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愧有此生枉为人 - 纨绔弃少

第一百零二章 愧有此生枉为人

眼看着虎六和虎七离开了化石厂,孙行的面色突然变的十分深沉。 刚刚,就在虎六脱掉衣服开始写欠条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危机。 这是一种直觉,与修为无关。孙行在修真大陆经历过很多生生死死,对这种危险感绝对错不了。 可是他的感官捕捉不到这种危机敢的来源,神识也扫不到任何异常,也就是说他找不到危险的存在。 这对孙行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通常出现这种危机感,证明附近一定有比他更强大的存在,而他的神识扫不到对方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对方同样是用神识但却是在极远的地方监视这里,要么就是对方拥有非常厉害的藏匿手段。 无论是那一种可能,孙行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在暗处那个人的对手,而且藏匿在暗处的未必只有一人。 原本孙行并没有打算放过虎六和虎七,可是突如其来的危机感却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他不知道藏在暗中的人目的到底是什么。 当虎六和虎七两个人离开化石厂后,孙行的这种危机感也随着逐渐的消失了,这时他才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决定的是正确的,藏匿在暗处的人针对的只是虎六和虎七,而并非是他。 修炼到炼气三层后,孙行原本以为自己在这里已经很厉害了,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种总比一山高,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是夜郎自大。 虽然危机感随着虎六和虎七的离去而消失,可孙行却不敢在此久留,离开了化石厂,他找了一个十分的僻静的地方,将自己的修为完全恢复后,才动身赶往徐家。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孙行潜入徐家别墅的时候,里面灯火通明。 别墅的一楼,因为之前的大火烧坏了不少东西,所以显得有些空,不过沙发却已经换成了新的,郝德海正一脸火气的坐在上面,右眼一片青紫。 昨晚他出去吃夜宵,回来后发现别墅着火了,赶忙命人救火。多亏有他指挥,在消防车来之前很好的控制住了火势的蔓延,这才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也没有人员因为这场火灾伤亡。 按理说,他这应该算是救了潘芍他们一命。可潘芍不仅没领情,还因为郝德海出去吃宵夜把他暴打了一顿。 孙行看到郝德海的脸上一片淤青,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也能猜出他被打的原因,这家伙倒也真是倒霉。 见一楼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孙行便将神识扫进了二楼。 在二楼的徐松房内,孙行又看见昨晚被徐松玩弄的那三名少女。她们三个依旧赤裸着身子,每个人的脖子上都带了一个狗环,被徐松分别关在了三个狗笼子里面。 “这个徐松,还真是有够变态的。”孙行的神识没有在这间屋子作过多的停留,他的神识很快的扫进了另外一间房。 这间屋子里一共有四个人,孙行第一眼就看见了明智大和尚,这个大和尚被烈火符烧的两只手已经包扎了起来,此时正一脸怒气的坐在沙发上,至于潘芍和徐松这对母子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 这三个人孙行都认识,除了他们三个,屋子里还有一个道姑。 这个道姑看上去顶多只有十二五六岁,虽然长得一般了点,身材却是不错,特别是胸前的那一对波涛,甚至把宽大的道袍顶了起来。 “明智大师,静心师太,你们刚才去东方家怎么没把东方月那个小贱人给抓来?”潘芍的语气听起来较为平静,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不满。 “那个小畜牲竟然先我们一步去了东方家把东方月抢走了,东方家的人除了东方杨没事外,其他的人都被打折了胳膊腿,就连东方权也断了一条腿。”明智大和尚满脸阴鸷,昨晚为了救火和治疗他的手浪费了很多真气,不然今天也不用花费那么长的时间来恢复体力,否则也未必就能让孙行抢在他前面带走东方月。 “阴险的畜生,我潘芍要是抓到你,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潘芍咬着牙愤恨的说道,早知如此,在医院的时候她就直接把东方月也给抓来。 “无量天尊。潘施主,我与明智大师虽没抓住东方月,但却查出了孙行的底细,此人除了是孙家的弃少外,还是诸葛金德的关门弟子,如今继承了诸葛金德近三十亿的财产。”静心师太轻甩手中拂尘,语气平静的说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宛如出谷的黄莺。 “哼,我当是谁呢。”潘芍撇嘴,眼中满是不屑。这个诸葛金德在他们徐家人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孙行就算的他的弟子又能怎么样,更何况这个人已经死了,他们徐家连活着的诸葛金德都不惧,难道还会怕一个死人? 明智和尚见潘芍那不屑的态度,不禁摇了摇头:“诸葛金德这种江湖术士虽然算不了什么,但在那些凡夫俗子的眼中却是了不起的世外高人,如果孙行真的是诸葛金德的继承人,我们就不好对公然对他出手,不然你们徐家搞不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潘芍皱了一下子眉头,徐家虽然势大,可却不是她潘芍一人说的算。一但涉及到家族利益问题,她就不得不考虑考虑,如果处理的不好,不仅仅是她,连她的宝贝儿子也会受到牵连。杀了孙行不难,可是想要秘密的决解谈何容易,他们手中没有能够威胁到孙行的底牌,难不成人家还能再来自投罗网不成。 似乎早就料到了潘芍的疑虑,明智和尚接着说道:“我和静心师太不仅查清了那个小畜生的底细,还发现有一个叫佳琳的女生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两人的关系似乎很好,我们可以把这个女生抓来逼孙行来自投罗网。” “孙行的妹妹,那岂不是孙家的人?”潘芍问道,如果是孙家的人,他们可不能随便的抓来。 明智和尚接着说道:“潘施主,这个你放心,那个叫佳琳的女生虽然是孙家人的,但却是个野种,现在独自一人住在燕京,孙家的人早就不理她的死活了。” “好,那就劳烦大师再走一趟,将那个女生抓过来,我要让她做我儿子的狗奴!”潘芍眼露狠光,她就是要让孙行痛苦一辈子,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孙行在外面听的真真切切,这些人竟然想要打佳琳的主意,他哪里还忍的下去,一脚踹开了二楼卧室的房门:“好你个秃驴和母畜,竟然敢打我妹妹的主意!今天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我孙行岂不是愧有此生枉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