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算命大师(二) - 纨绔弃少

第十章 算命大师(二)

“五万?你干脆去抢劫好了。看来燕京的骗子越来越多,居然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骗人,我马上就叫警察过来。”被梦瑶冷脸对待的韩志军本来就一肚子气,见孙行一个破算命的竟然开口就要五万,当场发了飙,指着孙行的鼻子就骂。 孙行抬脚就给韩志军的手踹到了一边,这几个月他不断喝汤药,再加一直都有修炼,如今体内已经可以调动一些灵力,就算这些灵力还达不到炼气一层的修为也比一般人厉害很多。这一脚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第二天有这个韩志军好受的。 将韩志军的手踹到了一边,孙行才冷冷的开口道:“我又没有非要给你算命,不想算就滚开。” “你……”韩志军怒极反笑:“好啊,你有胆,你不通晓天道之意么,那就是说你能算出古今和未来。既然这么有本事的话就给我算算今晚福利彩票的中奖号码。” 孙行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我算的出,你有那福气花么。” “你管我有没有福气花,就说你能不能算。”韩志军不屑的看了孙行一眼,这种算命骗人的他见多了,真要有本事预测未来,直接去买几组彩票不就行了,还给别人算什么命。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孙行摇了摇头,他懒得跟韩志军解释。他能算出彩票的号码,可是靠这组号码中的大奖谁能花得起?! 因为你命里本来没有这笔大奖,所以这笔钱根本就不属于你。而现在你却用强行逆天的方式得到了这么一大笔钱,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会生一场大病,等到把这笔钱花光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痊愈了。如果运气不好,或许在你去领奖之前就意外死亡,根本无福消受。 听到孙行说这种话,韩志军立即大笑了起来,还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韩志军,请你让开。”梦瑶冷冷的瞪了正在得意的韩志军一眼,转身向孙行很是歉意的说道:“大师,这个人只是跟着我来的,请你不要介意。” “小瑶,你看这个人的打扮,再看他刚刚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个骗子,如果他能算出来伯母在哪,还要警察做什么,我们……”韩志军还想劝说,梦瑶却把墨镜摘了下来,一双极为清澈的明亮的眸子却散发着一种冰冷的寒意,很明显已经极为不耐烦了。 “你们走吧,我不会给你们算命的,这家伙在这里太影响我的情绪。”孙行指着韩志军说道。 梦瑶这几年为了找母亲弄的心力憔悴,对警察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偶然听人说古德寺的菩萨很灵验,所以每逢初一十五都来上香祈祷,希望早日能够寻回母亲。 她能来找孙行也是机缘巧合,只是因为今日拜佛的时候正巧听到了有人在讨论孙行,说古德寺南街来了这么一个穷疯子,一身独眼道士打扮,替人算一回命开口就要好几万块钱。 梦瑶思母心切,在别人眼中孙行是个穷疯子,但梦瑶却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高人,或者说是她心理作祟,希望孙行是个高人,所以这才特意来找他的,不然这里这么多算命摊位,她又怎么可能直奔孙行这。 在来的时候梦瑶就想好了,即便是上当受骗她也心甘情愿。而且区区的几万块钱对她来说还算不了什么,只要真能打探出她母亲的消息,就算几百万她也愿意支付。 所以她内心深处就算知道孙行是骗子,也愿意试试,就当是花钱买个希望。 现在听孙行这么说,哪里还会不着急,连忙对孙行说道:“对不起大师,我跟这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完,梦瑶冷冷的对着韩志军说道:“韩少爷,请你回去吧,不要再跟在后面骚扰我了。” 韩志军听了梦瑶的话,狠狠的瞪了孙行一眼,这个小子敢得罪他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但是眼下既然梦瑶都这么说了,他也没脸在呆在这,只能灰溜溜的转身离去。 孙行看见韩志军的眼神,就知道这家伙想做什么,想要动他放马过来就是,他怕过谁! “大师,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这里是四万块钱的现金,剩下的那一万块钱待会您可以跟着我去银行取出来,或者把您银行卡号告诉我,我打给您。”梦瑶很痛快,直接将背包里的钱全部都拿了出来,递给了孙行。 孙行兜都快要比脸干净了,还哪里会有银行卡这种东西。被梦瑶这么一说他才发现自己欠考虑了,一般人谁出门会带这么多现金啊。 就连梦瑶手里的这四万块钱也是她自己事先准备的,她听说这个“大师”是个穷疯子,所以才特意从银行里现取出来的这么多现金。 “四万就四万吧,那一万就当是你欠我的,下次你再还我就行了。”