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似水柔情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似水柔情

东方月简直都要羞死了,连她自己都想不到会突然说出这么大胆的话。 别墅的浴室很大,一看就是专门为了有钱人设计的,特别是那超大号的浴缸,至少也能容下三个人,来一场鸳鸯戏水绝对没问题。 东方月很真的洗刷了一边浴缸,然后开始放热水,等热水放的差不多了,才开始放冷水,最后又试了一下水温,觉得差不了,这才羞红着脸喊孙行进了浴室,然后轻轻关上了房门。 孙行也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说实话非常兴奋,他刚想要抬手脱衣服,身边却传来了东方月娇柔的声音:“老公,我伺候你。” 东方月紧张的双手微微发颤,这可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伺候一个男人脱衣服,自然是紧张的不得了。 花费了好半天的时间,东方月才把孙行的上衣全部脱掉。 孙行现在外表看起来还很清瘦,可退去了上衣后,那流线型的身材立即展现出了。他的上半身看上去并不健硕,但感觉却很厚实,浑身上下的肌肉并不突出,却很匀称,那厚重流线型的美感很是吸引人。可能是因为修炼了《九炎诀》的原因,孙行的身体看上去甚至有些淡淡的流光溢彩,看的东方月芳心荡漾,一阵阵晕眩。 “那个,裤子我自己来把。”孙行见东方月帮他脱掉衣服后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所以干脆自己三下五除二把裤子脱掉,准备踏进浴缸。 直到孙行脱完裤子,东方月似乎才回过神,见他就这么要踏进浴缸,连忙红着脸,拉住了孙行:“内,内裤怎么不脱掉。” “这个……就不必了吧。” “不行,那多不舒服啊!”东方月摇了摇头,主动上前蹲下身子,帮孙行把内裤也给脱掉了。 “呀……”孙行的内裤被脱掉,东方月一下子就看到了孙行的大宝贝,而且还是如此近的距离,羞得她猛地闭上了眼睛,低声惊呼,脸色已是羞红一片。 这也太大了,不是说男生的那个地方平时比较小么,只有受到兴奋刺激的时候才会变大,可是老公的那个怎么那么大啊,要是,要是和老公结合在一起的话,自己能受得了吗? 东方月心如鹿撞,羞得根本不敢睁眼。 孙行见状反倒是哈哈一笑,顿时轻松了不少,事情都变成了这样,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再不放开一些,他还是个男人么! 因为浴缸有控制水温的功能,虽然耽误了一阵才入浴,可水温依旧跟东方月刚才调试好的一样,虽为有一点点微热,不过泡在里面却是舒爽至极,孙行进入浴缸后舒坦的伸直了双腿,看着一脸害羞的东方月,笑着冲她招了招手:“不跟老公一起洗吗?” 东方月红着脸,低着头道:“老公,你先把头转过去好吗?” 孙行见东方月这么害羞,只好听话的将头别了过去,很快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虽然没用眼睛看,可孙行还是忍不住用神识扫了下,只见东方月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完美诱人的雪白胴体纤毫毕现,在孙行的神识下一览无余。 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后,东方月无声的深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自己骄傲挺拔的浑圆波涛,像是在给自己打气加油,然后一脸娇羞的踏入了大浴缸,直接坐在了孙行的双腿上,和孙行面面相对。 浴缸原本刚刚的好的水一下子就溢出了不少,流到了缸外。 “老公,我美吗?”东方月似水柔情的看着孙行,虽然一脸的娇羞,但眸光却没有一点的逃避,似乎在期盼孙行的答案。 孙行没有回答东方月的话,他的眼睛已经在替他说话了。东方月这种空灵之体本就是十分吸引人的,在配合上她那完美无瑕的容貌与身体,简直就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 看到孙行的眼神,东方月已经知道了答案,她温柔的一笑,完美的娇躯朝着孙行趴了过来,身子还没到,两团雪白滑腻的圆润物已经顶到了孙行的胸口。 “老公,我给你按摩吧。”东方月娇声说道,纤纤细手已经搭在了孙行厚实的肩膀之上,轻捏了起来。 孙行舒服的差一点轻哼出声,东方月这哪是在给他按摩肩膀啊…… 随着两人的亲密接触,东方月似乎越来月放的开,在孙行面前热情如火的她,按摩幅度也越来越大…… “月月,这个地方就不要按摩了吧。”随着东方月的柔荑渐渐的向下划去,孙行忽然神色尴尬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东方月的声音似乎也有些颤抖,她侧身贴着孙行,闭着眼睛,将下颚轻轻的靠在了孙行的肩膀上,娇喘吁吁的在他耳边说道:“不行,这里最重要,要好好的伺候……” 孙行一看没有了办法,干脆再次闭上了眼睛,心想按就按吧,反正都是早晚的事。 随着东方月的火热,孙行终于没羞没臊的坚挺了起来。 火烫的坚挺傲然的耸立着,东方月发现自己的手竟然逐渐的握不住了孙行的伟岸,于是便换了一种方式。 很快,孙行就感受了到一片温柔包裹住了他。忍不住睁开眼道:“月月,你用它们按的话,我会受不了的。” 东方月羞红着脸道:“老公是我的不够大,你不喜欢吗?” 孙行看着东方月身前不断上下浮动的那团圆润,道:“喜欢,当然喜欢啊……” “那就好好躺着不要乱动。”东方月红着脸,加快了摆动的速度,用自己特殊的方式,给孙行进行无微不至的按摩。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两人才气喘吁吁的的从浴缸里坐了起来,东方月有气无力的靠在孙行的肩膀上,娇羞的白了孙行一眼道:“老公,刚才你真的太坏了。” 孙行嘿嘿一笑,搂住娇躯酥软如糖泥的东方月:“月月老婆,你真好。” “对了老公,能跟我说说诗诗姐的事情吗?”东方月又往孙行的身边靠了靠。 “诗诗?”孙行微微一愣,不知道东方月要问这个干什么。 东方月点了点头:“嗯,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这个啊……”孙行犹豫了一下,如果把他和黄诗诗认识的经过告诉了东方月,必然会涉及到黄诗诗的身世,虽然黄诗诗不会因此有任何的不满,但孙行却觉得那是黄诗诗的过去,是她的伤痛所在,别人没有任何权利去揭开这块伤疤。所以孙行只能摇了摇头:“抱歉啊月月,诗诗的遭遇很不好,如果没有经过她本人的同意,我不能乱说的。” 东方月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开才开口道:“老公,我想让诗诗姐搬来跟我们一起住,可以吗?” “当然可以。”孙行点了点头。其实就算东方月不提,孙行也有这个打算,毕竟他不可能天天晚上都陪着东方月,如果黄诗诗也住在这里,至少可以跟东方月有个照应,而且以黄诗诗的身手保护东方月自然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