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火烧徐家 - 纨绔弃少

第一百零六章 火烧徐家

“都出来吧,自己找衣服穿,穿好衣服赶快离开这里。”孙行将最后一个笼子上面的锁头弄断,对着三名少女说道。 三名少女似乎都迟疑了一下,她们互相看了看彼此,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不过三名少女还是先后从笼子中爬了出来,她们的衣服早被徐松给扔了,只能去衣柜里面找,可是里面大多都是徐松的衣服,几名女生也顾不了这么多了,飞快的穿来了起来。 穿好了衣服,几名少女并没有走,而是战战兢兢的来到孙行面前,纷纷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们还不赶快走?”孙行疑惑的看了几人一眼。 “你,你真的要放我们走?”站在三人中间的大眼睛少女抬起头,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不放你们,我把笼子打开做什么?”孙行简直有些无语了,这三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应该赶紧跑才对,还傻站着做什么。 “可是徐……主人他……”一个右脸一片青紫的少女抬头看了孙行一眼,却又马上将头低了下去。 孙行暗自摇了摇头,这个徐松简直就是畜生,竟然把人折磨到连逃离的勇气都没有了,不经过疯狂的摧残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 看着眼前这三名可怜的少女,孙行随手掏出了几百块钱,递给了她们:“放心吧,徐松那个狗东西已经让我解决了,现在天黑,路上也未必很安全,你们拿着这些钱打车离开这里,剩下的钱就留着买些吃的吧,以后要记住好好的保护好自己。” 大眼睛的少女颤颤巍巍的接过孙行的钱,冲着孙行深施一礼,而后转身就往外跑,另外两名少女见状也学着大眼睛少女给孙行行了个礼,转身逃离了别墅。 此时,郝德海也已经把潘芍和徐松从别墅里面抬了出来,见里面冲出来三个少女,就知道肯定是孙行放走的。 几名少女看见郝德海和躺在地上的潘芍母子,虽然害怕,但却跑到更快了。 放走了三个少女,孙行再一次用神识将别墅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便随手在房间里面扔出了七八个火球。 法术放出来的火焰跟符箓不太一样,像是烈火符,相同颜色火焰的烈火符火焰能够维持的时间是固定,而法术释放出来的火焰却可以根据施术者所释放出来的灵力多少来决定火焰燃烧的时间。 孙行随意扔出的这些火球恐怕连十秒的时间都维持不上,不过这就够了,无论是百叶窗还是地毯床单,这些东西接触到孙行的火球后马上开始燃烧了起来。 释放这种只能维持不到十秒钟的火球,孙行还是能够吃得消,他边走边放,只要看到易燃物抬手就是一个火球,别墅很快就着起了大火。 郝德海亲眼看到别墅起火,这才知道孙行为什么要让他把潘芍和徐松给抬出来。 从别墅内走出,孙行看了躺在地上的潘芍母子一眼,对郝德海说道:“郝德海,如果你只是想要报答潘芍曾经收留你的恩惠才说要跟着我的,那么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你要放了我?”郝德海惊讶道。 “我只需要对我完全忠心的人。”孙行淡然说道。如果郝德海只是因为想要保住潘芍的命才说想要跟着他的话,孙行是绝对不会把郝德海留在身边的,他宁可变身没有可用之人,也不会随身带着不定时的炸弹。 郝德海摇了摇头:“良禽择木而栖那确实不是我的心里话,可我郝德海绝对不是背信弃义的小人,我说跟你着,就绝对不会有二心。” 孙行抬手指向火光冲天的别墅:“好,那你对着火发誓,发誓永远忠于我。” 郝德海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冲着大火起誓道:“我郝德海对火起誓,从今以后跟随孙行,只效忠他一个人,如违背此誓言必遭烈火焚身,永世不得超生!” 在郝德海发誓的时候,孙行已经将神识扫在了他的身上。如果他只是随便说说的话,孙行马上就能察觉。 在神识的作用下,孙行知道郝德海是认真的,于是便道:“好了,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我需要是能够出力的人,而并非言听计从的傀儡,所以要跟着我,你会很幸苦。” 郝德海摇了摇头,笑道:“我这个人闲不下来的,只要一闲着就浑身难受,所有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孙行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南方孙家庄园的其中一栋别墅内,孙耀正皱着眉头听孙皓说些什么。 啪! 他猛地一拍桌子,额头上青筋突起,火气十足的怒道:“好你个“地狱”,不过就是一个区区的杀手组织而已,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三亿?他们怎么不去抢银行!“ 孙皓像是没看见孙耀发火似的,继续说道:“父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孙耀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半响才满脸阴鸷的问:“他们还说什么了?” 孙皓回想了一下,开口道:“他们还说如果我们想要取消这次的暗杀计划会在三天内退还给我们一百万。” “多少??一百万?!”孙耀瞪着孙皓,要不是说这话的是他的儿子,他早就一嘴巴抡过去了,开什么玩笑!他给了“地狱”杀手组织一亿来买送行的命,怎么转眼变成一百万了。 孙皓点了点头:“没错,他们说我们给的信息不准确,除却退可以给我们的那些钱外,剩下的就算信息费和调查费。 “放他娘的屁,还信息费和调查费,孙行那个废物身价能值三十亿?“地狱”的人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还号称什么世界第一杀手组织!”孙耀抓起桌子上的水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摔完了水杯,孙耀似乎冷静了不少。他看了孙皓一眼问道:“那个伍德海还联系不上吗?” 孙皓点了点头,他一直都在想办法联系伍德海,可是这个伍德海却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所踪。 “找,多派人去燕京找,一定要把这个伍德海给我找出来,敢贪我孙家的钱,就算他是古武一族的人也不行!至于“地狱”,不是还要两亿么,那就再给他们两亿,让他们尽快把孙行给我杀了!” “是,我马上就去办。”孙皓嘴上说马上去处理,却没有就此离去。“那个,父亲,能不能……”他有些紧张的看了孙耀一眼,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说过多少遍了,一个大男人别总磨磨唧唧的,有屁就快放。”孙耀看到孙皓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有时候他真怀疑孙皓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自己这么雷厉风行的一个人,可儿子做起事来却优柔寡断。 “父亲,你看都这么长时间了,到底什么时候能把徐雯那个女人赏给我?” “一天就知道玩女人,外面那么多漂亮女还不够你玩的,非要惦记一个疯子。”孙耀冷哼了一声:“在你爷爷没死之前,如果你不想跟孙行的下场一样,最好不要给我去碰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