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药效发作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二十章 药效发作

赵爽现在简直快要郁闷到了极点,如果孙行打的只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偏偏又是徐家的少爷。上一次徐松被打,赵爽想也没想就放了孙行,那是因为他不知道徐松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怕孙行踩爆他的蛋。 可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他认识徐子嘟不说,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越聚越多,他要是什么都不做直接就收队走人,要传了出去,他的这身警服可真就要被扒了。 可是他能做什么?抓孙行?估计他带的这些人都不够孙行活动身子的。把徐子嘟送医院?看孙行这架势,他赵爽要是这么做,估计一会躺在地上的人就是他了。 “收队。”权衡了一下利弊,赵爽最后还是下了收队的命令。不过他嘴上说收队,可等所有的警察都上车后,警车并没有开走,赵爽在车内直接拨通了黄涛的电话,现在这种情况他做不了主,还是向上面汇报一下比较好。 黄涛今天的心情本来非常好,因为上面的人事命令已经下来了,下个月他就可以走马上任,升当副局长,此时正在陪老婆热炕头,准备大战三百回合。 他刚挺进去一半,电话就响了起来,压着身下娇喘吁吁的美娇娘有心不接,但又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虽然人事命令已经下来了,但在上任之前仍要小心翼翼,特别是临近的这几天,只要稍微大意了一点,都很有可能与这个副局长的位置失之交臂。 赵爽在电话那头等了半天,听到黄涛终于接了电话,赶忙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听到赵爽的汇报,黄涛也是一阵头大。沈局长之前为了孙行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接到上调的人事命令,这一次孙行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也不知道沈局长会怎么做? 想到这,黄涛也不敢拿主意,只好告诉赵爽原地待命,等待指示。 赵爽一听这话,就知道黄涛也要去请示,无奈只能原地候命。 巩凡眼睁睁的看着来的警察就这么走掉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看上去年岁不大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历,让带队来的警察滚,就真滚了? “你已经没有时间了。”孙行一把抓住了巩凡的衣襟,将他拽到了面前。 巩凡额头上冒出的冷汗都可以洗脸了,警车还没走呢,孙行就让他杀了徐子嘟,他要出手,不等着被警察抓呢么。 “前辈,可不可以等这些警察走了以后我再动手……”巩凡没有一点办法,只能拖时间,对他来说现在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别废话,杀还是不杀,如果下一句你说的话超过一个字,我会立刻拧断你的脖子。”孙行冷声道。 面对孙行如此的强硬,巩凡没有一点办法,心想杀就杀吧,总比被拧断脖子强、杀完徐子嘟以后他立即就投案自首,反正他也是被孙行逼的,到时候原原本本的把案情一交代,大不了自己被关在监狱一辈子。 巩凡刚要开口,却发现孙行的眉头几乎要拧成了麻花,紧接着他就被扔飞了出去。 此时在奔驰车内,佳琳虽然还闭着眼睛,可身体却开始扭动了起来,浅绿的连衣裙已经被她拉到了腰间,雪白的双腿紧贴在一起不断的相互摩擦,她的纤纤玉手正隔着内裤抚摸着神秘地带,伴随着若有若无的低吟,车座上早已是汪洋一片。 孙行将巩凡扔出去后,几乎瞬间就挡在了车门前,以免佳琳春光外泄。 接着,孙行抱起佳琳,顿时,一股股的灵气涌进了他的体内。这股灵力比平时还要充盈的多,不过孙行根本没有心思去享受。 这两个家伙竟然对佳琳下了媚药,此时孙行的双目如火,恨不得立即将巩凡和徐子嘟碎尸万段。 可是现在救佳琳要紧,孙行咬了咬牙,将赵爽叫了过来。 赵爽一听孙行叫他,赶忙下车,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赵爽,这两个人涉嫌猥琐少女,你看着办吧。车里的那个女孩子我就交给你了,事后如果让我发现有人敢对她不利,后果你是知道的。” 