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营救慕容雪(二) - 纨绔弃少

第一百一十章 营救慕容雪(二)

此时,毛坯房内,那四名男子正一脸淫笑围着慕容雪。 “早就听闻慕容家千金生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想不到真人比传说更他妈的美啊,啧啧啧,这脸蛋,嫩的就跟杏仁豆腐似得,好想一口吃掉啊。”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用他粗厚的大手抚摸着慕容雪,一脸猥琐的表情 慕容雪被吓哭了,因为嘴巴被封了胶布的关系她叫不出来,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将她全部的恐惧都暴露了出来,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被绑架过来究竟有多久了,两天?三天?或是更久。总之这些男的除了吃饭外每天都盯着她看,特别是眼前的这个刀疤男,还时不时的用手摸她的脸。 “我说美女,你每天都这么哭,哭的我都心疼了。先跟你说一声,免得以后有怨恨找我们,我们这伙佣兵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刀疤男感概了一声,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慕容雪娇嫩的脸蛋。 “大哥,都这么长时间了,那边怎么还不来电话?要不……干脆让兄弟们先玩玩?太奶奶地,我就没上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玩起来一定爽到家啊!”刀疤男身边的一个男人色眯眯的盯着慕容雪的高耸胸脯,再看他裤裆,已经鼓得跟帐篷一样了。 “是啊大哥,光是看着也太难受了,就先让我们玩玩吧。”另外两人也随声附和道。 “玩个屁,那边没来电话,你们难受也得给老子忍着,忍不住就去打飞机。”刀疤男怒骂道。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可能是实在忍不住了,听到刀疤男的话后毫不犹豫的脱掉了裤子,露出了他的小小鸟。 “唔,唔……”慕容雪的嘴被堵着,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看到那个男人露出了小小鸟,拼命的摇头闭眼,不敢直视。 “我草,你可真他妈尿性,老子算是服你了!”刀疤男看着眼前的男人还真打起了飞机,气的简直哭笑不得,好歹他们算是一个小小的佣兵团体,怎么自己的这些队友小弟一个比一个坑。 打飞机呀打飞机/我来帮你打打飞机/飞机打光了没关系/我的飞机送给你/打飞机呀打飞机/大家一起打飞机/这样的游戏太刺激/我们都忘记了休息/打飞机呀打飞机/一天到晚打飞机…… 就在这时,刀疤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正是大庆小芳唱的打飞机,恰巧与此情此景相映成辉。 另外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强忍着笑意不敢笑出声,刀疤男嘴角一抽搐,决定一会就把这个铃声换掉。 “他妈的,谁给老子打电话。”随手拿起手机,刀疤男也没看来电号码,直接骂骂咧咧的按了通话键。 然而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后,刀疤男立刻从大爷变成了孙子:“是,是我,对,您放心,好的,好的,交给我们没问题。那个钱……对,对就是那个帐号……”看着刀疤男的模样,这几名小弟就知道是那边的雇主打过来的话,正在打飞机的小弟只差一点就要发射而出,硬是忍了下来,停止了手中的活塞运动。 “大,大哥,是雇主那边打的电话吧?这回可以让我们爽爽了吧,我要受不了了……”打飞机的小弟看到刀疤男放下电话,猴急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刀疤男看了他一眼,一脚踢了过去,骂道:“老子都没上呢!你滚一边去,老子先上,你们排队。” 打飞机小弟鬼叫了一声,迅速的避开了刀疤男的这一脚。 “知道了,大哥。”打飞机的小弟悻悻的看了慕容雪一眼,只好先让开,等他们的老大享受完再上。 另外两名男人见状也只能等着,三人兴奋地搓着手,这时候他们都是希望老大是个超级快男,好让他们赶紧享受一下这具绝美的身体。 慕容雪现在是彻底慌了,女人被绑架最可怕的就是碰到这种情况,被玷污的身体往往给她们带来永远也抹不去的痛苦,越是纯洁的女人越是如此。 见刀疤男一脸猥琐的朝自己走来,慕容雪开始拼命的地挣扎,眼中的绝望和恐惧让她竭斯底里。 刀疤男已经脱了裤子,这三个小弟见慕容雪挣扎的太厉害,干脆上前很是利索地把她摁倒在地,只要老大能顺顺利利的快点上完,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 “你们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轻一点会死啊,一会我们还要给把她交给雇主,别弄坏了。”刀疤男抓住慕容雪乱踢的脚,一把掀开了她的裙子。 “娘,你不是跟我说过,将来有一天你不在了,如果我遇到了危险,我的那个守护王子就会出现。可是他是谁?在哪里?你的女儿就要被糟蹋了,如果娘你在天有灵的话,就让那个王子来救我吧!” 慕容雪内心的在祈祷,期盼,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可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她恐惧,无助,绝望,奋力挣扎却于事无补。泪水不停从脸颊两边滑落,这一刻,这一瞬间,她甚至有了死的念头。 对,她慕容雪是洁白的,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人玷污! “美人,别害怕,很快就会让你舒服的。”刀疤男的小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大,他掰开慕容雪的腿,腰一沉,就要发力挺进。 “老大,你也太急了。干插就算了,怎么连这小妞的内裤都不脱。”一个小弟见他们老大直接沉腰就要干,有些鄙夷的说道。 “你懂个屁,隔着内裤干才爽”刀疤男瞪了他一眼,对这名小弟打断了他进攻的套路十分不爽,只能摆好姿势,重新来过。 砰!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 “谁?”几个人同时一惊,刀疤男更是连裤子都都没来得及穿,直接一个闪身躲在了桌子下面,伸手将靠在桌边的枪握在了手里。 然而门被踹开后却是一片安静,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刀疤男对着几人使了一个眼色,众人会意,两把机枪同时对准了门口,另外两个人则一个迅速的冲到门左边,一个冲到门右边。两人贴墙站在门边,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同时点了三次头,在第三次点头的瞬间,两人几乎同时迈出了大门,左边的人枪指右边,右边的人枪指左边,一左一右互相照应。 “咦?怎么没人?”两人同时一愣,楼道左右连个人的的影子都没有。 风刮的?不可能啊!两人面面相觑,楼道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风,再说了,他们本就是踹门的行家,门是被风刮开的还是被人一脚踹开的,他们闭着眼睛都能听出来。 “怎么回事?”刀疤男见门外那两小弟只是傻站着不动,皱眉问道。 “老大,外面没人啊!”其中一个男子回答道。 “没人?” 刀疤男微微一愣,就在这时,慕容雪突然一跃而起,脑袋冲着身边的墙壁就撞了过去。 “我草!”刀疤男惊呼了一声,想不到自己一没留神,这小妞竟然要自杀,她要是死了,自己跟兄弟们这些天就全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