆悍马竟然开走了,而那个学生摸样的青年竟然被带上了警车。 这太莫名其妙了,她报警的时候已经说的很详细,有位学生被几名不良混混劫持,可警察却放走了混混,把学生抓了起来,若非亲眼所见,梦瑶是绝对不会相信能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 事情出现了这种变化,梦瑶哪还会不知道,这个学生或许是得罪了燕京一些真正的人物,这件事她尽力了,到了这里就不应该再管下去。她的父亲虽然地位堪比省长,但在燕京,华夏的首都,一个正部级的干部在核心权利之下又算的了什么,有些事情连她的父亲都管不了,更别说她。 可是,梦瑶却觉得,这件事若是她不管到底,一定会后悔。 警车开进派出所后,孙行立即就被胖警察押下了车。 在来派出所的途中,孙行了解到,这个胖警察还是一名副所长,听他那口气好像最近要有什么人事变动,暗示那个跟他一起来的警察回去后不要瞎说。 “这个人涉嫌抢劫,勒索,使用暴力致人伤残。先将他拘留起来,一会我要亲自提审,然后再送到看守所。”胖警察对着迎出来一名警察使了个眼色。 “知道了。”这名年轻警察会意的点了点头。 孙行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被冤枉的事情他遭遇的还少么,这时候就是说破天也没用,他倒想看看这个胖警察究竟能拿他怎么样。 年轻的警察将孙行押到了一个小黑屋,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孙行被推了进去,铁门咣当一声被关紧,屋子里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外面的胖子警察听到小黑屋的铁门被咣当关上的声音,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是他跟一个心理学家学来的方法,将犯人关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屋内黑暗,潮湿,狭小,时间一长就会使人感到无助,紧张,甚至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只要人一紧张,就会感觉时间过的特别慢,往往被关了一天就好像度过了一个星期那么久。这种心里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非常可怕,甚至要比想法设法去毒打犯人一顿更有效果。 “刘所长,听说你又抓了一个抢劫犯,真是恭喜你了。”一名高个子的中年男警察看见刘光荣立即笑着过来打了一声招呼。 刘光荣看到这个高个子警察后大手一摆,义正严词地说道:“我刘光荣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就是可以为人民服务,这个小子竟然敢在我管辖的范围内抢劫勒索,我绝对不能放过他!” “老刘,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等我调任后,这个正所长的位置非你莫属了。”刘光荣的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王所……”刘光荣和那名高个子警察看见了门口说话的人,连忙迎了上去。 “王所,人事调动的命令下来了?”刘光荣双眼放光的看向王戚,他干这副所长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若不是最近听到了人事调动的风声,他一个副所长岂能每次出警都亲力亲为。 王戚微笑道:“正式的文件还没有下来,不过上面的意思打算先调我去局里,我走了以后所里的大小事情可要托付给老刘你了。” 刘光荣心里听了这个高兴啊,熬了这么久,总算让他熬出头了。所长的这个位置虽然不大,但却有很多油水,至少这一片很多的事情以后都是他刘光荣说的算。 就在刘光荣还暗自兴奋的时候,梦瑶却心事匆匆的进了警局,她在跟着警车的路中突然恍悟,自己之所以觉得见过那个学生,是因为他跟当初算命的“李大师”很像。 “你怎么了姑娘?”刘光荣见一个美女心事匆匆的跑了所里,以为对方遇到了什么麻烦,要来报警,当着王戚的面当然要表现出警民一家的风范。 “刚才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我要见他!”梦瑶开门见山地说道。她越想越觉得那个学生就是李大师,哪还有心情跟刘光荣说什么客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