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孙行的怒火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一十九章 孙行的怒火

孙行从小院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他没有佳琳的电话,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燕京医学院,不知道佳琳还不会不等他。 到了医院学的门口,孙行第一眼就看到了那辆红色的保时捷panamera,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自责,自己竟然让佳琳等了一天。 可当孙行走近保时捷后,却发现车里没人。 “难道人在学院里?”孙行皱了一下眉头,习惯性的扫了几眼周围,虽然他现在无法调动体内的灵力,也无法释放神识,但感官依旧还在,当他的目光落到街对面停着的那辆加长的奔驰后,整个人的气息顿时狂暴了数倍。 两三步跨到了街对面,孙行一下子就将车门给硬生生的拽了下来,失去了灵力,虽然有很多事情做不到,但却不代表身体的力量会减小。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徐子嘟一跳,试想一下,如果你正准备要玩车震,突然车门被人给硬生生的拽了下来,恐怕换成谁都会害怕。 “你是谁?”巩凡的脸色也是一变,能把汽车门一下子拽下来,这得有多么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孙行阴沉着脸,一句话都没有说,挥动臂膀直接将巩凡和徐子嘟都拽下了车。 巩凡本来还想要抵挡,可一经接触,他才知道孙行的力量到底有多么的变态,在孙行的面前,他一个黄级武者竟然连一丝挣扎的余力都没有。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谁?”徐子嘟被孙行拉下车,心中极为的不满,他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啪!孙行理都没有理他,抬手就是一个嘴巴,打的徐子嘟在原地转了两圈才勉强停下,满口的牙几乎碎了一半。 紧接着,没等徐子嘟开口,孙行抬手又是一拳,这一拳直接打碎了徐子嘟的鼻梁骨,使他整个鼻子都踏了进去。 “我,我是徐子嘟,是徐家的少爷,你,你要干什么!”徐子嘟捂着脸,鲜血顺着他的手不断的往下淌,他痛苦的嚎叫着,一脸恐惧的盯着孙行。“巩凡,救,救我……” “阁下住手!”巩凡眼见徐子嘟被孙行两三下就打成了那样,根本不敢插手,只能壮着胆子喊道。 “别急,很快就轮到你。”孙行别过头,面无波澜的说道。 巩凡打了一个冷颤,心头狂跳,虽然孙行面无神色,但给他的感觉却像是一头盯着自己的猛兽,让人不寒而栗。 啪,啪,啪……孙行说完,一个嘴巴接着一个嘴巴轮了过去,徐子嘟肥胖的身子像是陀螺一般半旋转起来,不时有碎牙从他的口中蹦出。 “阁下,我想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巩凡觉得自己的身子都有些发颤,他虽然很想逃跑,可却知道自己如果这么做了,下场会死的更惨。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徐子嘟,就算他现在成功逃跑了,徐家的人也不会放过他。 “这两个女人是不是你们弄上车的。”孙行又抽了徐子嘟两巴掌,然后将他一脚踢了出去。 “这个……”巩凡的脸色十分难看,到了这般地步,猪都知道这个青年一定是跟佳琳或康康有关系。 孙行眸光一冷:“那就没什么好误会的了。先是徐松和潘芍那两个畜生母子打我老婆的主意,接着又是你们这两头猪想要动我妹妹,我要不把徐家给端了,还真对不起你们!” “什么!”巩凡瞪大了双眼,最近这几天,因为潘芍和徐松的事情,徐家的家主徐劲松简直都要发疯了。若不是还要顾忌到徐家的几位长辈的反对,徐劲松差一点都要把主家直接搬到燕京。即便的这样,徐劲松也往燕京派了很多力量,誓死要抓到火烧徐家的凶手,为潘芍母子报仇。 巩凡之前也听过一些传闻,听说潘芍的身边一直都有灵智大师和静心师太陪着,可即便这样,潘芍母子仍然出了事,由此可见火烧别墅那个人的厉害! 巩凡万万也想不到,这个人,竟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阁下,不,前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受徐子嘟的指使,请前辈放我一条生路,我愿意为前辈效犬马之劳!”巩凡扑通一下跪在了孙行的面前。他知道自己连灵智大师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是孙行的对手。虽然横竖都是死,但如果孙行肯饶他一命,至少还可以多活几天,若是运气好,也说不定还能躲避徐家的报复。 孙行看了巩凡一眼,淡然的指向徐子嘟道:“杀了那头胖猪,然后自废修为,我可以饶你不死。” “前辈,这……”巩凡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让他杀了徐子嘟而且还要自费一身的修为,不是要把他直接逼上绝路么。 “你只有十秒钟时间的考虑。”孙行冷声道。 “前辈,你这么做,跟直接杀了我有什么区别?!”巩凡紧握双拳,背后的虚汗浸透了他的汗衫。 “还有五秒钟的时间。”孙行冷酷无情。 就在这时,一连串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不知道是谁报的案,也不知道报案的人到底是因为看到佳琳和康康昏迷后被抱上车还是因为看见了徐子嘟被打成重伤才报的警,总之三辆警车很快停在了燕京医学院的门口。 原本看热闹和围观的人并不算多,只有三三两两的路人和极少数晚自习后还没离开学校学生。可警察一来后,又陆续的围上了不少人。 看到警察来了,巩凡一下子就安心了许多,至少孙行总不能让他当着警察的面去杀徐子嘟吧。 “都不准动,把手……”带队的警察下车后刚开一口,顿时就愣住了。 “孙先生,怎么又是你……”赵爽一脸无奈的看着孙行,怎么每一次他带队就总能遇到孙行。 “赵爽,立即带给你的人给我滚回去,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废话。”孙行看了赵爽一眼,冷冷的说道。 赵爽嘴角一抽搐,心说这个孙行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讲,自己好歹也是公安局的一名干警,你说话就不会客气客气。 虽然心里有些不满,可赵爽却不敢得罪孙行。他到不怕丢了饭碗,他怕的是万一孙行真的一个不高兴卸去他的胳膊腿亦或是踩爆了他的蛋蛋,他到时候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刚要喊收队,可转身却看到了徐子嘟,这个胖子赵爽认得,是徐家的少爷。 如果现在周围有一堵墙的话,赵爽一定会有撞上去的强烈冲动,怎么这种倒霉的事情每一次都让他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