孙行将钱收好后摆了摆手。他没有银行卡,也懒得去跟梦瑶取钱。而且他看这个女人确实思母心切,少要一万就当发善心了。 可是当孙行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梦瑶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她认为孙行既不给她银行卡号,又不肯与她去一起去银行取钱,应该是怕自己发现被骗后报警,到时候无论警察从银行卡号或是银行的监控录像着手,都能很轻易的把他捉住。 梦瑶失望的眼神哪里逃得过孙行的注意,他也懒得解释,真假凭事实说话。 “将你的生辰告诉我,然后将这七枚铜钱握在手心,想着你所求之事,再将这七枚铜钱随手撒在我的摊位上。”孙行之所以会问生辰,是因为所谓推衍,必须要有根据,不能无端生成。当然他也可以算出梦瑶的生辰,但既然能问,何必弄的那么麻烦。至于那七枚铜钱完全是胡扯,只是这么做看上去更“专业”一点。 “我的生辰是六月初四,今年二十岁。”梦瑶照着孙行的意思将已经握在手中七枚铜钱撒了下去。 得知了梦瑶的生辰后孙行开始为她推衍母亲的去向。 与一般算卦的不同,孙行一不念口诀,二不用道具。只有右手的拇指时不时的与其他几个手指轻轻的掐捏几下表示在正在努力的算命外,在别人的眼中,孙行只是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那里。 大约半炷香的功夫,孙行才缓缓睁开双眼,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如果他现在有一定的修为或是有一件可以用来推衍的法宝,算出梦瑶母亲下落根本不用花上这么久的时间。 “怎么样大师,您算出我母亲在哪了吗?”梦瑶见孙行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才敢开口问道。 孙行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你与你母亲这辈子的缘分已经尽了,我只能说她现在过的很好,如果你非要见她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听道孙行这么说,梦瑶不由得微微蹙起娥眉,对孙行的态度也冰冷了起来:“只要让我见到母亲,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但如果大师您信口雌黄,这件事我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梦瑶为了找到母亲宁愿上当受骗,可不代表愿意去当个傻子,这种一般打着算命旗号骗人的骗子所用的伎俩,已经很少再会有人上当受骗。 “你就是倾家荡产也没用,我说的代价并不是钱。”孙行摇了摇头,他只是实话实说,梦瑶跟她母亲的缘分确实尽了。她们两个人相交的命运早在三年前就结束了,如果非要更改,必须付出代价。 这个代价孙行当然不会去替梦瑶承受,所以必须要梦瑶自己承受这份代价后,孙行才能告诉她母亲的下落。 “那是什么?”梦瑶微微一愣,她以为孙行会继续跟她要钱,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你二十年的寿命,如果你想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必须要付出二十年的寿命。”孙行微微想了一下,梦瑶能付出的代价有很多。比如多年的疾病缠身,下半生不能生活自理,甚至沦为风尘女子都可以。不过孙行却帮她做主要了这二十年的寿命,少了二十年的寿命,总比下半辈子过着那些痛苦折磨的日子强了千百倍。 “二十年就二十年,我要怎么做。”梦瑶虽然觉得孙行说的有些扯,但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很简单,你对天发誓就好。不过在那之前我必须要提醒你,你想知道的事情跟你所想象是完全不一样,还不如不知道的好,如果你还是执意想知道的话,就发誓吧。”孙行让梦瑶发誓,完全不需要做什么手脚。一般人发誓,跟放屁没什么两样,那是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都在他们的命运之中,发不发誓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而梦瑶即将要做的是逆天之事,一但她做了这种事,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时候所发的誓言只要超过了她所应当付出的代价就会灵验。当然梦瑶也可以不发誓,但到时候的代价就不是她自己能够左右了的。 梦瑶当然不知道这些,孙行让她发誓,自然也就发誓了。“我梦瑶对天发誓,如果现在能够让我立即知道母亲的下落,自愿折寿二十年,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可以了。”孙行点了点头,其实这种折寿誓愿直接把代价说出来就行,一但完成愿望,老天自会收走你的寿命,什么天打雷劈,天诛地灭根本不会发生。 “大师,这回可以告诉我母亲的下落了吧?!”梦瑶迫不及待的问道。 孙行颔首道:“你母亲其实并没有失踪,而是主动的离开了那栋别墅。”