赵爽闻言冷冷的打了一个激灵,赶忙命令手下对车内还在昏迷的康康进行全力保护。 围观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不少人都在旁边指指点点,说什么的都有,孙行皱了皱眉头,抱着佳琳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巩凡见孙行就这么走掉了如获大赦,趁着警察不注意也悄悄的溜掉了。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徐子嘟,现在徐子嘟被打成了这样,他再回徐家就是自讨苦吃,索性把所有的钱都转成了现金,连夜逃出了国。 孙行一走,赵爽也长出了一口气,只要没闹出人命,啥都好解释。他命人将徐子嘟和康康都送往医院,同时赶忙给黄涛打电话汇报这里的情况。 似乎感受了男人的气息,一路上佳琳特别的不老实,使劲的往孙行身上贴,娇嫩欲滴的双唇更不断的想要索取。 孙行本来是要到算带佳琳回小院的,可是佳琳的身体却越来越发烫,对孙行的“进攻”幅度也越来越大。没有办法,最后孙行只好找了一家旅店。 一开始,旅店的老板看见佳琳的样子直接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孙行,可随后当一摞毛爷爷摆在他的眼前时,义正的言辞变成了一间高级客房。 “佳琳,再忍一忍,一会就好。”进入了房间后,孙行在床上紧紧的抱住了佳琳,使她无法动弹分毫。 瞬间大量的灵气开始不断的涌入孙行的体内,孙行想借此来让他的神魂融合,只要神魂能够跟身体完全的融合他就可以使用灵力将佳琳体内的药效逼出来。 随着灵气不断的被孙行吸收,他的神魂果然开始一点点的与身体融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行体内的灵力终于开始松动,一点一点的再次被他掌控。 如此顺利的融合了身体,确实有些出乎了孙行了意料,不过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么多,放开了佳琳,孙行同时将大量的灵力输入进她的体内。 “咦?”灵力刚刚被释放出来,孙行就皱起了眉头,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自己的灵力并没有被佳琳吸收! “这是怎么回事?”孙行有些讶异,他感到自己的灵力在进入佳琳的体内之前仿佛像是掉进了无底洞,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今融合了身体,孙行第一时间就用神识扫了过去。 很快,他便将将目光集中在挂在佳琳脖子上的贴身玉坠,墨绿色的玉坠只有拇指般大小,却散发着淡淡的几乎微不可见光芒。 “好奇怪的玉坠。”孙行将玉坠放在了他的手里,他可以肯定,自己刚刚释放出来的灵力全部被这玉坠吸了进去。 本想用神识一探究竟,可孙行却发现自己的神识根本就扫不进去。 “算了,救人要紧。”没有时间做进一步的研究,知道是这枚玉坠的问题,孙行便把它从佳琳的脖子上摘了下来放到了一边。 此时佳琳已经主动缠了上来,孙行挣扎开,将她按在了床上,同时又一次将灵力传入了她的体内。 这一次,孙行确实有感觉到灵力进入到了佳琳的体内,可是这些灵力根本没有在佳琳的体内做任何的逗留,直接化成了灵气溢出,转瞬就被身旁的玉坠吸收个干干净净。 孙行再次皱起了眉头,他又将玉佩放回到了佳琳的身上,通过佳琳,一股股的灵气又涌入了孙行的体内。 孙行立即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这玉坠应该是一件法宝,可以吸收灵气,也可以将吸收过来的灵气提供给别人,不过却需要一个媒介,而佳琳却恰巧做了它的媒介。 趁着孙行松懈的瞬间,佳琳又将自己的身体缠了上去,这一次她干脆脱掉了连衣裙,浑身上下贴着孙行越发滚烫,她抚摸着孙行的身体,对其不断的发出需求的信号,渴望得到同样爱抚。 面对佳琳的索求,孙行只能不断施展着静心咒,同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他将玉坠又戴在了佳琳的脖子上,而后不断的向其体内打入灵力,灵力在进入佳琳体内转化成了灵气溢出,被吸进了玉坠,孙行再通过佳琳从玉坠上得到大量的灵气,将其转成灵力。 这是看上去似乎是一个不断的循环,不过孙行却知道这种循环他没有办法一直坚持下去,因为他无法将吸收体内的灵气直接转换成灵力,这需要时间。 不过这却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只要在体内的灵力消耗殆尽之前将佳琳体内的药效逼出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