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佳琳有难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佳琳有难

四月二十八日。 燕京医院学。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panamera停在了学院的门前,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把她曼妙的身材展现无遗,裸露在外的皮肤闪着夺人心魄的光辉,长长的暗红色秀发柔顺的垂在身后,微风吹佛,肆意飞扬。 女孩一下车,就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眼球,医学院的美女本来就不多,更何况是这种超越一般美女的极品的美人。 “哇,佳琳,你今天打扮的好漂亮啊!”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佳琳,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像似会说话一般,充满着一股灵动。 俗话说人以类聚,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大眼睛的少女虽然没有佳琳那般惊艳,但也算的上是美女一枚,特别是那双大眼睛,如果说她是一名七分美女的话,那双大眼睛至少占了四分。 “康康,别闹了。”佳琳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是光听到声音就知道从背后“偷袭”她的人是她的闺蜜康康,不然凭她的本事岂能让对方抱住。 “嘻嘻,坦白从宽,你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是不是要去约会呀?”康康松开了双臂,左臂却是一绕,搂住了佳琳的小蛮腰。 “约,约会,才没有……”佳琳一听到约会这两个字,精致的脸蛋顿时红了起来。 “看你脸红的,还说没有!”康康嬉笑着,像一只顽皮的精灵:“快说,那个人是谁?!” “真的没有啦,我哥一会要来看我。”佳琳红着脸说道。 “你哥?就是你总挂在嘴边的那个孙行?”康康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嗯。”佳琳点了点头,一想到孙行马上就会来找她。心情就非常的愉悦。 “什么嘛,搞了半天原来是你哥哥。”看见佳琳点头,康康的言语似乎显得有些失望,不过随即却又话锋一转:“总听你说那个孙行,既然他是你的哥哥,不如介绍给我吧,反正肥水不留外人田,咱们医学院美女校花的哥哥,想必也是极帅的。” 佳琳微微一愣,紧接着漂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她一听这话就知道康康是在拿她寻开心。于是笑问道:“怎么,小丫头思春了?” 康康扬眉一笑:“对啊,本姑娘就是思春了,不如我嫁给你哥哥,当你的嫂子吧!” 佳琳咯咯一笑,却叉开了话题:“康康,我今天不去上课了,麻烦你跟导师说一声。” “放心把,抱在我身上。”康康挺了挺胸脯,顽皮的转身倒着离去,没走几步,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将肩上挎着的红色包包开打,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礼盒,又三步并两步的跑跳了回来:“差一点忘了,祝我们美女校花生日快乐!” “死丫头,这回该不会又是什么吓人的东西吧?!”佳琳接过礼盒刚要说谢谢,却突然想起去年康康送给她一个整蛊盒,打开以后里面突然弹出一个鬼脸,吓的她差点没把那盒子给扔了。 “怎么会,上一次我本想逗你开心来着,可谁曾想你一个星期没理我,我哪还敢啊!”一提起去年佳琳的生日,康康顿时撅起了小嘴。 “好吧,在相信你一次。”佳琳当着康康的面,将礼盒拆开一看,是一枚精美的紫色蝴蝶的发卡。 紫色蝴蝶雕刻的栩栩如生,做工之精美,绝对堪称艺术品。 “好漂亮……”佳琳拿起这枚发卡不禁赞叹道。 “那当然,本姑娘送的东西自然高端大欺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康康嘻嘻一笑:“来吧美女,让本姑娘亲手给你带上。” “啧啧啧,真美……”将发卡带在了佳琳的秀发上,康康仿佛在盯着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上下打量起佳琳。 “真的吗?”佳琳弯下腰,在倒车镜前捋了捋头发,端详了好一阵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安心的去幽会吧,相信再完美的帅哥也会拜倒在我们美女校花的石榴裙下。”康康肯定的点了点头,挥手跟佳琳告别,边走边小声自语道:“唉,什么时候本姑娘也能交到一个男朋友……” 佳琳有些无语的目送着康康离开,心说这丫头想找个男朋友实在太容易了。 