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佛渡有缘人 - 纨绔弃少

第一百零四章 佛渡有缘人

孙行抱着静心师太,咧嘴一笑,心中却是一阵后怕。 明智大和尚的这件法宝品级并不算高,但却是一件货真价实的佛家法宝。 也不知道这大和尚是在哪里弄到的这件法宝,总之这串佛珠在他那里就跟乌龟吃大麦没什么区别,因为这串佛珠根本就没有被炼化。 孙行敢肯定,如果明智大和尚能将这串佛珠炼化,威力起码要提升十倍不止,到时候大和尚想要将他拿下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可惜,明智和尚并不懂得炼化法宝的方法。 正是因为感觉到这串法宝没有被炼化,孙行才有了收服它的心思。 想要收服这种低品相的法宝,对于孙行来说并不算困难,可唯独佛家之物例外。 想要炼化佛家的法宝,没有佛法是完全做不到的。孙行虽然对佛法一窍不通,但在修真大陆的时候却没少见自己的师父施展过,只是他的师父从来都没有,也不肯传授他一点佛道。 不过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孙行有样学样,刚才就照着在修真大陆原本师父的模样施展了一次佛法,而且还真让他施展成功了! 佛法是施展成功了,可接下来他却没有炼化这串佛珠还险些被这串佛珠渡进空门,最后幸亏静心师太的攻击扰乱了他的心智,这才让他从中苏醒过来,破了佛珠中的佛道。 现在想想,孙行甚至有一些后怕。怪不得师父一直都不肯教他佛道,如今他总算明白,就他这点道行还妄想施展佛法,稍微一不留神就得被佛渡去,从此青灯古佛一辈子。 原本,孙行只知道佛修是神秘的。现在才知道,佛修不止神秘,还很可怕。如此一个没有被炼化的低品级法宝就差点将他渡进佛门,如果把这串佛珠完全炼化了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一个佛修,拿着这串佛珠,只要随意的扔在凡尘之中,佛珠散发出来的佛光所照之处不说所有人从此顿入空门,至少也会全部都虔诚念佛,而这些念佛之人所汇集的信仰之力会有很大一部分都加持在这个佛修的身上。 幸亏这个明智大和尚不咋地,不然他若是炼化了这串佛珠,孙行现在估计已经剃度出家了。 “师太,你这般投怀送抱让我很是困扰啊,我虽然不是什么正经人,但还是很有原则的,如果你愿意还俗的话我到是可以考虑接受你,毕竟你那对大南瓜摸起来确实很舒服。”孙行将怀中的静心师太推了出去,同时还不忘调戏她几句。 “无耻淫贼,你休逞口舌之快。”静心师太一招手,将拂尘收了回来:“明智大师,不要再发楞了,你我二人同时出手必然能将这淫贼拿下,我看他到时候还如何猖狂!” 明智大和尚听到静心师太的话一激灵,似乎才中刚刚的震惊当中恢复过来,不过他却没有理会静心师太,反倒一个人走向孙行,双手合十,虔诚的对着孙行施了一礼:“阿弥陀佛,孙施主,可否将你手中的佛珠还给贫僧。” 孙行微微一愣,这明智大和尚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在这种情况下还妄想要回这串佛珠? “阿弥陀佛。”明智大和尚再次念了一声佛号,“佛渡有缘人,还请孙施主成全。” “佛度有缘人?”孙行皱了一下眉头,随即便舒展开来:“好一个佛度有缘人!大和尚,这串佛珠还你,希望你好自为之。”说着,孙行将手中的佛珠扔了明智和尚。 “施主大善,贫僧谨记于心。今日之因,必有他日之果,我们后会有期。”明智大和尚仿佛顿悟了一般,拿着这串佛珠,就此离开了徐家。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等潘芍和静心师太反应过后,明智和尚连影子都不见了。 这串佛珠没有渡的了孙行,却把明智给渡走了,孙行正是感受到了这一点,才将佛珠还给了明智和尚。 明智和尚一走,孙行立即将目光落在了静心师太的身上:“静心师太,你到底还不还俗,不换俗的话,就回你的道观念道去,别在出来助纣为虐了。” “淫贼,我静心今天就是算死也要杀了你!”静心师太将拂尘一抖,原本柔软的尘毛瞬间直立了起来,整个拂尘像是变成一杆短枪,朝着孙行的眉间猛然刺去。 “师太,看在你胸前的那对大南瓜手感特别好的面子上,我真的不想杀你。”孙行叹了一口气,随手就打出了一团火焰。他的修为已经恢复,能够释放火球,没必要浪费烈火符。 这团火焰的速度并不算特别快,可却出现的很突然,未等静心师太的拂尘刺到,火焰就已经附在了尘毛上面,一下子就将拂尘上面的尘毛扫了个精光。 “怎么可能!”静心师太眼看着自己的拂尘被烧,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用手凭空打出火焰的,难不成是什么障眼法或者是什么魔术? “师太,你若再不听我的劝告,下次我可要烧你的道袍了。”孙行竖起右手食指,一簌火焰飘在上面,朝着静心师太晃了晃。 一听孙行要烧自己的衣服,静心师太立马慌了神。让孙行摸了那么几下就够羞耻的,再让他看见自己的身体,她静心以后还怎么见人。 “淫贼,你给我记着,早晚有一天,我静心会亲手杀了你!思前想后,静心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也只是徒增羞辱,她愤恨的瞪了孙行一眼,转身就离去。 “静心师太,你不能走!”眼见静心师太要走,潘芍这一次马上挡在了静心的面前,明智大和尚已经走了,如果静心师太再走,这里还有谁是孙行的对手。 可是潘芍哪里拦得住静心师太。只见静心师太厌恶的瞪了她一眼,一甩道袍,扬长而去。 孙行冷眼的看着这一切,知道静心师太离开后她才开口:“潘芍,碍事的人现在都走了,该咱们算算帐了吧?” “来,来人啊!潘芍尖叫道。 “没用的,你就算喊破喉咙他们也听不道。”孙行冷声道。 “你,你想怎么样?”潘芍胆怯的不敢抬头,她不知道孙行用了什么手段,她喊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上来。早知道孙行这么厉害,她一定会调来更多的高手。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孙行面无神色的摇了摇头:“不想怎么样,给你一个买命的机会。说吧,看看你和你儿子的命值多钱,如果我觉得满意,说不定可以放过你们。” “两个亿,我愿意出两个亿,求你放过我们。”潘芍想了一下,紧张的说道。 孙行冷笑了一声:“堂堂的徐家夫人和她的儿子只值两亿吗?潘芍,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你可要想清楚再说,不然的话下次开口很有可能是你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