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购置别墅(一)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二十三章 购置别墅(一)

面对康康的质疑,孙行多少显得有些无奈,小丫头似乎认定了孙行在说谎,一直缠着他不放。 最后孙行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带着康康在附近找了一家饭店,要了间包厢,这才将他和佳琳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康康听完后哭的稀里哗啦的,一双大眼睛像是开了闸的水坝,泪水不断的涌出。 “呜呜呜……孙行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呜呜……” 孙行揉着太阳穴,轻轻的点了点头。 “呜呜……好感人,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我会去南山找佳琳的。”孙行知道,如果佳琳真的走了,离开了这座城市,那么南山是唯一的线索。 “那,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康康的大眼睛泛着泪花,抽泣道。 “不行。”孙行摇了摇头,他要去南山找佳琳,自然不会带上别人。况且他暂时根本就无法动身,毕竟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要对佳琳负责,同样也要对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负责,在过几天就是与那几个倭国人约斗的日子了,他不会就这么将诸葛风水拱手让人,让身边的人失去立足之地。 “为什么不行?佳琳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我自然要去找她。”康康擦了擦眼角了泪痕,坚定的说道。 “南山只我的推测而已,如果佳琳没有去南山呢?难道你要跟我继续找下去?你还有你家人,你的学业,你自己的生活,这些你都想过吗?况且找佳琳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人参合进来。”孙行否定道。 康康瞪着大眼睛,一时之间找不出任何话来反驳孙行,他说的很对,她要去南山,没人会同意的。 “快吃饭吧,菜都凉了。”看着康康为难的样子,孙行摇了摇头,这小丫头太单纯,太容易受到感情的支配。 康康似乎没有什么胃口,夹了几口菜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孙行压根就没有吃饭,把康康带到这里,只是为了方便说话而已。 买完单后,孙行将康康送回了燕京医学院,而他则直接回到了诸葛风水。 分开了几天却像是阔别了好久,东方月似乎很想念孙行,见他回来,立即就黏了上去。 “老公,我好想你。”东方月扑进孙行的怀抱,主动递上了双唇。她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既然认定了孙行,就不会再有什么顾虑,会将自己的热情全部都交给孙行。 佳琳的离去让孙行更加懂得了珍惜,人要懂得珍惜眼前的一切,不要等失去以后才后悔莫及。 香唇软舌,甘泉玉露。 两人吻了许久才分开,东方月的脸上早已是一片绯红。 “月月,你的嘴真甜。”孙行用舌头抿了抿嘴唇,像是在回味。 “讨厌,就知道欺负人家,不理你了。”东方月娇嗔的锤了孙行一下胸口。 “老公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孙行嘿嘿一笑,抱着东方月坐在了老板椅上。 “诗诗,进来吧。”孙行的神识早就扫到门外的黄诗诗,她似乎不想打扰到两人的温存,所以直接站在办公室外没有进来。 听到孙行叫自己,黄诗诗有些慌张的推开了门,紧张道:“少主,我……那个……诸葛金德的财产已经处理完毕,您交代的那些不动产也已经卖了完了,一共卖出了六亿三千七百六三万五千二百一十八元。” 孙行原本以为要卖掉诸葛金德的这些房产和西餐厅恐怕还要花上很多时日,想不到黄诗诗的工作效率这么高,这才没过几天,竟然就已经处理完了。 “另外昨天慕容集团的董事长慕容天昨天跟我通过电话,他说会在一个星期之内把欠您的十亿资金打到我们公司的账户。”黄诗诗接到慕容天的电话时完全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慕容天什么时候突然欠了少主这么多钱,该不会是少主真的去慕容集团把他给催眠了吧?! 孙行点了点头:“这几天出门帮了慕容天一个忙,这十亿算是他给我的酬劳。” 东方月自小就在大家族的环境中成长,对金钱虽然没什么太大的概念,但也知道十亿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至少让他门东方家一次性拿出十亿的现金恐怕都有些费劲,而自己的老公出趟门就能弄回来十亿,简直是太厉害了! 对孙行所说的任何话,黄诗诗是一点都不怀疑的。“少主,现在清算完了诸葛金德的遗产,我们要兑现之前的承诺,捐献出三亿的善款吗?” “当然要。”孙行点了点头:“你立刻拿出三亿,捐献给福源基金总会。” “福源基金总会?”黄诗诗到是听说过这个基金会。但却对其却却完全不了解,她有些不理解少主为什么要这么做,捐给这样的慈善基金会倒不如捐个华夏十字慈善总会。 “没错,这个慈善基金会是我父母成立的。”恢复了小时候失去的部分记忆,孙行自然想起了这个基金会。这是十三年前他的父母为了还愿而捐出五亿筹办的慈善基金会,现在也算是孙家的慈善产业。 原本孙行是打算将这三亿捐给华夏十字慈善总会的,不过虽然十字总会是华夏最大的慈善机构,但最近有关于十字慈善总会的一系列丑闻被曝光,国人似乎对这个慈善总会很不满意,孙行虽然在记者会上号召过大家对他将来的捐款流向进行监督,但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的,让他拿出三亿捐款没问题,问题是这三亿的资金最后究竟流入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还是会被收进某人的私人账户中。 既然现在想起了这个福源慈善总会,孙行自然改变了主意。虽然这个福源现在慈善总会是孙家的,但却是孙行的父母为了孙行成立的,这个慈善总会,孙行早晚会从孙家人的手里拿过来。 “可是这么做会不会让那些记者嚼舌根?还有孙家人……”得知这个福源慈善基金是孙家的,黄诗诗更加的担心了,孙行这么做,那些记者一定会调查这个慈善总会,但时候孙行的真实身份也会曝光,舆论也许会对他相当不利。 “没关系。”孙行摇了摇头:“当初我当着所有记者的面说要捐出三亿,只是说捐给华夏的慈善机构,并没有说到底要捐给哪一家,这是我自由的权利,况且现在十字会的名声不太好,如果他们要是胡说,我们直接拿着十字会的事反问他们,老百姓舆论会直接站在我们这边。” 孙行有他自己的考量,如果到时候那些记者真的挖出了他的身份,这对他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到时候孙行会顺水推舟,直接公开承认自己的身份,剑指孙家,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好,那我会尽快处理这件事。”黄诗诗很聪明,只要孙行一说,她立即就明白这其中的原由,并不需要孙行详细解释。 “这件事可以在往后拖一拖,你先派人去调查一下福源慈善基金总会怎么样,然后整理出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虽然这个福源基金是他的父母开的,可在他的父母去世后,现在早就已经彻底归孙家掌管,天知道这个基金会现在怎么样,如果比十字会还黑,孙行可不打算这么早就把钱捐出去,免得到时候没等他夺回这个基金会,钱都已经被黑没了。 “明白。”黄诗诗点了点头。刚想去处理这件事,却突然想起前几天孙行提过要买栋别墅,于是问道:“对了少主,关于购置别墅的事情,新的别墅要在天菀名苑购买吗?” 提到买别墅,孙行想了一下,说实话他不太喜欢天菀名苑。 “燕京除了天菀名苑,还有什么地方的别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