因为佳琳是医学大的美女校花,不少男生就算有追求佳琳的想法,也没有多少人真的敢付出实际行动的。被美女校花接受,这种事情只要适当的yy就够了,大家都有自知之明,自己怎么可能受到女神的垂青。 但康康却不同,康康属于那种大众级别的美女,或者与其说她是美女,到不如说她长得很萌,很可爱,就算是条件一般的男生也有想试着追求的冲动,所以在医学院追求康康的男生说排成队多少有些夸张,可实际上还真就差不多,而且这其中还不乏帅哥。 目送康康进了校门,佳琳又在校门口等了好一阵,可却仍不见孙行的甚至,站乏了,只好进车里休息。 时间一点点的在流逝,佳琳就这么从早上等到了太阳落山。 “大美女,别告诉我你在这等了一天!”康康上完晚自习从医学院出来后,发现佳琳的保时捷仍然停在校门口,上前一看,佳琳正一脸落寞的坐在车内。 “康康,我哥他没有来……”佳琳一看是康康,立马下车扑到了她的怀里。 “喂,佳琳,你不会哭了吧……”感受到佳琳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康康瞪大了眼睛,她跟佳琳认识的这么久,从来都没有看见她哭过。 “他明明说要陪我过生日的……” “会不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你有打过好好打过电话,确认一下吗?”康康虽然很想骂孙行,可却知道那样做只能让佳琳更伤心,所以只好找理由先劝劝她。 “我……我哥他没电话。”佳琳听到康康这么一说,突然变的紧张起来。她说好要保护孙行的,可是最近这一年却变的越来越松懈,再加上最近的心情有些乱,她一时竟然忽略了多留意一下孙行,万一他真的出点什么事该怎么办?! “佳琳,你不会这么单纯吧?!现在难道还有人不带电话的??” 佳琳总是在她面前提起孙行,可孙行姓孙。佳琳姓佳,两个人连姓氏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是亲兄妹。听到佳琳的话,康康的第一反应就是佳琳被骗了。 “是真的,我哥他……”佳琳刚想解释一下,却发现从对面的一辆加长的奔驰车上面下来了两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说佳琳,你用不着每次看见我都皱着眉头吧?”两人当中,一个胖的流油家伙手捧着红色玫瑰,笑盈盈的来到佳琳的面前。 “徐子嘟,你在这里做什么?”佳琳擦了擦眼角的泪光,一脸冷色的说道。 徐子嘟似乎毫不介意佳琳的冷言,笑道:“佳琳,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在我们家的别墅为你开了一场隆重的生日party,本来是想早点邀请你,可来的时候却看你像是等什么人,不过现在看样子那个人放了你的鸽子。这样也好,不如你和身边的美女随我一起去别墅庆生吧!” “死胖子,你想的美!”康康白了徐子嘟一眼,一看这胖子就不像什么好人。 “放肆!”跟在徐子嘟身边的中年男人见康康态度,顿时勃然大怒,狠狠的瞪了康康一眼。 康康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这中年男子的眼神太吓人了。 “巩凡,不要把美女吓坏了。”徐子嘟见状一摆手,拦下了要发作的中年男子。 接着,他对着佳琳说道:“佳琳,我对你的心意你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我追求了你这么多年,有让你为难过一次吗?其实今天早上我就到了,就是因为看见你似乎在等人,所以我才一直没有下车,陪你等到这个时候。如果你等的那个人来了,我今天就绝对不会下车。” “佳琳,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天意吗?难道你连一次让我为你庆生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佳琳看着深情款款的徐子嘟,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徐子嘟,我已经说了很多遍,我们不合适,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好吗?” 徐子嘟被佳琳拒绝后似乎显得很失望,他将手中的红玫瑰递给了佳琳道:“好吧,既然你不想去,那我就不勉强你了,但是我希望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这束玫瑰。” 佳琳接过玫瑰,说道:“好了,玫瑰我收下,你走吧。” “嗯。”徐子嘟转身离去,跟在他身边的中年男子同样也跟着转身离去,可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手一抖,冲着佳琳和康康洒出了一团**,这团**在空气中迅速的化成了一股白烟。 扑通! 