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搅碎识海 - 纨绔弃少

第一百零五章 搅碎识海

“六亿,再多真的拿不出来了。”潘芍颓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把钱转到这张卡里。”孙行拿出了他的银行卡,丢给了潘芍。 潘芍接过卡,当着孙行的面给她的理财经理打了一个电话,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可电话那边却没有任何抱怨,按照潘芍的要求,不一会孙行的诺基亚1110就接到了转账成功的短信通知。 “钱已经给你了,可以放过我们了吧。”潘芍放下手机有气无力的说道。 孙行摇了摇头:“这栋别墅除了我以外一共有二十一人,你刚刚只买了你们母子的性命,那剩下的十九人呢?” 听到这话,潘芍腾的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瞪着孙行,半响,几乎用牙缝挤出了一句话:“六亿已经是我的极限。” 孙行就知道潘芍不会顾那些保镖的生死,他也懒得再废话,弹指一挥,一道凌厉的神识顿时扫进了潘芍的脑海之中,将她的识海搅了个稀碎。 “啊!”潘芍尖叫了一声,瞬间只觉得脑袋剧痛,她瞪眼指着孙行,却说不出来任何的话,没有挣扎几下,就一头摔倒在地。 “放心吧,我说让你花钱买命就不会杀了你。”孙行点指还在昏迷的徐松,同样扫出了一道凌厉的神识,将徐松的识海也给搅烂了。 他可以饶这两人不死,但绝不会毫发无损的放过他们,这两人被的识海被搅碎,以后每过一段时间,脑袋就会剧烈的疼痛,而且还会变成两个白痴,省的他们再到处害人。 此时郝德海正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他先是看到了明智和尚一脸宝相庄严的离开了别墅,接着又看到静心师太满脸绯红嗔怨的小跑了出去,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多嘴去问,反正潘芍又没有叫他,自己又何必操那闲心,弄不好再被暴打一顿上哪说理去。 解决了潘芍母子,孙行并没有隐身离去,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下了二楼。 “谁?” “什么人?” 孙行刚一下楼,就被数名保镖发现。 而当这群保镖看清孙行的面目后,都纷纷露出了惊恐状,他们都亲身领教过孙行,知道这个看上去并不算十分健壮的年轻人身手非常的厉害。 郝德海自然也看到了孙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晚他虽然没在现场,没体见识到孙行的身手,但后来听这些保镖所讲也知道孙行是个高手,至少在同样的情况下,他郝德海根本没有法办毫发无损的击退那么多的人,更别说还有时间放火了。 即便是这样,郝德海也不敢想象孙行竟然还敢回来,那灵智和尚与静心师太有多厉害他郝德海最清楚,而明智和尚双手受伤的这件事没人敢提,郝德海还以为明智和尚是因为救火而烧伤的,所以在他的意识里,孙行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现在,见孙行从二楼大摇大摆的走下来,再联想之前明智和尚和静心师太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郝德海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潘芍刚刚花了六亿买下了她和徐松的命,至于你们这些人,她却没有肯花一分钱。按理说呢,我应该杀了你们,可这件事情毕竟是我和徐家的恩怨,念在你们只是听命行事的份上,给你们一次机会。只要你们肯发誓,不会泄漏任何有关于我的信息,我可以放过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忠心,我会给你们个痛快。” “我愿意发誓!” “我也愿意!” “我发誓绝对不会泄漏关于您的半点消息,如违背此誓言必遭五雷轰顶。” 这些人大多只是受雇于潘芍,说的不好听点只是打工的而已,如果孙行要动手杀他们,这些保镖就算知道自己不会孙行的对手,也一定会跟他拼命。可是现在孙行说要放他们一马,他们哪里还会不顾生命的去跟孙行硬拼,只是发个誓而已,又不会真的灵验。 “很好,你们都可以走了。”孙行扫了一眼大厅内的保镖,这些人全都发了毒誓,连郝德海也不例外。 见孙行真的肯放了他们,这些保镖哪里还会继续留在别墅,所有人自然都向外跑去。 然而,当这些保镖迈出别墅的一瞬间,突然纷纷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再跑几步眼神开始变的迷茫,对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感到很奇怪。 孙行当然不会让这些保镖随便发个誓就完了,当他们迈出别墅的一霎那,孙行的神识就已经扫进了他们的脑内,无差别的抹除了这些人对他和有关于徐家的一切记忆。 “你为什么不走?”当所有的保镖都散去后,大厅只剩下孙行和郝德海两个人。 郝德海回答道:“我留下来是想知道,潘姐真的不肯花一分钱来买我们的命?” “你认为我有必要骗你吗?”孙行扫了他一眼。 郝德海叹了一口气,孙行确实没有必要骗他们,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亏他郝德海一直都在为潘芍卖命,可到头来人家却不肯花一分钱来买他这条命。 “我想跟着你。”郝德海看向孙行。 “给我个理由。”孙行平淡的说道。 “良禽择木而栖。”郝德海说道。 “不错的理由,但我更想听你的真心话。”孙行双眸如电,像是能够洞察出郝德海内心。 郝德海似乎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当年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潘姐收留了我,无论她现在对我怎么样,当年的恩惠我是不会忘记的。” “所以,你想让我放了他们。”孙行说出了郝德海想说却没有没有说出的话。 郝德海点头道:“是的,也算是我报答了潘姐当年对我的收留之恩。” “他们就在二楼的房间。”孙行淡然的说道。 “你真的肯答应我放了他们?”郝德海有些惊讶的看向孙行,他本以为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孙行根本不会放了潘芍母子。 “我说过了,潘芍花了六亿买下了她和徐松的性命,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杀他们。” 对孙行来说,潘芍和徐松现在跟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他们活着,或许比死更加难受。 郝德海现在根本不知道潘芍和徐松现在已经变成了白痴,他上了二楼,见两人只是昏迷过去并没有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潘姐,当年你收留了我,如今我保你你母子二人性命,从今以后你我各不相欠。” “将这两人抬到别墅外面去吧。”孙行对着郝德海说道。 虽然不知道孙行要干嘛,但郝德海还是照做了,而孙行则是去了关着那三名少女的房间。 三名少女赤身裸体的卷缩在狗笼子中,听到门响,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这两天他们被徐松折磨的几乎都失去了神智,只有本能的害怕。 狗笼子上面的锁头被孙行抬手掐断,紧接着三股灵力分别落到了这三名少女的身上,帮助她们恢复神智。 被灵力滋润过的少女顿时清醒了过来,她们惊恐的看着孙行,浑身瑟瑟发抖,虽然眼前的人不是徐松,但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吧。 “求,求求你,放过我们吧……”虽然知道这不可能,但其中的一名少女还是小声的哀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