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被绑架了 - 纨绔弃少

第十二章 被绑架了

修炼的进度慢,孙行可以慢慢的想办法,但钱花光了却不行,至少他的这副身体目前还需要吃饭。 这一次孙行不想再去算命,他想去捉鬼。这还是从瓦房内的那个灵物身上找到的灵感。 华夏人迷信,是因为有许多事情靠仅现代科学的理念是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就像是瓦房屋内的那件灵物,不知道的人一定是以为遇见了鬼。孙行这次想当捉鬼大师到是希望能够碰到这一类的事情。既然在小院中能够遇见灵物,他不信这个世界就只有这么一件灵物还能好运的被自己撞到,如果能弄到一两件没有被封印的灵物,或许有机会可以迅速的修炼到炼气二层。 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孙行对捉鬼这种买卖可一窍不通,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去学校的图书馆找找看,有没有关于怪谈这方面的书籍。 说起来现在已经是第二学期,由于第一学期孙行只露过几次脸,所以根本就没有平时成绩,可他能考上燕京大学靠的并不是家族力量,而是自己才华,再加上这一学期孙行始终都泡在图书馆里面,课本上的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所以就算没有平时成绩,孙行也没有挂科。 这对孙行来说完全无所谓,学位那种东西对他来说只是浮云,要不是因为挂科需要补考,甚至还有被退学的可能,孙行连期末考试都不会参加。 现在孙行的心情很好,因为在图书馆里看到了大量的怪谈,以后若是碰到灵物完全可以用这些怪谈去解释。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研究“捉鬼”的事情,却不知道梦瑶为了找他几乎把整个燕京城翻了个遍。 从她在孙行那里回来后,就悄悄的瞒着父亲独自一个人去了南宁。 南宁虽然很大,但四塘镇却只是南宁市所管辖的一个小乡镇,户数不过七千,以梦瑶的手段几个电话就联系到了镇政府的二把手。 镇政府的二把手是一个中年男子,姓吴名正气,圆肚秃顶,气质看上去就跟他的名一样,一派的正气。他对梦瑶的到来表现出了极为热烈的欢迎。这份欢迎不只是说说而已,对于梦瑶的请求,吴正气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按理说一个镇里的二把手,没理由会对一个八竿子打不着一瞥的副市长女儿这般热情。但吴正气明白,梦瑶可是比那些省长的千金更有地位,而且她一来找到的不是镇里的一把手,而是他这个二把手,再加上他最近刚听到镇里的一把手要被外调的风声,这其中的因由不言而喻,若是连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抓不住,那他就只配当一辈子的二把手了。 对于吴正气的态度,梦瑶很满意,在他的配合下,整个小镇近七千户的居民资料很快就到了她的手中。对此,梦瑶表示会在自己父亲的面前替吴正气美言几句。 梦瑶得到了这份资料后,便在镇里找了一间小旅馆,暂时住了下来。 两天后,她真的在这六千八百多户的居民资料中找到了自己的母亲,但却发现母亲已经改了名,并且和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的男人结了婚…… 这个世界或许有人会长得极为像似,但梦瑶确定那个资料中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这是作为女人也是作女儿的直觉。 梦瑶在旅馆中关了自己三天,她很想找到自己的母亲,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终究没有鼓起那份勇气。 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梦瑶回到了燕京,她想找自己的父亲问清楚,让父亲亲口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个女人只不过跟自己母亲长得像而已。 可梦瑶得到的却是父亲的缄默不语。 她的父亲默认了。 就在梦瑶感到最无助的时候,她突然想到那日在古德寺外替她算命的“李大师”,也许只有这个人才能告诉自己这一切的真相。 …… 孙行当然不知道梦瑶在找他,这些日子他依旧过着学校和小院两点一线的生活。 但是今天孙行刚走出校门外,就感觉有人盯上他了。 刚有这种感觉,孙行立即就将感官扩张到了极限。 扫了一遍周围,孙行很快的将目光停留在了校门对面不远处停着的一辆悍马车上。 车上面一共坐着四名青年,全部都是一副流里流气的打扮,四双眼睛都在关注着他。 孙行冷笑,他自从来到这里,一共只得罪过三个人。一个是姬家的少爷,还有就是王海川和韩志军。不过那个韩志军不可能知道他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也就是说车里面那四个家伙不是跟姓姬的有关系就王海川的人。 孙行还在想着到底要不要主动教训一下这几个人的时候,悍马车上已经下来了两名青年。 这两名青年看上去就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长得也确实不咋地。他们俩直接来到孙行的面前,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孙行,片刻才开口道:“你就是那个得罪我们王少的孙行?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当然,你可以拒绝,但是有什么后果,嘿嘿,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这两个青年突然一前一后把孙行夹在了中间,挡在前面的那个人还悄悄的把匕首拿了出来,飞快的在孙行的腹部前比划了两下,意思是如果孙行打算反抗,他就会用这把匕首扎进去。 孙行微微一笑,这个王海川怎么派两个白痴过来,他这么一说,不是在摆明告诉别人他的主子是谁么,或许是这些家伙有恃无恐习惯了。 见到孙行竟然还笑的出来,这两个混混不禁面面相觑,这个人是精神不好还是被吓傻了,这种情况应该笑么? “想要请我直接说一声就好了,那辆悍马是你们的吧,不知道我们五个人坐会不会有点挤。” 孙行笑着直接走向了那辆悍马,两个混混青年再一次面面相觑,完全忽略了孙行为什么会知道他们一共有四个人,只是觉得这家伙有些精神不正常。 梦瑶这几天的心情非常低落,她托了不少关系,几乎要把燕京翻了个遍,可是那位李大师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就查无此人。今天她本来打算去燕京大学找她小时候的闺蜜说说这件事,不想刚将车停好就看见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将一名学生堵在了校门口,最后将他带上了车。 这种事情几乎时常都有发生,一个普通家庭的学生因为某种原因得罪了谁,被带走教训一顿,不是梦瑶能管的。 可就在孙行上车的一刹那,梦瑶的目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侧脸上,心里一动,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就是这么一瞬间,梦瑶突然觉得这个人对自己很重要,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于是立即报了警,而她自己也跟在这辆悍马车的后面。 这辆悍马从燕大一直开往东区,而且越走越偏,甚至都要到郊区了。 孟汐报警的时候说的很详细,她将这辆悍马的型号和车牌都说了出来。以交通队的监控录像和档案资料,应该很容易就可以锁定这辆车的位置和车主的信息,然后立即派出警力追捕。可是梦瑶一路跟了近二十分钟,别说是警车,就连警笛的声音也没听见。 眼看着这辆车向郊区的方向开去,梦瑶知道这些人是想找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对付那个学生,这样话就不仅仅只是教训一顿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会闹出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