康康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一头栽倒了下去。 “徐子嘟,你干了什么!“佳琳也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没什么。“徐子嘟听到佳琳的质问,转过身邪邪的一笑:“放心吧,只是迷药而已。” “你敢对我下迷药。”佳琳喘着粗气,只觉得身体一点一点的在失去知觉,最后一股坐在了地上。 徐子嘟来到佳琳的面前,笑道:“没办法,这是你逼我的。只要本少爷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弄不到,可唯独你这个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少爷肯花心思追了你这么久,你却从来没有对我假以辞色过。” “徐子嘟,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佳琳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阵阵的疼痛刺激着她,不能就这样昏迷过去。 “后果?哈哈!”徐子嘟大笑道:“你放心吧,等我上了你,自然会去孙家提亲。你认为孙家的人到时候是会把你嫁给我呢,还是会为你讨个说法?” “我指的不是孙家。”佳琳咬牙道。徐子嘟说的没错,孙家的人根本不会为了她去与徐家结仇,而她也根本没指望过孙家。佳琳相信,如果她出事了,师父一定会替她报仇! “不是孙家?”徐子嘟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我连孙家都不怕,更不要说其他的势力了,更何况我还带了这个东西!” 说着,徐子嘟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约有一寸大小的透明药瓶,里面装着一粒黑色药丸。 “知道这个是什么吗?米国最新研究出来的媚药,只要半颗就可以让一个性冷淡的女人变成荡妇。待会你睡着后,我会喂你吃下一整颗药丸,嘿嘿,真期待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徐子嘟一脸淫笑的说道。 “你……” 没等佳琳说话,巩凡又洒了一把白色的的粉末,这一次佳琳再也承受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巩凡,你弄的这迷药到底行不行,怎么洒了两把她才昏过去。”徐子嘟见佳琳才昏过去了,多少有些不满。 “徐少,我这迷药连头大象都能迷晕,她坚持了这么久,这小妞不简单啊。”巩凡盯着已经昏迷过去的佳琳,若有所思的说道。 “废话,本少爷看上的女人能是普通的货色吗?!少废话,趁着没有爱管闲事的人,赶紧把这两个小妞搬到车里去。”徐子嘟轻哼了一声。 巩凡皱了一下眉头,很明显,徐子嘟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不过他知道就算跟眼前的这个纨绔讲明白也没用,索性默不作声的将两人扛起来抬进了车内。 这辆加长的豪华奔驰不仅外表看上去震撼,里面更是宽敞的可以当车房了。将两女抬上车后,徐子嘟将黑色药丸就着水灌进了佳琳的嘴里,然后问道:“巩凡,这药丸多久才能起效。” “大概三十左右分钟。”巩凡回答道。 “这么久?”徐子嘟皱了皱眉头。 “久是久了点,不过此药无解而且要劲很大,不管任何女人,只要吃了这药,一但要劲上来,保证都会发疯,搞不好待会这个女人醒来会强jian少爷你。” “强jian我?”徐子嘟大笑道:“有意思,真有意思。待会如果真的跟你说的一样,一定要录下来,我会拿着这份录像去孙家讨个说法,哈哈哈……” 巩凡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躺在佳琳身边的康康,问道:“徐少,这个女的怎么办?” “扒光,轮了她。”徐子嘟淫笑道:“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处,待会你可要拍的仔细点,要是这妞将来不听话,这把视频弄到网上去。” “是。”巩凡眼露精光,三下五除二就把康康的外衣脱了个干净,只剩下一件黑色的半透明性感bra和一件同样的黑色的蕾丝内裤。 “呦,还没看出来,还是个闷骚的小妞。”徐子嘟一脸色相的盯着康康 巩凡拿起了身边的dv机,对着徐子嘟说道:“徐少,您先来?” “也好。”徐子嘟点了点头:“免得一会佳琳醒来的时候,本少爷提不起劲。 说着,徐子嘟将康康翻了个身,笑道:“我猜这小妞八层还是个雏,就给你巩凡留着尝尝鲜,本少爷临幸这小妞的后庭好了。” 徐子嘟上手就开始揉捏起康康的翘臀,隔着蕾丝内裤将手伸了进去。 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奔驰车的车门突然被硬生生的拽了下来,一个青年杀气腾腾的站在了两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